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酒桌下的挑逗

  混迹官场多年,马王堆说出的话,自然要比牛一群来得精辟,不过收到效果却并不理想,在座的村干部们显得不是很热情。
  最直接的表现是马王堆话音落了半天,却没有什么人出来表态。
  秦富贵四下瞅了瞅,见大家都低着头,只好率先出来鼓掌:“呵呵,马干事的分析,很幽默也很到位,简直是一针见血,字字珠玑啊!”
  为了不落马王堆的面子,周围渐渐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除了秦富贵,村干部中一个个都是苦着脸在鼓掌。要知道他们的年纪说不上很老,可是却都算不上年轻,早在前几天他们就曾听到过风声,只是没想到事情竟是真的,所以一时间都有些忧虑,冷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会议开到这里,实际上已经没有再开下去的必要,只是镇上领导好不容易来一次,场面上怎么还是要装装的。
  于是接下来便开始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废话时段。
  李子木刚才还在为王梅的事情担心,现在心放了下来,对这种没意思的会议自然没什么意思,再加上他昨晚睡得并不怎么好,渐渐的便开始走神,最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晕晕乎乎的就差没睡过去。
  直到秦雯在他耳边小声喊:“喂,臭木头,醒醒啦!”
  李子木这才醒过来。
  摇了摇脑袋一瞧,两个干事正在整理手上的文件,秦富贵则刚好说出“散会”这两个字,而蒋芳菲则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李子木眉毛顿时一扬,心里颇觉尴尬,睡意也消退了大半。
  “蒋助理和两位干事远道而来,现在已经快到晌午,村里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穷乡僻壤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三位就在这里吃顿便饭,饭桌上我们也好对此次选举的具体事宜,在详细的商谈商谈。”秦富贵眯着眼睛站起来,笑呵呵的向镇上来的三人道。
  牛、马二人自然是将目光转向了蒋芳菲。
  这个漂亮女人冲两人笑着问道:“都说小河村盛产野味儿,镇里很多的领导吃过,都是赞不绝口,要不今天咱们也好好尝尝?”
  牛、马二人还能有什么意见,一致点头同意。
  “那咱们就走吧!”秦富贵说着,笑意盈盈的在前面开路。
  蒋芳菲纤肢盈盈的站起来,摆动着柳腰跟在秦富贵后面,万种风情地向门口走去。
  李子木的位置离门口很近,只是那些当官的没走,他这个学生娃儿自然不敢抢先离开,只好站在门口相送。不过就在蒋芳菲经过李子木旁边的时候,也不知是路面不好,还是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总之一个不小心,蒋芳菲的脚下顿时一个趔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李子木倒去。
  “呀!”
  蒋芳菲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出口小叫了一声。
  站在一旁李子木想也没想,一伸手便稳稳的将她抱住。
  成熟女人的体香直冲鼻尖,感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还有手上传来的软绵触感,即使李子木是神人,小伙伴这会儿也经不住诱惑,果断的抬起头来。两人的身高相差无几,李子木的小伙伴一抬头,刚好顶在了蒋芳菲穿着裙子的大腿上。
  李子木很明显的感觉怀里的女人一颤,心里知道她肯定是有所感觉。虽然美人在怀的感觉不错,可是李子木却不敢太过放肆,享用了不到片刻时光,便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
  何况秦雯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站着。
  经过这片刻功夫,蒋芳菲已经从失态中缓过神来。拿眼睛瞟了李子木风情万种的一眼,蒋芳菲整了整衣衫,魅惑天成的笑道:“谢谢你啦,小弟弟!”
  李子木顿时感觉热血上涌,自然知道蒋芳菲这声小弟弟指的是什么。
  这个女人可真够骚的,这不是在勾引人嘛,要不是有人在场,李子木恐怕就要将她就地正法了!不过这会儿,李子木就算是小伙伴爆炸,也没有这个胆量干出什么出格的动作。
  如此一想,李子木顿时感到无比郁闷,小伙伴的火气也消减了下去。
  蒋芳菲的失足无疑是个小插曲,好事的马王堆笑着插嘴:“嘿嘿,蒋助理,你这样可不对啊,一声简单的‘谢谢’,就想将你这小弟弟打发喽,那怎么能行?怎么着你改天也得在镇上设宴好好款待一下,这样才显得有诚意啊。”
  “还是马干事你想事情周到!”蒋芳菲眼波流转,掩着嘴娇笑:“怎么样啊小弟弟,改天来镇上镇委办找我,姐姐带着你吃大餐去!”
  这话里明显带着挑逗和戏谑的意味儿,李子木愣了一愣,也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拒绝。
  “镇里的东西肯定香,只是现在锅里的野味儿已经做熟,咱们再不过去,那菜可就全凉喽。”秦富贵转过头来催促,冲着李子木挤挤眼:“小木啊,回去和你嫂子说一声,今天就在我家吃午饭。酒桌上最容易搞**,你这个小监督员,可得好好做下去。”
  李子木稍稍一愣,顿时心领神会,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群人向村长家走去,李子木则往家里走。秦雯因为要拧水瓶回去,所以并没有跟来。
  “昨天嫂子说今天中午回来的,想来应该在家炖那只**。唉,可惜了,嫂子的手艺没得说,要不是想要嫂子当上村干部,老子才不想去狗村长家吃什么狗屁饭呢!”
