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对你没兴趣

  秦雯家的卫生间建在院子角落里。
  李子木火急火燎冲过去,见里面没开灯,想也没想推门就冲了进去。
  只是刚推开门,李子木便蹬圆了眼睛。
  “神马状况?!”
  就着院子里射来的光亮,李子木看见卫生间里面正站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下午在河边遇到的黄香香。
  刚才憋得实在厉害,在还没有推门的时候,李子木就已经裤子拉链拉开,一进去便掏出来准备解决,现在见到黄香香在里面洗澡,李子木一时也没有防备,手里握着小伙伴,顿时便愣在了那里。
  “呀!”
  见到李子木闯进来,黄香香顿时小叫了一声。
  虽说是黑灯瞎火,但院子里此时亮着灯,一撮儿亮光刚好照在他的小伙伴上,李子木敢肯定,黄香香肯定看到了。
  听到叫声,李子木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香香嫂子,我可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出去。”
  李子木赶紧拉好裤子拉链,边说边急忙向外走,眼睛却不断的瞟着黄香香光溜溜的身体。
  今天下午李子木虽然也搂抱过她,甚至还啃过她的丰满,可是更多的是出于玩乐的心态。如今这种情况,诱惑力显然要比当时来的强烈。
  “唉,别走!”
  黄香香连忙叫了一声,脸上顿时红了起来。
  李子木下意识的停了下来:“香香嫂子,你说啥?”
  黄香香红着脸小声解释道:“秦雯和我婆婆不是在院子里么,你刚进来就这么快出去,让她们看到可不好,肯定会引起怀疑的,要是让她们知道我在里面,那多丢人啊。”
  李子木想了想,觉得黄香香说得很有道理,只是不出去的话,难道在这里解决么?
  李子木面露难色,捂着下面皱着眉头:“香香嫂子,不让我出去也行,只是我,我现在憋得厉害呢,你什么时候才能洗完,能不能快点?”
  “我,我才刚洗呢!”
  黄香香也很是难为情,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李子木坦诚相见,作为一个女人就算脸皮再厚,也会感到些别扭。
  不过好歹是在夜里,这才稍稍降低了她的羞耻感。
  “不是吧,香香嫂子,你不会是在耍我吧。”李子木急得直挠脑袋:“下午在河边的时候,我可没有要欺负你的意思,我那可是在救你。”
  黄香香点点头,也是一脸无奈:“我知道的,可我真是刚洗,肥皂还来不擦呢。你以为我想待这里呀,有你这小色狼在,我浑身都不舒服……”
  “哎,小色狼,眼往哪儿看呢!”
  见李子木眼睛在卫生间里四处乱瞄,黄香香赶紧夹紧了双腿叫道。
  李子木歪着头在角落里扫视了一圈,随后猛地走到黄香香身边,然后俯下身伸出了手。
  “喂,你……你要做什么,这可是在我家!李子木,你可别胡来!救……”
  “鬼叫个屁啊?我在拿这个呢!”李子木赶紧腾出手捂住她嘴巴,另一只手拧了个尿壶,在她眼前晃了晃。
  见黄香香渐渐老实下来,李子木这才缓缓松开手,撇撇嘴笑道:“你就放心吧,我早都说过了,我对你可没什么兴趣。”
  黄香香的胸脯起伏不定,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臭小子,过来拿就拿呗,不知道提前说一声啊?”
  李子木没去理她,背转身对着尿壶就方便起来。
  也许是憋了太久,也许是喝水太多,也许是身边有女人,也许是这三种缘故都有,反正李子木这一尿便尿了好长时间。
  “香香嫂子,你下午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跑到深水区去的?”为了缓解尴尬,李子木只好没事儿找话题聊。
  事实上,他也很想知道这件事,只是下午走得急,还没来得及问。
  “啊?”
  黄香香刚才正在发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李子木的问题,这才反应过来。
  不过没等她解释,李子木摆摆手:“算了,还是别说啦,嘿嘿,我已经解决完啦。你不是觉得有我在这儿你不舒服么,我这就走了!”
  “啊!这么快……”
  李子木抖了抖身子,道:“现在我可是帮了你大忙,嘿嘿,今天的事儿,咱俩儿就算扯平啦。”
  “哎……”
  黄香香还要再说些什么,却只看到李子木的背影……
  “怎么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掉里面去啦?”
  秦雯正在院子里给野鸡拔毛,早就拔得有些不耐烦,看见李子木走过来,洗了洗手就拉着他往客屋里走。
  李子木笑笑,难得没出口反驳。
  这会儿他还在回想刚才卫生间里黄香香下面的景色呢,虽说看得不太清楚,可却也诱惑无限,很让人热血喷张。
  也正是这个原因,李子木才会早早出来。
  客房里坐着个胖男人,嘴边留着八字胡,此时正盯着电视在看晚间新闻。
  “老爸,小木来啦。”
  “呵呵,辛苦你喽。”秦富贵没有起身,胖胖的大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冲着李子木笑道:“过来坐。”
  李子木站着没动,神色很是冷淡,一上来便开门见山:“四只野鸡,三只野兔,一只野狗子,村长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看得出李子木在秦富贵面前有一些拘束,但更多的是厌恶和仇视,这和李大木的死有很大关系。
  “你让我算算。”
  秦富贵点了一支烟抽着,眯着眼刚要掐着手指开始算价格,秦雯便抢着说道:“老爸,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不多不少,一共两千块!”
