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捉奸必须靠手机

  看着李子木跳出水面,吓得黄香香“啪啪啪”跑上岸。
  “唉,应该再晚些出来,等她脱光就好了。”李子木不无遗憾的感慨着,冲刚站到岸边的黄香香调笑道:“嘿,香香嫂子,大下午的你跑这儿来,不会是专程来偷看我洗澡的吧?”
  黄香香俏眉一扬,在岸边的柳荫里气得直跺脚:“臭小子,你连毛都还没长齐,我才没那闲心思来偷看你呢!”
  “呵呵,不管长没长齐,我可不能给你看。”
  李子木笑了笑,没再理会她,一个猛子又扎进了水里。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李子木正在水下玩得不亦乐乎,却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叫喊声:
  “救命啊,救命……”
  听声音,赫然就是黄香香喊出的。
  “女人的屁事儿可真多,她怎么到现在还没走?”
  李子木兴味索然的冲出水面,抬眼一看,黄香香正在远离河岸的深水区,双手不断地瞎扑腾着,一颗小脑袋时沉时浮,嘴里还在断断续续地呼喊着,每喊一下脑袋都要在水里淹上一阵。
  “这个蠢女人,怎么掉河里了!”
  李子木想也没想,奋力游过去一把抱住她,吭哧吭哧给拖上了岸。
  黄香香一脸惨白,眼睛紧闭,一看就是淹水的迹象。这种事儿李子木见得也多,哪个夏天没淹过人的,赶紧双手交叠,朝她胸前狠狠压了几下,一股股河水顿时从她嘴里流了出来。
  不得不说,喂奶的女人那里手感很好,李子木这会儿虽然着急,可还是狠狠的过了一把手瘾。
  眼看水已经出来的差不多,可是黄香香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难道淹死了?”李子木伸过手去叹了叹鼻息,发现她的呼吸很是均匀:“咦,没事啊,按理说应该要醒啦?”
  李子木挠了挠脑袋,下意识的瞅了一眼,黄香香的眼角这时明显动了一下,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却依旧不睁开。
  李子木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女人在发浪呢!”
  再没有犹豫,李子木一把搂开她身上的短衫,大嘴立马贴在丰满上死命的舔着,一股沁人的奶香顿时窜进鼻孔,李子木狠狠吸了一口,只觉心旷神怡,疲劳尽散。
  “哦……”
  黄香香发出了动人的娇喘,小手毫不客气的伸了下去,握住了李子木的小伙伴,刚要再有所动作,李子木却在她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趁着黄香香还在愣神,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嘿嘿,我可对你没兴趣,要让秦雯那丫头知道,她还不拿刀割了我!”李子木一脸的戏谑,临走前还不忘冲着她拌了个鬼脸:“香香嫂子,我刚才是在救你呢,可你却想着要占我便宜,真是好不要脸。”
  李子木这才是典型的不要脸,黄香香气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没等黄香香从地上起来,李子木便已经“扑腾腾”从岸边游回到对岸,慢悠悠穿戴好衣服。
  回头看了一眼对岸,黄香香衣服已经穿戴整齐,不过依旧没走,还在朝李子木这边望着。
  “这女人是怎么啦,这么渴望老子去搞她?”
  李子木苦笑着摆摆头,好不容易才将这股欲念甩出脑海。刚才在岸边施救黄香香的时候,说李子木没有感觉那是在扯淡,任何一个男人在那样的挑逗下,恐怕都会被勾起邪火。
  只是李子木没那个胆量,在这小河村里除了王梅,还有一个女的很让他又爱又怕,可悲的是,那女孩儿就是这黄香香的小姑子,秦雯。
  “他妈的,这都什么事儿,到嘴的肉都吃不得!”
  李子木无语至极,闷闷的扛起了猎物,穿过河上的木桥回到对岸,远远避开黄香香,慢悠悠晃进了村里。
  刚一进村,李子木便发现张老二躲在一个角落里,探头探脑的向他家这边望着。
  “张老二这个胆小鬼在做什么呢?难不成真像他婆娘说的,想要上我嫂子的床?”李子木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
  仔细看张老二那鬼鬼祟祟的表情,李子木是越看越像,一股无名的怒火油然而起。放下背上的猎物,李子木让黑子在一边看着,脚步轻缓的像猫一样溜到了张老二的身后,猛地拍了一下张老二的肩膀。
  “谁!”
  张老二后背一挺,僵尸一般跳了起来。
  等看清楚是李子木,张老二才送了一口气,不过看着李子木有些不怀好意的瞅着他,张老二缓缓地下了头,讪讪的笑道:“小木,我在这儿瞅你都瞅了好半天,你上哪儿去了?”
  “嗯?你找我有事儿?”
  李子木眉头一皱,心想着看张老二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可是无缘无故的,他来找我做什么?
