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现在不想

  邱飞燕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道,一阵阵随风飘过来,顿时让李子木心跳加快。
  “哼!混小子,敢调戏老娘!”邱飞燕贴上身来,抬起白花花的大腿,在他身上小小蹭了一脚。
  借着这女人抬腿的刹那,李子木一下子就看到裙子里白滑的臀肉,还有那件粉红色的内裤蕾丝,身体霎时间又有了反应,一顶帐篷骤然出现。
  邱飞燕一看李子木这模样,眼睛顿时冒着精光:“臭小子,来,跟老娘过来!婶子有件美差事儿,就等着你来做哩。”
  “哎呀,飞燕婶,今天我可累坏啦。先说好,那些重活粗活我可不做……唉,婶子,你慢点儿拽,我这可是嫂子给买的新衣服呢……”
  “费什么话!快过来,婶子还能亏了你?”
  “婶子,你走慢点……”
  “哼,别磨磨唧唧的,快点走!”
  这女人不由分说,拉着李子木的衣角,将他向远离村中心的小土屋里拽去。那土屋早就没人住,四周除了草木就剩没顶的土墙,李子木一眼就看出,那里在视线上有死角,在这种时候,除非有人抹黑跑过来,否则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两人躲在里面。
  真他妈是个偷情的好地方!
  这货刚被拽来这里,心里就忍不住啧啧赞叹。
  不过看邱飞燕轻车熟路的样子,这地方她肯定没少来,也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在这里媾和过。
  这货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舒服。
  “飞燕婶,我还有事呢。”李子木说着就要往外走。
  邱飞燕一把拉住他,像条发情的母狗,火急火燎的就要掀裙子:“小木,昨晚你咋没来,害得婶子等你一晚上。你知不知道,婶子想死你啦,我看咱今天也别等晚上了,趁着现在没人,你就在这里要了婶子吧!今天婶子要让你尝尝婶子的滋味儿!”
  昨天自打李子木走后,郭明义并没能满足这个女人。
  事实上不是他不想满足,实在是他有心无力,几十年的酒肉生涯,早就把他的身子掏干掏净。邱飞燕就算是再迷人,在床上如何的搔首弄姿,对于五十来岁的郭明义来讲,也只能够坚持不到一根烟的时间。
  邱飞燕软磨硬泡,在他肚皮上骑了半宿,也没能让他重整雄风,气得差点把他给踹床底下去,最后郭明义反倒是借着酒劲儿,呼呼睡了过去。
  邱飞燕恨得牙痒痒,可是郭明义睡得像死猪,根本拿他没办法。
  这女人憋了一整晚,也想了李子木一整晚,下午在店里的场景,在她脑子里来来回回浮现着,一想到李子木那里的大家伙,邱飞燕的下面就痒得厉害,最后实在没办法,一连用手弄出来几次,这才昏昏沉沉睡去。
  谁知道她晚上做梦,竟然梦到被他弄得死去活来。
  醒来后自然是一阵惆怅。
  也就是那个旖旎的春梦,将邱飞燕搅得神思恍惚,一大早就心不在焉的。
  这一天她也没少来找李子木,可是每次都不见他在家,说是陪着秦雯那丫头上街去了,邱飞燕那叫一个郁闷嘞。昨天被放了鸽子的窝火,今天找不到他的焦灼,一起支撑着她在小店儿门口坐了一天,一直到晚饭时间都没有回家去。
  老天有眼,谁知道就在她要回家的时候,碰上李子木和陆小樱在玩游戏。
  这次她绝不会放过难得的机会。
  看着她直勾勾的眼睛,李子木浑身鸡皮疙瘩直冒。这货有些后悔,昨天真不该招惹这个骚女人。谁知道这娘们的**强悍到这种程度,刚一见面没说几句话,就火急火燎的拉着他来这里,掀开裙子就想干这事儿。
  李子木这会儿压根没那心思。
  这货一天到晚,帐篷不知道要搭起来多少次,少她这一次也没什么,何况王梅还在家等着他,眼看着天就快黑,李子木可不想她在家担心。
  再说这个破地方,空荡荡的连个垫子都没有,想干也没地方干啊!
  总不能将她摁在地上吧?
  李子木铁了心要走:“飞燕婶,别这么心急嘛!这事儿咱们下次再说,我真急着回家,嫂子在家怕是等急啦,回晚了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呢!”
  “小木,别走呀!”邱飞燕急红了眼,死死拉着他的衣角,苦苦哀求着,“小木,婶子真是等不及了呀,身体里感觉像是钻进了几只小虫子。小木,婶子知道你最好了,你就帮帮婶子嘛。只要你帮了婶子这回,以后你去店里买东西,婶子不收你钱!”
