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做人要做城关西

  正是十五月圆前后,月色显得分外皎洁。
  沐浴在月色里,怀揣着一千八百块钱,李子木美滋滋的走在路上,简直幸福的有些找不着北。
  村长家在村西头第三家,李子木一路走来,几乎穿过了整个村子。经过张老二家的时候,看见他家还亮着灯,李子木猛然记起下午回来时,张老二曾交待过的事情。
  “嘿嘿,有情况!”
  李子木显得有些兴奋,立马跑回去将钱放着,然后把手机揣进兜,急忙忙跑到张老二家前。
  前后不过一分多钟。
  前几次和张老二捉奸功亏一篑,李子木总结是能力不够,现在拥有超能力,再办起事来肯定手到擒来。
  李子木这次是信心十足。
  轻车熟路找到院墙最好翻越的地方,李子木两手抓墙,脚下使劲儿一蹬:“噌”的一下落到院子里。超能力所带来的改变,让他的身体越来越矫捷,而且他还在不断的适应和调整,以便协调和熟练的运用。
  蹑手蹑脚来到卧室窗户前,李子木瞪大眼睛凑了上去。
  只见两个人衣衫凌乱,正在床上卖力的运动着,期间的淫声浪语断断续续的传进李子木耳朵里,害得他极力克制才稳住心神。
  “那男人的身形,怎么那么熟悉!”
  床上的男人背对着李子木,就在李子木努力想要看清他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头却慢慢转了过来,刚好将正面暴露在李子木的面前。
  八字胡,小眼睛,胖,所有的特征,汇成一个人——
  村长秦富贵!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没想到和牛春花偷情的竟然是村长,李子木想也没想,赶紧掏出手机:“咔嚓”一声将两人那**的动作拍进手机。
  “做人要做陈冠西,这偷情嘛,嘿嘿,还得要拿摄像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李子木满意的点点头,又咔嚓咔嚓拍了几张。
  虽然距离隔得远,照片不怎么清晰,可却不难看出床上两人的相貌和动作。这次拿到这样的证据,等张老二回来,李子木也算对他有了交代。
  证据采集完毕,李子木这才兴致勃勃的开始观摩学习。
  毕竟李子木初涉风月,经验还是太少。
  两人一开始躺在床上,可能是秦富贵干的不过瘾,离开牛春花的身体站在地上,接着一巴掌拍在她肥嫩的臀部上。牛春花心领神会的一笑,双腿岔开跪在床沿边,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着,嘴里断断续续发出诱人的呻吟。
  秦富贵嘿嘿一笑,身子一挺便贴了上去。
  随着秦富贵动作上的加快,牛春花呻吟的节奏也快起来,开始“嗯嗯啊啊”叫个不停。
  两人现在的动作极其诱人,可秦富贵的身子太过肥胖,几乎将牛春花遮了大半去。
  李子木想要换个地方,好看得更清楚一些。只是没想到心神全集中在屋里,却没留意到旁边放着一个花盆,腿才刚一挪动就碰到了上面,那花盆放的也不稳妥,立刻就倒在了地上。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声音虽小,却足够刺耳的让人发现。
  “谁!”
  两人都听到了屋外的响声,一起抬头看过来,正好对上李子木的眼睛。
  “糟糕,被发现了!”
  李子木赶紧收起手机,撒开腿便往院里跑。
  可才跑了一步他就停了下来,拍着脑门笑道:“他妈的,老子跑什么跑!现在该是这两个狗男女害怕老子,怎么反过来倒像是老子在偷人似的?”
  想通这一点儿,李子木便笑嘻嘻的停下来,等着秦富贵出来。
  没过多久,秦富贵披着松松垮垮的衣衫,急急忙忙冲了出来,裤子的拉链都还没来得及拉上。
  见到李子木在院子里站着,秦富贵愣了一愣,不过他不愧是村长,瞬间便恢复了神色,冲着李子木气定神闲的笑道:“小木啊,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学好,这大晚上的,怎么跑你春花婶院子来啦?幸好是老子看见,要是别人,还不把你当小偷给抓喽?”
  李子木站在那里也不答话,只冷着眼看秦富贵自说自话。
  秦富贵绕了半天,终于绕到了正题上:“小木啊,刚才在你春花婶窗边,你在看什么?”
  “嘿嘿,该看的不该看的,我可都看到了,一点儿也没落下!”
  “嗨,你这臭小子,小小年纪就干这样的事,长大以后还得了?”秦富贵色厉内荏的吹着胡子:“老子改天一定要去你们学校,找你校长好好谈谈!”
