第1章 路边野花盛开

  盛夏午后的天气显得异常沉闷,这样的天气就连知了都懒得叫唤,李子木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
  李子木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木下午要是变天就给她送把伞过去,李子木眼看西边的天已经压上黑云,只能徒步前往镇上接自己那个美艳无比的寡妇嫂子回来。
  李子木打小便被李家收养,干爹早早的去世了,唯一的干哥哥李大木,前几年刚娶了个美艳媳妇,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天,便在一次进山打猎中意外身亡,只剩下他和寡妇“嫂子”相依为命。
  在玉米地里开闸放水后,小伙伴这才舒服了些,看着原来愤怒的老鹰渐渐变成温柔小麻雀,李子木满意的抖了抖,刚要拉上裤子闪人,眼角却瞥见路上来了个骑着自行车的女人,只见她突然停下了车,慌慌张张的冲下了水泥路,向着李子木所在的玉米地跑了下来。
  女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的车,跑到玉米地的边缘就停了下来。
  盛夏的天气酷热难耐,现在还没有到下地干活的时候,四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女人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番,渐渐放下心来,背对着李子木那个方向,悉悉索索的将裤子褪到小腿上,便立刻蹲了下来。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纪,颇有几分姿色,尤其是那浑圆的屁股格外的丰满,跑动起来一摇一晃的,倒也是个迷人的美艳徐娘。
  “哎呦我去,难不成这里是公共厕所?”
  李子木暗叹一声,不禁眯着眼睛向着女人蹲着的方向看去。
  透过玉米秸秆间的空隙,只见一个白花花的浑圆臀部清晰的显露出来。那两块又白又嫩的屁股瓣儿,向下夹成了一道幽邃的风景,越靠近里面的地方颜色越深,呈现出一种令人炫目的红褐色,在夏日午后浓烈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差点晃瞎了李子木的小眼睛。
  李子木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更为努力的瞄着女人,眼神渐渐变得火热。
  女人似乎已经憋了很久,刚一蹲下,顿时便发出了一阵阵声响,一股水流喷涌而出,将她脚下那一片翠绿的野草都给冲弯了,面前的草地上泛起一片水花。
  女人释放的整个过程,李子木趴在玉米地里看了个一清二楚,整个眼珠子都快看得蹦了出来。
  李子木活了十八年,李子木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一个成熟美艳女人的身体,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成熟女人的身子,对他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来说,显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李子木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一颗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儿,刚刚已经息怒的小伙伴,此刻也再次剑拔弩张,李子木感觉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灼热。
  女人的眼睛只顾注意着路上的动静,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李子木那双炽热的眼睛,依旧叉着两腿卖力的解决着问题,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呻吟,看起来似乎很畅快的样子。
  这时候,女人的水流已经不再是连续不断的喷洒,而是变成了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
  李子木在一旁看得明白,知道这是快要结束的信号,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女人便半蹲着左右扭动着腰身,带着浑圆的屁股上下抖动了几下。
  那白花花的屁股在阳光下一阵晃动,反射的光线将李子木晃得头晕目眩,一股温热的鼻血忍不住的就喷了出来……
  “真他娘的刺激!”
  李子木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眼见女人搂上了裤子,李子木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解脱。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这个女人再坚持一会儿,那么他喷出来的,或许就不只是鼻血了。
  女人整理好衣衫,便立马骑着自行车狂奔而去,可李子木却没有这个女人那么利索,女人解决问题前后也就不过三四分钟,可就是这三四分钟,却让李子木在玉米地中整整折腾了三四十分钟才出来。
  没有办法,李子木年轻气盛,火气也旺的很,小伙伴一直坚挺着消不下来,他出门只穿着一条短裤,可不想顶着个帐篷让人围观。
  好不容易让小伙伴消停下来,李子木这才握着雨伞,晃晃悠悠得走出玉米地。
  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女人远去的方向,李子木迫不及待的向着镇上跑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2章 嫂子,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