  “我操,有这样的好事?”李子木眼珠子转了转,显然有些心动。
  这年头赶着送上门的女人还真是不多,李子木一向喜欢助人为乐,这次也不例外。
  不干白不干,白干谁不干,何况这次也不白干,以后买东西还能省下不少钱,何乐而不为呢。
  “小木,咱们往里再走走,让人看见可不好!”邱飞燕眼疾手更快,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拉着她的手,生拉硬拽地将他拉进土屋深处。
  邱飞燕打扮的相当漂亮,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休闲短装,长发用发卡盘在脑后,白晳水嫩的肌肤,即使在暮色里,也在散发着一种诱人的色泽,尤其是超短裙下的那双**,笔直光滑魅力十足,好似出水芙蓉,让人心动难耐。
  这也是李子木能留到现在的缘故。
  只是往里面没走两步,她的黑色短裙上就沾满蛛网和细尘,光洁白嫩的**上也是灰迹斑驳。可现在这个女人根本顾不上这些,心里只想着能够和李子木痛痛快快的来一场。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甚至放弃了女人应有的尊严,祈求李子木的垂怜。
  邱飞燕知道这样做很是不堪,可是心里的**真不是理智能控制住的,她觉得身体里藏着一只魔鬼,以前只是躲在看不见的角落,可是自从那天被李子木触发,那只魔鬼在沉睡三十多年后猛然觉醒。
  产生的变化是邱飞燕始料未及的。
  这一天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事儿,可是她的男人软得像棉花,根本就没办法满足她。
  自从嫁给郭明义,这个女人从来就没得到过满足,每次郭明义把她弄得不上不下,就憋不住喷发而出,搞得她根本都发泄不出来,整个人像是被吊在半空,上下不得,那种空虚惆怅的滋味儿,别提多难受。
  这些年唯一的一次欢愉,就是昨天被李子木推上巅峰。
  体会到那种滋味的邱飞燕,怎么能够忍得住!
  这女人几乎做梦都在想,那天能够出现男人,滴溜着胯下的大家伙,将她摁在床上狠狠的干一次!
  只是邱飞燕向来眼高于顶,村里的那些庄稼汉,一个个都是歪瓜裂枣的模样,根本就入不了她的媚眼,直到李子木十六岁那年,在她家小卖店屋后跟儿撒尿,被她无意间看到那里的大鸟,从此这个女人便一心认定了李子木这货。
  当时她便认定,这辈子肯定要和李子木来一场。
  三年多的挑逗和期盼,终于让她等到这个机会,这个女人还能够表现的如此镇定,不得不说她的修为很深。
  “飞燕婶,这里到处都是灰,脏兮兮的根本没个落脚点,咱们怎么搞嘛。”李子木看着遍地的狼藉,实在是没什么性趣。
  最主要的是她身上脏兮兮的,**上满是灰尘,早就失去了原来那种强大的诱惑力。
  美腿诱惑感不足,李子木对她整个人,也就失去了性趣。
  邱飞燕撩了撩发髻,冲着他妩媚一笑:“你还真是个笨木头!活人能被尿憋死?来,让婶子好好教教你!”
  女人嘴里说着,眼睛四下打量一番,在一面土墙下站定,那土墙半人高的地方,土坯脱落下来,形成了一个三尺方圆的大洞。
  “嘻嘻,小木,看着婶子呀!”
  邱飞燕冲他抛了个媚眼,背对李子木将短裙撩起到腰间,顺手将里面的粉红裤裤给脱下来,半挂在腿弯子上,然后双手扒着墙上的洞,将白花花的臀部高高撅起,就像一盘准备接受太阳检阅的向日葵,等待着李子木的临幸。
  草!
  李子木咽咽口水,暗道这娘们真够丰骚的。
  邱飞燕摇着一片白花花,娇羞道:“小木,啊……快来……”
  村里的女人还比较保守,反正王梅是做不出这招式的,邱飞燕这招是从小电影里学的。郭明义干那事儿不行,经常跑市里买些碟片回来放着助兴,前两次到还行,虽然时间有所增长,可看的次数一多,郭明义就像是产生了抗体,那活更是速战速决。
  不过好处倒也不是没有,至少邱飞燕学会了很多招数不是?
  看她如此搔首弄姿,娇喘连连,李子木确实啥心思也没有。
  经过调教,李子木的口味似乎越来越刁。
  看他只是站着看却不动手,邱飞燕不禁有些着急:“怎么啦,小木,快来呀!哦……婶子等的好着急,下面痒得厉害呢!……”
  “飞燕婶子,我……现在不太想!”李子木不想把话说死,毕竟这个女人也是个动人的尤物,没事儿在她身上调**也是好的。
  “怎么啦?小木,你这是在折磨婶子呀!”邱飞燕火急火燎的转过来,紧紧抱着他,依旧不甘心的诱惑着,“小木,你要不帮婶子,婶子会痒死的!”。

上一篇:第72章 极品邱飞燕 下一篇:第74章 唯有家花堪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