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决战到天亮

  此时,酒席上觥筹交错,桌子下却别有洞天。
  顺着蒋芳菲腿上滑嫩的肌肤,李子木的手一直攀援到尽头,快速挑开了那蕾丝的边缘,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探了进去,顿时便感觉到了那毛茸茸、肥嘟嘟的所在,娇嫩而又带着火热的湿气,让他心里更加激动起来。
  蒋芳菲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将李子木的手紧紧夹住。
  “臭小子,不要这样啦!”
  蒋芳菲小声嗔怪着,臀部却在微微的扭动,将她的娇嫩,在李子木手掌上来回磨蹭着。
  李子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已经逐渐变得湿滑。他咧开嘴嘿嘿笑了笑,然后曲起一根手指,来回滑动了几下……
  “啊哟!”
  蒋芳菲浑身一颤,低声小叫了一声。
  李子木的手指不断动作着,蒋芳菲的身体也开始不停的收缩着,幸好李子木已经拥有了王梅,不再是一个小初哥,否则的话,恐怕自己早已经缴械投降了。
  酒席上人声嘈杂,两人身边的两个随行干事,正在吃力的应付着村干部集体的围攻,已经是喝的兴起、自顾不暇的他们,自然没注意到两人刻意掩饰下的偷情。
  眉眼迷离的扫视了一下酒桌,蒋芳菲的身子便软软的靠向了李子木,双腿微微打开着,一只手缓缓伸到桌子底下,隔着裤子开始摩娑他的霸气领域。
  蒋芳菲的姿势保持的恰到好处,看上去两人就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
  只有李子木知道,身边的女人正在不顾一切的享受着自己带给她的超强快感。
  蒋芳菲红润的小嘴紧紧闭着,在这喧闹的酒席上极力的压抑着鼻间烁热的呼吸,手上渐渐的加快了抚摸的速度。
  就在某一个瞬间,她憋住了呼吸,身子紧紧的绷起,双腿紧紧绞在其中,那两朵娇羞的花瓣,紧紧钳住李子木的手,开始痉挛般的收缩起来。
  哎呦我去!
  真他娘的漂亮!
  这一刻蒋芳菲显现出来的媚态,看得李子木的眼睛发直。
  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在这觥筹交错的酒席上,蒋芳菲竟然被李子木仅仅只用手指,就给带入到了极致的巅峰中。
  李子木志得意满,笑嘻嘻的凑到蒋芳菲耳边:“怎么样,芳菲姐,看你很满足的样子,应该很爽吧?”
  “想不到你还是个小色鬼呢!”蒋芳菲从巅峰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抽出手在李子木裆间轻轻拍了一下,“不过姐姐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小鬼!以后来镇里,记得一定要来找姐姐,姐姐答应你的大餐,一定会给你兑现!”
  说完冲他眨了眨眼。
  “好啊!”
  李子木点点头,也是眨了眨眼睛。
  两人顿时相视而笑。
  以李子木的聪慧和悟性,自然明白蒋芳菲这话里的意味。这世间上的东西,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何况这女人长得漂亮,又如此的够劲儿,战斗的功夫一定很好,李子木倒也很想试试。
  两人在那里窃窃私语了好一阵,桌上那些想敬蒋芳菲酒的人,一开始也没胆量去打扰,只是酒壮怂人胆,到了这会儿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村里的党委书记郭明义,如今已有五六十来岁,看样子很有可能会在此次竞选中落马,心情不好的他也就多喝了两杯,此刻脸红脖子粗的站起来,端起酒碗冲着蒋芳菲道:“蒋助理,老郭来敬你杯酒。”
  “干!”
  话未说完,酒已干尽。
  “这个山里的汉子,也太过憨厚朴实了些,难怪村长秦富贵要比他吃得开。”蒋芳菲心里想着,不过这会儿也没法儿拂他的面子,只好笑着点点头,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有人开头就有人效仿,酒桌上的人一时间都围上了蒋芳菲。不过这个女人显然有练过,几杯老酒下肚竟是面不改色,只要有人来敬,蒋芳菲就敢喝,英姿飒爽倒也不失巾帼本色。
  桌上的男人们轰然叫好,酒杯碰撞的更加频繁。
  此时李子木已经吃喝的差不多,见到酒席已经到了拼酒的阶段,自然不敢再待下去。何况蒋芳菲已被他拿下,心里也就没了顾虑,朝嘴里胡乱塞了几块肉,李子木趁着大家还未找上他的时候,赶紧从酒桌上撤了出来。
  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李子木脑子稍微清醒了些,刚想要拔腿离开,却瞄见两道熟悉的人影,在村长家厨房长廊不起眼的角落里站着。两人似乎还在说着些什么,见李子木出来,这两人便停止交谈,然后匆忙分开。
  “那不是黄香香和牛干事么,难道他们认识?”
  李子木心里泛着嘀咕,不过也没有多想,因为一阵尿意冲上了心头,将这丝疑虑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急匆匆冲向卫生间,李子木想也没想,连忙推开门冲了进去。
  “呀!”
  里面顿时传来一身娇呼。
  “我去,不是吧,还来!”