  “不过嘛!”秦富贵转眼间脸色温和下来:“只要你不把这事儿说出去,老子也就不追究你夜闯别家院子和偷窥女人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李子木可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被秦富贵这三两句话就给吓过去。
  只是现在他却被秦富贵的表现搞得火直冒,从没想过偷人的人还能表现的如此大义凛然,李子木的倔牛脾气一下就给激了出来,梗着脖子冷笑道:“嗨,老子是偷窥,可你却是在偷人!你不让老子说,老子却偏要说出去!说得让这满村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这狗村长,偷别人的婆娘!”
  秦富贵顿时一愣,没料到李子木如此棘手。
  原以为李子木是个只会读书的笨小子,略施些手段就能够摆平这件事,可没想到李子木心理素质竟是好得出奇,一点儿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沉默一阵后,秦富贵眉毛一扬计上心来,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老子知道你恨我,可就算你坏了老子的名声,你哥他能活过来?退一万步讲,你不给老子面子,也得为秦雯想想,她要是知道这件事,以后还能好好学习么,在同学面前,她还怎么抬起头?”
  这话还真见效,李子木顿时安静下来。
  秦富贵继续道:“老子知道你喜欢秦雯,你也不想她恨你一辈子是不是?”
  李子木低下头,一脸的纠结。
  秦富贵心里大喜,看来是找到了他的软肋,于是不再说什么,只拿眼睛紧紧盯着他,给他施加心理上的压力。
  毕竟做了多年村长,秦富贵还是有些手段的。
  过了一会儿,李子木终于败下阵来,便往墙边儿走边泄气地嚷道:“他妈的,你运气可真好,秦雯怎么会是你这混蛋的女儿!”
  不过刚踏出两步,李子木又转身折了回来。
  “怎么?你要反悔?”
  “老子不甘心!”李子木摇摇头:“要老子不说出来也行,你得答应我件事!”
  “什么事,说说看?”
  “帮我嫂子弄个村干部当,也让她过过当官的日子。凭什么你们这些人渣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还能随便睡人婆娘,老子不服气!”
  李子木歪着脖子叫道:“过不多久村干部就要换届,你要不答应,老子就算拼着让秦雯恨我一辈子,也要把你拉下马!”
  “就这事?”秦富贵一愣,很无耻的笑道:“我当是多大的事呢,没问题,你就看好吧!”
  “哼,谅你也不敢反悔。”李子木剑眉一抬,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得意的笑道:“今天你和牛春花的事儿,这手机里面可全记着呢,只要你敢反悔,嘿嘿,这后果嘛……”
  秦富贵冷汗流了一地。
  原以为今天糊弄一下李子木,等到明天就打死也不承认的,就算李子木说出来,没凭没据的别人又能把他怎么样,可没想到李子木手里竟然握着这么一个玩意儿,这下可麻烦了!
  秦富贵暗叹一声,郁闷的只想去撞墙。
  “好啦,我就不打扰你和牛春花了。秦村长,您继续,不过千万记得要保重身体,你的年纪可不小啦!”
  李子木得意洋洋的笑着,志得意满的走了……
  这次在和秦富贵的较量中,李子木绝对是完胜者。
  至于张老二,李子木有理由相信,只要他知道对手是秦富贵,依张老二平时的熊样子,就算给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声张,何况帮别人离婚这样的缺德事儿,李子木又怎么好意思做呢。
  牛春花披着衣服跑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只剩下来秦富贵,李子木早没了踪影。
  冲着四周张望了一下,牛春花顿时急道:“那个臭小子呢,你就这么让他走啦?”
  “不然还能怎样?”秦富贵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难道要老子杀了他?”
  “死鬼,你在瞎说些什么呢。”牛春花走过去,在他胸前轻轻一推,赖在他怀里嗔怪着:“依照老娘的意思,就算不吓吓他,也该给他些好处好堵住他的嘴。可你就这样让他走啦,这小子是整个村里最无赖的泼皮,现在被他知道咱俩儿的关系,还不要被传得满村皆知。”
  “那小子不会说出去,这点儿老子还是有把握的。”秦富贵把她的脸从怀里捧起来,直视着她的眼睛:“只是老子估摸着,今天那小子过来,肯定是受了别人指使,刚才那小子拿着手机要挟老子,一个小屁孩儿,哪来的钱买手机!”
  牛春花听出了他话里的疑惑:“你是说我男人……”
  “哼,十有**是他指使的!”
  “那该怎么办?”牛春花一脸的惊慌失措。
  “你有什么好慌的,天大的事儿也是老子来扛!”秦富贵眉头都没皱一丝:“就算到时候穿帮,老子也不怕你那个软蛋男人,他要想在这小河村混下去,离了老子能行么?”
  “嘿嘿,老娘就知道你本事大!不然老娘会让你占便宜,老娘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牛春花满脸的得意。
  “走,进屋去!”
  “啊,还来?”
  “他奶奶的,这小子也真会挑时间,老子还他妈的没爽够呢!”

上一篇:第27章 对你没兴趣 下一篇:第29章 镇上来的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