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降龙十巴掌

  四处找寻中,在客厅的书桌上,李子木找到一张纸条:
  “小木,嫂子娘家有事儿,必须要回去一趟,明天中午嫂子就回来。锅里的饭菜你回来热一下再吃,家里的鸡鸭要记得喂。”
  看着王梅绢细的字迹,李子木心里顿时一阵失落。
  “也不知道嫂子身子好些没?”李子木很有些担忧。
  王梅的娘家在邻村,虽然相距不算太远,可是王梅昨晚上才刚刚受伤,现在又来来回回的折腾,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得过来。
  只是少年的烦恼忘得特快,在厨房将饭菜一热,吃饱喝足后李子木便已将对王梅离开的不快和担忧抛到了脑后。
  在厨房煮了块腊肉,好好犒劳了一下黑子,李子木瞅了瞅时间,不过五六点的样子,此时太阳刚好退去了烈焰,很适合出门闲逛。左右闲着没事儿,李子木便慢悠悠来到小河村村中心。
  这里是村里的聚会中心,此刻也正是小孩儿多的时候。
  李子木打小儿便是村里的娃娃头,一群小孩儿见到李子木晃了过来,顿时便将他团团围住……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晚风抚柳日黄昏,老雀啼月炊烟升,已是晚饭时分,村里家家户户都飘起了炊烟。
  李子木刚刚吃过饭并不觉得饿,坐在村中心空地的一块大青石上,和一群小屁孩瞎打屁,此时正讲得口水四溅:
  “想当日华山论贱,老子用那黯然**掌,破了那人的七十二路空明拳;接下来改用降龙十巴掌,老子本以为这次稳操胜券,却不防那人右手食指与中指伸开,竟是那六脉神剑中的商阳剑和中冲剑并用!”
  周围的小孩儿们一个个听得心驰目眩,正要再详细询问结果。
  谁知小巷里走出来一个娇美的女孩儿,冲着李子木嘲讽道:“臭木头,不就是玩个石头剪刀布嘛,都能被你说得这般威风,武侠小说看得走火入魔啦?”
  这女孩儿是村长最小的女儿,名叫秦雯,也就是黄香香的小姑子。
  从小两人便是一起玩着泥巴长大,又在一起上的小学初中,还一起考上了粱梦二中,虽说一直吵吵闹闹但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如今是他们上高中的第二个年头,这个夏天一过,两个人便要上高三。
  “嘿嘿,学校好不容易放假,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儿么。倒是你,不在家做作业,跑这儿来做什么?对啦,你什么时候把作业借我抄抄?”李子木嘻嘻一笑,眼睛开始不由自主的瞄向秦雯身上的丰满。
  几天不见,秦雯那里似乎越来越大。
  不得不说秦雯的身体发育的很好,仅仅不过十八岁,可是胸前已经横看成岭侧成峰。虽然比不过王梅的丰满挺拔,可却别有一番韵味,李子木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心里似波浪一阵荡漾。
  秦雯出来前似乎刻意装扮过,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扎成了马尾,一身天蓝色连衣裙清爽宜人,玉臂从短袖里露出来,闪着健康的小麦色泽,荷叶绿的凉鞋里脚踝雪白,上面的小腿更是纤细匀美,李子木一时间看得愣在那里。
  “咦,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这么美呢!”李子木有些疑惑的想着,眼睛却仍旧盯着她。
  “臭木头,眼睛往哪儿看呢!”
  见到李子木火热的眼神,不断肆掠着她身上那些羞人的地方,秦雯脸上顿时红彤彤的,冲着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害羞的要命,可是她的心里却隐隐闪过一丝骄傲,要知道并不是每个女孩儿都有吸引人眼球的资本,现在李子木忍不住的偷看,这不就是证明她的身材很好,资本充足吗?
  “哼,臭木头,在学校就知道盯着那些衣着暴露的女生流口水,对我从来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你好好看清楚,我的可比她们大很多呢。”秦雯红着脸羞涩的想着,故意将胸脯挺得高高的。
  听到秦雯的娇嗔,李子木恋恋不舍的移开了视线,指着耸立在小河庄村后的那座霸王山嘻嘻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哦,秦雯,我在看村后的霸王山呢。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怎么感觉那山越来越大了啊!”
  “哼!”
  秦雯瞪了他一眼,知道这李子木一向没个正形,也没怎么去理会。
  “咦,秦雯,怎么这时候出来啦?”眼看着就要到吃晚饭的时候,秦雯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李子木顺嘴问道。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秦雯走到李子木身边站定,身上的处子香气顿时让他心中一荡:“我爸听我嫂子说,你今天在山里猎到不少野味儿,他想让我到你这里买上一些回家。臭木头,可别告诉我没这回事儿,我爸说啦,他可以给你比镇上更高的价格。”
  李子木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切,你老爹向来抠门,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想着要给你们改善伙食啦,难道今天太阳是打东边落下去的么,这也太没道理啦。”
  “哼,你才抠门呢!”秦雯伸出手狠狠掐了他一下:“明天镇上要下来人,听我爸说这人来头可不小,一定要好好招待才行呢。”
  “嗨,你老爹这村长还真是潇洒啊。”李子木痛的直咧嘴,没好气的道:“不卖!”