  上次进来在这里遇到了黄香香,这次卫生间里依旧站着一个俏丽的身影,李子木一眼就认出了这人是谁。
  在他的脑海里,除了秦雯,谁还能有这样动人的倩影。
  此时的秦雯衣衫半落,看上去正像是在换衣服。至于秦雯为什么会在卫生间换衣服,李子木才没有心思管这些。现在他的心思,早就被秦雯的半落的娇躯,给吸引的死死的,眼睛再也不想离开。
  “你好啊,秦雯,真是好巧啊!”
  李子木眼睛死死盯着秦雯,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却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秦雯红着叫道:“喂,快出去呀,大色狼!”
  “为什么要我出去,这里不是撒尿的地方么!”
  李子木酒意和尿意一齐涌上来,借着酒劲儿,也不管秦雯现在就在一旁,拖出小伙伴对准坑位就撒了起来。
  “喂喂,大色狼,你在干什么啊!”秦雯小声嚷道。
  “撒尿!”李子木放完水转过身来,“来这里不撒尿,难道吃饭么?”
  “啊!”
  转过身来的李子木,正在抖动小伙伴。秦雯猝不及防,刚好看到那里的模样,顿时惊叫了起来。
  李子木撇撇嘴,小声嘀咕道:“你鬼叫个什么?咱俩一块长大,小时候你又不是没见过,现在只不过长大了一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哼!臭木头,就知道耍流氓!”
  秦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赶紧三两下处理好身上的衣衫,抢在李子木之前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嘿嘿,小妮子的脸皮就是薄!”
  李子木的酒量算不上太好,被人逼着灌了几杯,出来被风一吹,不大会儿就有些晕晕乎乎。只是他人虽小却很是爱面子,强忍着没有发作,在卫生间里方便完出来后,虽然还想借机亲热蒋芳菲,可说什么也不敢再回到席位上。
  刚才在卫生间借着酒劲儿戏弄了秦雯,出来后他也不敢去找秦雯,只好在院子里随处找个角落坐下。
  头昏脑涨的一直坚持等到酒席结束,见蒋芳菲被牛、马二人搀进小轿车里绝尘而去,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和蒋芳菲说上话,李子木这才拒绝了秦富贵的相送,摇摇晃晃的回家倒在了床上。
  刚才在酒席上和蒋芳菲的交流,让李子木意犹未尽,蒋芳菲显然很舒服,可李子木却被勾起了邪火。
  倒在床上恍恍惚惚的回味着,某一刻,李子木突然觉得有双温柔的手,拿着毛巾在他脸上轻柔的擦洗着。那鼻尖上传来一阵熟悉的香味,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嫂子,你回来啦!”
  床沿上坐着的正是王梅。
  李子木回来的时候并没见到王梅,想来正是在他倒在床上的这段时间,王梅才回来的。
  “不会喝酒就别瞎逞能,很难受吧!”王梅绞了下手里的毛巾,把它敷在李子木的额头上,点着他的鼻子娇嗔道,“臭小子,下次再敢这样,嫂子绝饶不了你!”
  李子木咧嘴笑笑:“小木不会啦!”
  “嫂子,小木有件事儿要告诉你。”李子木翻起身,喜滋滋的说道:“这次村委干部换届,我想让你去试试,我今天已经和狗村长谈好了,镇上来的那个蒋助理也会帮我们,只要嫂子你去,肯定能当上下一届的村干部!”
  “呵呵,是嘛!嫂子回来路过秦雯家,小妮子说你中午在她家陪镇上的人喝酒,嫂子原本还不相信呢。”王梅温柔的捏了捏李子木的鼻子,似乎对于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表现出太在意的样子。
  李子木虽然喝得有些多,可是脑子这时候却很清醒,将王梅的神情看在眼里,急忙问道:“嫂子,你不想做村干部?那咱们就不去了!”
  “等你酒醒以后,再好好和我说说。”王梅淡淡的笑着,“好好休息吧,嫂子去给你烧些水来。”
  王梅说着转过身便要离开。
  “嫂子,不要走,让我们决战到天亮!”
  李子木顿时伸出手,一把抱住了王梅。
  十八来岁的小伙子显然已经动情,被王梅身上的香气一熏,那股在酒席上被蒋芳菲挑起的欲火顿时燃烧起来,李子木想也没想,双手老实不客气的开始在王梅的身上游走着。
  “慢点儿……”
  王梅娇喘连连,这次不再拒绝,疯狂的迎合上去。
  三两下扒开王梅的衣衫,雪白的**和硕大的果实,渐渐呈现在李子木面前。在她丰盈雪白的果实上,带着一副粉色蓓蕾般的小罩罩,那对果实肥嫩得几乎要遮挡不住;在往下便是笔直细滑的**,一条粉色的小裤裤挂在上面,无比撩人。
  李子木深吸一口气,双手慢慢颤抖着伸过去。
  王梅的身体逐渐被剥开,像是件完美的艺术品呈现出来,在灯色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如此春色撩人的身体,顿时让李子木红了眼睛,吞咽着唾沫压了上去。
  一时间满屋皆春……

上一篇:第30章 酒桌下的挑逗 下一篇:第32章 锄禾日当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