  “嗯,是有件事儿,张叔想要请你帮帮忙。”
  张老二向左右瞄了瞄,确定没人后,这才继续道:“小木啊,凭良心说,这些年张叔对你怎么样?你哥哥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在的时候,我可没少帮过他。他走的这些年,你家大大小小的事情,我也是能帮就帮,这些你心里应该都是有数的。”
  李子木撇撇嘴:“别扯这些没用的,赶紧的,挑重点的来说,我还有事儿呢。”
  话虽这么说,可了解李子木的人都知道,他这话有可以商量的意思。
  事实上,李子木知道张老二是个好心人,暗地里也帮过他们不少忙,只是李子木向来讨厌怕老婆的男人,尤其是这个张老二,知道自己的婆娘偷汉子,都不敢站出来说句话,李子木对他可谓是万分鄙夷。
  张老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小木,你知不知道,村里要我去市里参加驾驶员的培训,今天下午就要走,得在市里待上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哦?这是好事儿啊。”李子木笑笑,心想着你要是不在家睡,你那婆娘肯定高兴坏了,难道这不是好事儿么?
  “你这是埋汰你张叔呢!”似乎被李子木的笑容激怒,张老二终于鼓足了勇气:“小木,张叔想让你帮我监视牛春花,老子这次要你给她来个捉奸在床!”
  “什么?!”
  李子木跳了起来,差点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毛病,不过他用眼睛证明了耳朵是好的,因为他看到张老二点了点头。
  “嘿嘿,看起来,张老二这次是要玩真格的。”
  如此一想,李子木心里竟隐隐生出一丝兴奋来。
  “好!我可以帮你!”李子木回答的很干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只负责帮你收集证据,剩下的事儿得你自己出面解决。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你那婆娘贼机灵,我可不敢打包票一定会成功。”
  “这我知道,所以给你带来了这个。”
  张老二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件事物递给他。
  “手机!”
  李子木眼睛顿时一亮。
  “从邻村王大麻子手里买来的,小木啊,这次你可一定要争气。张叔这次去城里,估摸着那婆娘肯定会趁机胡搞,到时候你偷偷用手机拍上几张相,老子拿着照片当面和她对质,看她还怎么狡辩。”
  “嗨,你可真是下得了血本啊,这是洛鸡亚的手机呢。”
  李子木接过手机看了看,大概八成新的样子,检查了一下照相功能,发现还挺不错,李子木顺手揣进兜里。在学校里他玩过别人的手机,熟悉其中的操作,只是一直没钱买。
  张老二愣了愣,搓着手叹着气道:“其实老子也没怎么想和她离婚,毕竟小宝年纪还小,不能没有妈。只是这婆娘也太不是东西,老子忍她这么多年,昨天夜里竟然在我在家的时候还出去偷汉子。老子跟在她后面,谁知道最后被那婆娘给发现,回来后还和老子大吵大闹了一夜。”
  “他妈的,不说了,想想老子都来气!”
  张老二嘴里很少说脏话,看来这次实在是气得太厉害。
  听着张老二的苦水,李子木撇撇嘴:“嗨,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种,感情是这么回事儿?”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老子这次一定要让那婆娘知道厉害。小木啊,这次你要帮了张叔的忙,张叔回来,一定好好谢你。”
  “谁要你谢!”
  李子木撇撇嘴:“老子这是见你可怜,全村的男人,没一个像你这么窝囊的。难得你男人一次,老子说什么也得给你整圆满喽!”
  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教训,张老二却没怎么发脾气。李子木的性格他多少也知道一些,知道他对村里人一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现在既然亲口答应下来,那就绝对会替他把事儿办妥。
  再说前几次捉奸时,也曾有李子木参与,只是两人一直没能成功。
  “这是张叔家里的钥匙,哦,对了,还有手机充电器。”
  张老二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儿交给李子木,两人站在墙角细细商量一阵,见时间不早,张老二这才急匆匆的离开。
  “嘿嘿,这次可有得玩啦。”
  李子木掂着手机,回去将猎物重新扛在肩上,一溜烟儿跑到家门口。
  “嫂子。”
  李子木在门前喊了一声,可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开门。
  “咦,嫂子她难道不在家么?”
  李子木卸下猎物掏出钥匙开了门,又七手八脚将它们搬到厨房储存好。这些猎物李子木将会在明天拿去镇里卖掉,在此之前一定得做好防护措施,既要防止被别的东西偷吃,又要防止死了的猎物发臭。
  不过李子木处理这些东西很有些经验,不一会便已经处理妥当。
  做完这一切,李子木开始找寻王梅那熟悉的的身影。出去漫山遍野跑了大半天,王梅那动人的身体一直在他眼前晃荡,这会儿回到家却反而不见她的影子,李子木多少有些着急。

上一篇:第23章 猎杀野狗 下一篇:第25章 降龙十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