  “用不了给那么多。”李子木摆摆手:“那只野狗子瘦的厉害,顶多值一千三四百,兔子和野鸡,我给你市价算四百块。”
  “嗬,你这小子,还真是老实!”秦富贵笑着吐出一口烟,从裤兜里拿出一卷钱,从里面抽出两张一百的来:“呶,算你一千八,多的钱就当是辛苦费,大老远扛过来,你也不容易。”
  李子木眉头皱了皱,没怎么想接的意思,事实上他刚才开出的价格已经有些高,没想到秦富贵会这么爽快就付钱给他。
  秦雯一把抓过钱塞在他手里:“拿着吧,给两千都不要,非拿一千八,你脑子犯什么傻呢,哼!”
  “嗨,你这丫头,还没长大嫁人,这胳膊肘就学会向外拐了。”秦富贵拍了拍秦雯的脑袋,冲着李子木笑道:“你是难得来一趟,在家陪陪秦雯再走。你们不是同学么,听丫头说你语文很好,可以去教教她。”
  “嗯嗯,是啊是啊!”
  秦雯颇为兴奋的点点头,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李子木不想扫了秦雯的兴致,点点头道:“那好吧,秦雯,你们明天要来客人,今晚肯定会忙着准备,我来帮你吧。”
  “好啊。”秦雯拉过李子木:“老爸,我们出去啦。”
  “去吧!”
  秦富贵摆摆手,把两百块钱揣进兜,眼睛又回到电视上。
  来到院子里,秦雯又去搬了张凳子过来,两个人挨坐着,清洗着盆里的那只野鸡,还有一只野兔子。
  黄香香早出来了,和沈碧华在厨房处理着那只野狗子。
  山里的人家对付这些野物都很有一套,李子木也不怎么担心她们会不会弄的问题。话说这家的男主人都没出手,何时又会轮到他?
  李子木只管和秦雯在院子里,折腾着盆子里的猎物。
  “看样子明天会是场盛宴啊。”
  李子木心想着,开始惦记起王梅来。今天猎获的野鸡他留下了一只,明天王梅回来,两人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鸡肉,想着都想流口水。
  “嫂子她在娘家怎么样啦,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呢?”
  想着生命中第一个彻底拥有的女人,李子木有些出神。
  直到秦雯出声把他叫醒。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秦雯偏着头盯着李子木的侧脸,灯光下李子木十八岁的脸轮廓分明,浓眉好似剑戟飞扬,眼睛就像星辰明亮,惹得人心神摇曳。
  从小到大,秦雯还从未像现在这一刻,感觉到李子木如此的帅气。难怪班里那些女孩子聊天的时候,都会在有意无意间提起李子木,看来他确实有吸引女孩子的资本。
  “他可是我喜欢的人呢。”
  每次听认识的女孩儿谈论起他,秦雯的心里都会默默的叫着,也不知是喜悦还是吃醋。
  李子木冲她笑笑:“当然是在想你啦。”
  “切,你骗鬼呢。”秦雯撇撇嘴:“我不就在你身边么,有什么好想的。”
  “有句诗怎么说来着?”李子木笑道:“你有时看云,有时看我。你看云时很近,看我时很远。所以即使你在我身边,我还是很想你的。”
  “什么嘛!”秦雯叫嚷道:“我可没听过这首诗,是你瞎编来糊弄我的吧。”
  “嘿嘿,信不信由你。”李子木洗了洗手,站起来伸伸腰:“秦雯,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这么快就走啦?”
  秦雯不满的嘟着嘴,不过见李子木有些疲劳,一想他今天在山里跑了一天,也就没有再挽留。
  路过厨房的时候,黄香香给他投来含义复杂的一眼。李子木心里一荡,想着她要不是秦雯的嫂子,或许还真能和她发生些什么,到现在他还能感觉到黄香香那里**的手感呢。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
  谢绝了沈碧华让秦雯送他的好意,李子木趁着月色,开始往家走去……
  “你爸呢?”
  “老爸他刚出去,怎么,他没回来?”
  “嘿,这个老东西,这么晚还出去瞎转悠,也不知道过来帮帮忙。你以后找男人,千万别找你爸这样的,我看小木那孩子就很不错,人勤快,有本事,还老实……”
  “哎呀,妈……”

上一篇:第26章 女孩的问题 下一篇:第28章 做人要做城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