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镇上来的大美女

  漫漫长夜,总有人无法安眠。
  在这宁静的夏夜里,李子木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眠。
  王梅回了娘家,李子木原本还想着,今晚能在王梅身上验证一下雷电源的“充电”方法,很明显这个愿望泡了汤。
  只是刚才秦富贵和牛春花的激情戏实在激情,李子木的小伙伴给挑拨硬的像木头,迟迟没有办法软下来。
  李子木只好无聊的躺在床上,研究着视野里那道“雷电源”。
  他很想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如何出现的,怎么会如此的神奇,几乎颠覆了李子木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只是这件事错综复杂,而线索就像是萤火一般,刚在脑海里闪出些头绪的时候,那点儿光亮却又无端端的消失。
  直到他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不过再无聊的夜晚,也终究会有明天。
  只要你能睁开眼。
  村东头的小楼里,李子木被一阵小孩儿的喧闹声给吵醒。眼看着已经日晒三竿,李子木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雷电源”的颜色和昨天睡觉时一样,依旧红的通透。
  李子木苦笑着摇摇头:“看来只能等嫂子回来,才能解决这闪电杀的充电问题啊!”
  洗洗涮涮吃完饭,李子木出门一看,那群吵醒他的小屁孩儿,正围在村长家门口叽叽喳喳闹个不停。那里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山里的野孩子,哪能经常见这玩意儿,也难怪他们一个个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
  “应该是镇上来的人,看这架势,肯定来头不小,难怪狗村长会如此上心,昨天使出那么大的手笔。果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哼,狗村长就是狗村长!”李子木心里叨咕着,脚下却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直奔村长家而去。
  让王梅当选村干部这件事,李子木可没有忘记。
  村干部换届在即,镇里在这时候下来人,很大可能就是专为此事而来,李子木说什么也得去看看。
  “李子木!”
  刚来到村长家门口,秦雯正急忙忙出来,一抬眼便看到了他。
  李子木正瞅着门前的轿车,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不过这会儿办正事要紧,李子木也就没再多想,三两步来到秦雯身边问道:“你老爹呢,我找他有点儿事。”
  “他在村委部忙着开会,好像要讨论干部换届的事。”秦雯抬抬手,两个大水瓶被她拧在手里:“你和我一起吧,刚好我要给他们送水!”
  “嗯,好!”李子木把两个水瓶夺过来:“水瓶我来拎着,咱们走吧!”
  “哼,还知道心疼我嘛!”
  秦雯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对于李子木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关心很是受用,就连脚步也变得欢快起来,连蹦带跳的像个小孩子。
  “秦雯,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来了三个人,我都不怎么认识。不过,听我爸对他们的称呼,里面有个姓蒋的女人职位最高,镇长助理,是个很漂亮的大美人呢,其他两个是男的,好像是监督干事。”
  秦雯歪着头瞅着李子木,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李子木一向不喜欢打听这些事,今天怎么会这么有兴致。
  不过李子木不提,秦雯也就很聪明的不去问。
  她很明白李子木的性格,知道李子木不想提及的事情,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他妈的,这年头,镇长都他妈的有小蜜啦!”
  听着秦雯反馈出来的消息,李子木愤愤的想着,暗暗在心里记下那个蒋姓女人,告诫见到她时千万要留点儿心。没准儿想让王梅当上村干部,这个女人或许是关键呢,毕竟作为镇长的助理,肯定是有一定的话语权。
  两人边走边聊,村委会就在村中心,不一会儿两人就进了大门。在那座百十平米的建筑里,开会用的大厅中不时传出一阵阵的笑声。
  秦雯领着李子木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才刚坐下来的样子。
  会议桌上首坐着的三个人相貌陌生,不过从他们身上的衣着气质来看,傻子也知道他们是从镇里下来的人。下面坐着的则是以村长秦富贵为代表的村干部集团,什么书记、会计、妇女主任、村委主任全都到齐,算上村长一共是五个人。
  这两帮人此刻正在激烈的唠着嗑,会场上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会议显然还未开始。
  李子木刚进去,顿时便傻了眼。坐在主位上谈笑风生的女人,他前天曾在郑半仙那儿见到过,难怪刚才看那辆小轿车会如此的眼熟,原来今天来的就是这个人。
  不过那天的男人,并没有出现在这三人中。
  秦富贵作为主人,正在热情的和镇上来的人攀谈着,抬头见秦雯带着李子木走了进来,愣了一愣后,他指着两人冲着大家笑道:“蒋助理,牛干事,马干事,这两个娃娃,可是咱们小河村这些年来,唯一两个考入粱梦二中的学生,小河村的以后,指不准还要靠他们喽。”
  “哎呀,爸!”秦雯亲昵的娇嗔道:“有你这样王婆卖瓜的么?”
