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密林里的呼喊

  王梅没有丝毫推阻的意思,回过身来紧紧搂住了他。
  两人四目相对,这一刻就像是天雷勾动了地火。
  李子木再也忍不住,缓缓向她的樱桃小嘴吻过去,王梅的眼睛微闭着,一张俏脸泛着春色,主动迎合着李子木的亲吻。就在两片热唇刚接触的那一刻,李子木便把舌头探入王梅甜美的口里,王梅也用那美妙的舌头热烈的缠绕上李子木的舌头。
  两人彼此热吻着,不断吮吸对方的舌头。
  吻了好长一段时间,两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嫂子,我想要……”
  “等等!”
  王梅赶紧分开李子木。
  四下里瞅了瞅,王梅意识到此处不太安全。在这里搂搂抱抱倒也没什么,可看李子木现在这情况,又岂是搂搂抱抱就能解决的,所以还得另找地方。
  冲着李子木指了指身后林子深处,那里距离地间小道更远,草木也越发的茂盛。李子木顿时会意,双臂一发力,将王梅抱起来走向林子深处。霸气的身体在这时早就昂首待发,紧紧顶着王梅那浑圆的臀部。
  王梅低头一看,顿时掩嘴咯咯直笑。
  这一笑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李子木的眼珠子差点儿没看得掉下去。
  找到一处茂盛的草地,李子木将王梅轻轻放下来。王梅坐在地上,没等李子木动手,她便将手伸向衣服里轻轻一拉,一件白色的小罩罩,顿时从里面缓缓滑落下来。如果说刚才只是见到了冰山的一角,现在王梅的果实,则是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李子木的眼前。
  老天!
  真漂亮!
  李子木不止一次的见到过那里,可是每次产生的视觉冲击,都让李子木有些头晕目眩。
  何况除去胸衣后,透过王梅敞开的衣领,她的雪肌在里面若隐若现,让李子木更是看得血脉贲胀,两腿间都硬得有点发痛。
  王梅缓缓躺在了草地上,两眼满含无限春光。
  这一下王梅更是春光四泄,上身原本就已经露出来的雪肌,随着角度上的改变,几乎到了一览无余的地步,看得李子木差点儿喷鼻血。
  “嫂子!”
  见到如此诱人的春光,李子木顿时低低轻唤一声,火急火燎的在王梅身边坐下。
  王梅媚眼横斜,躺在地上转过身,缓缓伸出手,将李子木的牢门打开。牢里的家伙,一下子从中跳了出来,向上高高的展示着雄伟的体型,威武无匹,霸气逼人。
  惊喜的看着这幅模样,王梅惊呼一声,心中却是欢喜的很。
  李子木本想在这里提枪上马,但是王梅却推脱着拒绝,王梅是不敢在这里做那种事情,毕竟是大白天,她就算心中再想与李子木欢好,此时也是无法放得开,再加上,她也不愿让李子木觉得自己太过放荡。
  但是,王梅见李子木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便只好做出妥协,准备用曲线救国的办法,先帮助李子木缓解一下,欢好的事情,等到晚上回家再做,
  过了好久,王梅才把李子木的问题解决。嘴里抽出空的她,拍着李子木的胸膛娇嗔道:“臭小子,想把嫂子憋死么!”
  “嘿嘿,嫂子你真好。”李子木嘻嘻一笑,一双手不老实的攀上王梅的雪峰,开始在上面不断地揉捏着。
  王梅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快到晌午,两人在这样待下去,估计到天黑也回不去,更别提吃什么午饭。何况四周锄地的人,也快到了回家做饭的时间,倘若走这里一不小心撞见了两人的好事儿,那可就有些大大的不妙。
  等回家关起门来,什么事儿不能做,何必急在一时。
  王梅这样想着,赶紧躲开李子木的色手,将衣衫紧了紧:“去去去,锄了一上午的地,嫂子可没力气在这里和你瞎胡闹。赶紧起来回家做饭,什么事儿等吃饱喝足有力气了再说。”
  反正已经有了一回,李子木也没说什么。
  起身拍拍屁股,刚想要离开这里,肚子这时候却开始翻江倒海的痛起来。
  李子木苦着脸:“嫂子,你先走吧,我肚子这会儿有点不舒服。”
  “那小木,嫂子就先回去啦!”王梅赶紧把衣衫穿好,“你方便完就赶紧回来,别老再外面瞎晃悠……”
  “我知道!”
  李子木说着就要跨裤子。
  看李子木如此急切的样子,王梅咯咯娇笑了两声,自然不会呆在这里,抬起脚匆匆离去……
  或许是刚才下面漏风凉到了肚子,李子木虽然疼得要命,可蹲了半天却干干拉不出来东西。
  就在他百无聊赖之际,一道呼叫划过耳际:
  “救命啊!”