  李子木一路想着,不大会儿功夫就回了家。
  推门的时候李子木心里就有些失望,门栓儿没有被动过的迹象,在家转了一圈后,李子木彻底失望了——王梅没有回来!
  不过失望归失望,李子木也没有觉得不正常,王梅的娘家似乎总有事儿,王梅三天两头往那里跑,李子木早就已经习惯。
  简简单单洗了把脸,李子木又换了一身显得正式些的衣衫,这才施施然来到村长家。
  饭菜已经整治的差不多,见李子木进来,坐在首位的蒋芳菲眼睛顿时一亮:“来来,小弟弟,快来姐姐这里坐!”
  佳人相邀,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李子木想也没想,就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蒋芳菲三十来岁,或许是保养得当的缘故,肌肤水嫩细滑,再加上一身得体的职业装,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风情,活脱脱就是个充满诱惑的大美人,让人难以抗拒。
  这也难怪,没有这样的资本,怎么做镇长助理!
  李子木坐在蒋芳菲旁边,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又岂能放过,趁着周围男子们相互调侃的时候,李子木凑到蒋芳菲耳边悄声道:“蒋助理,趁着还没开席,我想向你推荐小河村里的一个人,她肯定适合市里下达的要求。”
  “小弟弟,叫我芳菲姐就好了。”蒋芳菲捏了捏他的脸蛋,笑得风情万种:“嗯,那你说说看,你要推荐谁?”
  “我的嫂子,王梅!”
  李子木直视着她的眼睛,不容置疑的说道。
  “哦?”蒋芳菲愣了愣:“刚才秦村长也在我耳边提起过她,看起来你的嫂子很厉害嘛。只是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一切都得按程序走,不过我挺相信秦村长的眼光,既然他都亲自推荐,那肯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你就放心吧。”
  李子木点点头,心里稍稍安定下来。
  秦富贵没有食言,这对李子木来讲,无论如何也不算是件坏事。
  说着话菜已经上齐,酒杯倒满筷子拿起,一桌人便开动起来。
  作为主家,秦富贵自然是端起了酒杯:“来来,咱们大家一起喝一杯。”
  开桌酒乃是这里的习俗,酒桌上的每个人只有喝完酒后才能吃菜。李子木见大家都站了起来,眉头不由皱到一起,他天生酒量小,三杯酒下肚几乎就要不省人事,这会儿正在想着法儿如何躲过这杯酒呢。
  马干事瞧在眼里笑道:“听说这一桌子的野味儿,都是你这娃娃在山里猎来的,嘿嘿,本事真不耐么!怎么,难道喝酒就要认怂啦?小河村的小男子汉,可不带这么窝囊的!”
  李子木被他说得脸通红,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一杯。
  “嘿嘿,这才对嘛!”
  马干事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见李子木给足了他的面子,于是也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和别人喝酒去了。
  被马干事怂恿着喝了一杯酒,李子木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热,脑子也有些眩晕。正在发愣的时候,蒋芳菲拿手拍了拍他肩膀,指着他面前的白瓷碗:“小弟弟,这菜用什么做成的,姐姐刚才吃过,味道好香哦!来来,你也尝尝!”
  李子木缓了缓神,定睛一瞧,这菜并不是别的,正是用他打来的野狗子的鞭烹制成的佳肴,想来蒋芳菲从未吃过,不知道也属正常。
  李子木眼珠子一转,大着舌头嘻嘻笑道:“芳菲姐,这菜的原料,马干事身上可带着呢。”
  “有嘛?来的时候我没见他带什么啊?”蒋芳菲瞅了瞅马王堆,这个家伙和秦富贵行酒令正酣。
  李子木笑笑:“嘿嘿,不止马干事,牛干事身上也有。”
  “哦,是嘛?那我怎么没见过?”
  李子木心想:“你要是见到过,那镇长大人可会不高兴喽。”
  见李子木不说话,蒋芳菲又追问道:“那我身上也应该有吧?”
  “这个,嗯,你身上有时有,有时没有!”
  “那你想让我有吗?”
  “扑哧!”
  李子木刚吃下去的菜顿时喷了出来。
  急忙侧着头盯着蒋芳菲,只见她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里却闪着戏谑的意味儿。很显然李子木的调侃已经被她识破,听蒋芳菲话里的意思,带着浓重的挑逗。
  酒精作用下,李子木眼珠子一转,趁着周围的人都在吃喝,一只手从桌子下伸出,缓缓的攀上了蒋芳菲裙子下的大腿根。
  “哦!”
  蒋芳菲轻叫了一声,眼波里媚态更甚,非但没有责怪,反而双腿迫不及待的伸开,迎合着李子木的动作。
  李子木都没想到竟然会如此顺利,心中顿时惊呼:“晕,这女人可真够给力!”

上一篇:第29章 镇上来的大美女 下一篇:第31章 决战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