  “怎么,难道你是我女儿,老子就不能夸奖啦,天下间可没这样的道理!”秦富贵一脸的红润,显然对秦雯是自己的女儿感到颇为自豪。
  这样的场面秦雯经历过不少,冲着大家大大方方的点头微笑后,她接过李子木手里的水瓶,开始给会场的人端茶倒水。
  秦雯如此乖巧懂事,秦富贵自然是面子十足,志得意满的扫了扫大家,目光最后落在了李子木的身上。
  李子木一进来便盯着他,秦富贵早就有察觉。
  眼神里闪过一丝警惕的光芒,秦富贵颇为慎重的笑道:“小木,秦雯,左右你们也是闲着,就别忙着走,也坐下来听听。都说学生娃儿的眼睛容不得沙子,有你们在这儿,也省得村里有人说我们关起门来搞暗箱操作。嘿嘿,老子要让他们知道,这次选举,从头到尾那都是透明公开公正的。”
  这话说得相当有水准!
  原本这次会议,就是为镇上派人下来监督选举而召开的动员会,秦富贵这番话,正好说到了点子上,而且秦富贵也知道李子木来这里的目的,心想着不如就把他留下来,免得这小子出去节外生枝。
  毕竟将李子木放在眼前,秦富贵心里会感到心安些。
  领导席位上的那个蒋姓女人满意的点点头,冲着秦富贵笑道:“秦村长说得没错,像你们这些有文化的学生,就该多参与一些村里的活动,可以多提提意见,为村里贡献所学的智慧嘛。
  来来,快找个位置,坐下来听听!”
  女人冲着两人招招手,似乎并没有认出李子木。
  李子木原本就是为了王梅当选干部而来,自然乐得参与这场会议,何况见那个女人也没认出自己,他心里放心不少,于是老实不客气的在下首找了个位置坐着。
  秦雯原本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只是见李子木留下来,将每人的茶杯里添上水后,挨着他坐了下来。
  一股浓郁的女儿香气直冲鼻尖,惹得李子木心神一荡,忍不住就想要抱住亲她。
  会议于是在这浓郁的茶香中开始。
  作为会场职位最高的人物,蒋姓女人最先做了开场发言:“同志们好,我叫蒋芳菲,职位是镇长助理。小河村村委换届在即,国家一向对此很是关注,镇上前天接到市里下达的文件,我们今天就是为此事而来。至于一些具体的要求和部署,还请牛干事来为我们指明!”
  蒋芳菲冲着左手边那个二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点点头,那男子顿时会意,小抿了一口茶,将面前的文件翻开,开口朗声讲到:
  “同志们好,本人牛一群,这是我的同事马王堆,是此次换届选举的监督干事。下面就由我来宣讲一下此次的会议精神。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农民自古以来就是国家的基石,南柯国自建国以来,一直都相当重视民生民计,这些年更是出台一些列的重农扶农的政策,想要切实为广大农民解决问题。
  当然,国家的一切指令,最终都要下放到各村村委会来执行,所以村委会的成员很是重要。如今恰逢村委会成员换届,市里对此很为重视,红头文件半月前便已下达,除了指出以往换届的那些硬性要求外,本次换届选举,侧重在基层挑选年轻有为的干部,用以重点培养……”
  牛一群的话虽然啰里吧嗦,可李子木还是听出了眉目:“既然是挑选年轻的干部,那嫂子王梅芳华正好,胜任的机会岂不是又大了许多?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一大把年纪还能有什么戏!”
  他把浓眉一扬,眼神快速扫了扫在座的老将们,心里变得欢畅起来。
  牛一群涉足官场显然为日不深,将官面上的话讲完后便再没了下文,又开始低下头来喝茶。
  会场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
  文件里的意思牛一群讲得很清楚,市里明确指出需要年轻的干部,那么这次的选举,显然要从在场的干部中替换一些,气氛变得如此诡异自然是可想而知。
  那个马干事四十来岁,显然是久经沙场,皱着眉头喝了口茶,打个哈哈笑道:“同志们,市里下放这样的指示,显然具有长远的打算。
  这些年镇里不受市里的重视,我琢磨出来三点:
  一是像寡妇睡觉,上面没人;二是像妓女睡觉,上面老换人;三是像和老婆睡觉,自己人搞自己人。所以这次挑选干部,不仅要有能力,还要年轻,争取从村里打入镇里,最好能往市里去发展,以后对于我们镇的建设,才会有更大的帮助嘛。”

上一篇:第28章 做人要做城关西 下一篇:第30章 酒桌下的挑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