  这声音急切又尖锐,能够听出来出自女人。
  李子木顿时提起裤子跑出林子,传来的声音虽然隔得远,可李子木经过雷电改造的耳聪目明,早听出那是黄香香发出的求救。
  瞬间,脚下便飞奔成了一股风,李子木朝着传来的方向冲过去,在转过一个山间小弯儿后,他来到了事发现场。
  只见一个壮硕的猥琐汉,此刻正压在黄香香的身上!
  “叫什么叫,再叫老子扇死你!”汉子嘴上骂骂咧咧,大手不由分说的扒开黄香香的衣衫。
  此刻的黄香香衣衫凌乱,眼神慌乱,双手正在死死的推着身上的汉子,嘴里也在不停的叫着,只是被汉子用大手捂着,发出的呼喊变成“呜呜呜”的声音。
  “嘿嘿,骚娘们儿,明明想得要死,还装什么装!”汉子喘着粗气,手下的力道却丝毫不减,紧紧缠着黄香香的小蛮腰,“你老公在城里包女人,三四个月都没回来,你就一点儿不想男人?放心吧,小美人,只要你乖乖的,老子一定让你体会到欲仙欲死的感觉!”
  汉子虽然背对着李子木,无法看清脸上的表情,不过只是听声音,李子木就已经是火冒三丈,想也没想冲上去拉汉子后背上的衣衫。
  “咚!”
  汉子一下被抛开三丈远,重重落在地上。
  这汉子身材魁梧彪悍,恐怕不下两百斤,被李子木随手一提一抛,就像是在扔一块小石子,毫无费力的感觉,可是李子木心里知道,雷电源这会儿估计又有变化,毕竟这只是他借来的力量。
  “香香嫂子,你没事儿吧。”
  李子木连忙将黄香香从路边草丛里扶起来。
  经过汉子的一番折腾,黄香香下半身倒没什么,可上身的衣衫却散开了大半,蕾丝边的红粉胸衣也被生生扯断,白花花的大白兔顿时从里面露出了脑袋,晃得李子木一阵眼花。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欣赏,随手帮她将衣衫裹好,这才来得及打量冒犯王梅的这个魁梧大汉。
  趴在地上的汉子,这时正好抬起头。
  这个家伙一脸的横肉,让人看一眼就没有太多的好感,尤其是那歪斜着的眼睛,里面充满着狼一般的野性和凶狠。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在他脸上从眼角划到嘴角的一道大伤疤,才是让人心惊胆战的标志。
  “刀疤狼!”
  看着那道触目惊心的刀疤,李子木失声叫出声来。
  小河村最出名的不是村长秦富贵,也不是号称村里第一美妇人的王梅,而是一个名叫郑一刀的屠夫。他的出名是因为他的凶恶,十里八乡的人对他如避蛇蝎,村里的小孩儿夜里哭闹不睡觉,只要搬出郑一刀的名号,小孩儿立马就变老实,由此可见郑一刀的恶名昭著。
  刀疤狼是郑一刀的外号。
  郑一刀脸上的刀疤,则是一次在和别人斗狠中留下的,那一次他让那人丢掉了一只胳膊。
  “这人犯了强奸罪被抓进局子,怎么这时候给放出来了!”李子木死死盯着郑一刀脸上的刀疤,心里一阵发怵,毕竟他也是从小听着郑一刀的恶名长大的。
  “嘿嘿,三年没回小河村,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小娃子,都还能认出老子。”郑一刀听李子木喊出他的外号,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得意,拍拍手从地上起来,好整以暇的笑道,“小子,你这胆子可真不小,既然认出老子,那还不赶紧滚开!”
  郑一刀说到后来,脸色顿时一变,厉声吼道:“坏了老子的好事儿,小心老子拿刀砍死你!”
  他脸上的那道刀疤,在这声音里像是活过来一般扭动着,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刚才一不留神被李子木摔的七荤八素,郑一刀心里很是忐忑,毕竟混过那么多年,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自信的,能够一抓之下将自己摔出去,这样的手段在他以往的经历中还从没遇到过。
  可抬头一看,出手的不过是个黄毛小子,郑一刀心里不由起了轻视之心。
  郑一刀的这番话,李子木听来倒也没有什么,黄香香却几乎被吓哭,小手抓着李子木的袖子,紧张的看着他:“小木,你千万别走,嫂子求求你啦!要是被刀疤狼祸害,嫂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看着黄香香吓得花容失色的俏脸,李子木心中一阵怜惜。伸手理了理她散乱的秀发,李子木温声安慰道:“你放心吧,香香嫂子,我是不会走的。”
  “开什么玩笑!老子拥有超能力,还怕区区一个刀疤狼?”李子木心想着,拿眼睛瞥了瞥郑一刀。
  “嗨,小子,你有种!”
  郑一刀不怒反笑,三下五除二,从一旁的大树上折下一根粗枝握在手里,恶狠狠的瞪着李子木。

上一篇:第32章 锄禾日当午 下一篇:第34章 力战刀疤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