  “好小木,求求你啦,我要是空着手回去,我爸肯定会骂死我的,多给你钱你还不愿意卖啊。好小木,我知道你人最好啦……”一听说李子木不卖,秦雯顿时着急起来。
  来的时候她可是向秦富贵打过包票的,现在这么空着手回去算怎么回事儿?
  何况她也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李子木都在忙着凑学费,这不也是在变着法子帮他嘛,否则她也不会没事儿在秦富贵面前自告奋勇跑这里来,可这个臭木头怎么就不领情呢。
  秦雯恨得耳根子疼,可嘴里却又不敢得罪他,于是就更加的郁闷。
  李子木不过是想戏弄一下她,这样的好事儿他怎么会不愿意呢。只是现在看秦雯如此着急的模样,没想到她这么不经逗,李子木还想再戏弄戏弄,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太多,一年到头也不过就那么几回而已。
  圆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一条妙计跳上心来。
  冲着秦雯嘿嘿一笑,李子木一本正经地说道:“要卖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儿?”
  李子木撇撇嘴:“反正不是什么坏事儿,而且绝对会让你很舒服,我拿我李子木的人格向你保证。”
  “你这段臭木头,还能有什么人格。”秦雯皱着眉头盯着他好一会儿,看得李子木都有些心发虚,这才缓缓点头答应:“好吧,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敢骗我,小心我告诉王梅嫂子去。”
  “不敢不敢。”
  李子木嘻嘻笑着,心想着现在王梅和我盖同一床被子,就算你当着她的面告我,我也没什么好害怕的。
  看李子木笑得很猥琐,秦雯眉头一皱,觉得这次肯定又要吃亏,可是说出去的话也不好收回,何况现在也确实需要那些野味儿,大不了到手以后听听看他要做什么,实在太过分的要求不答应就是,臭木头还能把她吃喽?
  “嘿嘿,都散了吧,我要回家喽。”
  李子木大手一挥,从大青石上跳了下来,周围的孩子们见状一哄而散,没一会儿跑了个一干二净。
  “走吧!”
  两人各怀心思,一前一后向李子木家走去。
  “秦雯,我给你讲个故事呗,你要听么?”
  从这里回到李子木家尚有一段路,李子木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个捉弄秦雯的鬼点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小到大,只要和秦雯在一起,李子木就会变着法儿想要欺负她,可越是这样,秦雯就越是像狗皮膏药般黏糊他,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其实很好理解的,如果你是个男人,多年以后,见到小时候那个你经常欺负女孩儿,已经嫁为他人妻,那一刻你就会彻底明白:
  原来那便是爱!
  只是李子木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点。
  女孩心智早熟,秦雯现在心里虽然知道,可是女孩子向来都矜持,自然不会先说出来。
  很多时候,这便是导致同龄人的爱情胎死腹中的缘故。
  “哼,又是那些糊弄小孩子的故事吧,我看你就不要讲啦,我可不是那些弱智的小屁孩儿,能够被你耍的团团转。”秦雯撇撇嘴,没好气的道,不过那渴望的眼神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嘿嘿,故事是这样的。”李子木笑着道:“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窝艾立’,还有一个叫‘离矮卧’,后来有一天‘离矮卧’死了,那剩下来的那个是谁?”
  “当然是‘窝艾立’啊,不过谁会起这么奇怪的名字?”秦雯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我也爱你。”李子木笑得很欢乐:“哈哈……”
  秦雯一下子反应过来,小脸顿时羞得通红,伸出手来便作势要和李子木死磕,不过李子木这会儿早跑在了前面,秦雯不满的哼叫了一声,娇叫着跟在后面冲了上去。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不一会儿来到李子木家门前。
  黑子懒懒的趴在门前,见到是李子木和秦雯两人,抬着头伸伸舌头摇摇尾巴,就算是打过招呼,继续躺在门前睡自己的觉,一副‘我就是大爷’的模样。在山上跑了一天,这条优秀的赶山犬也确实需要休息。
  秦雯上去逗了它两下,见黑子没什么反应,便不再理会,伸手就要开门。
  有黑子在的时候,李子木家的大门只是拿门栓前后别着,从来都不用上锁。事实上,一条好狗胜过世上所有的防盗门,很幸运的是,黑子就是这样的一条好狗。
  更幸运的是拥有它的李子木。
  “等等,秦雯,现在我来说说我的条件。”
  秦雯刚想要进去,李子木便伸手拦住了她,眨着眼睛笑嘻嘻的冲着她说道。

上一篇:第24章 捉奸必须靠手机 下一篇:第26章 女孩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