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陆小樱的小心思

  这件事儿对陆万财的打击很大。
  这人一有钱,就总想着传宗接代,能够有人继承家产。陆小樱是个女人身,陆万财自然很想要个男孩。只是如今看来已成镜花水月,这让他很是苦恼,常常借酒消愁。
  可就是这一喝,却喝出事情来。
  四年前开着车上街买完水果,陆万财跑到镇上的酒店喝醉酒,回来的路上一个没留意,从山路上滚了下去。人虽然活了过来,可是下半身却瘫痪。
  柳淑芳好日子没过多久,就成了活寡妇,可是她对陆万财一点儿也不嫌弃,尽心尽力的伺候他,每天端屎端尿,从没有什么怨言。
  只是陆万财自从瘫痪,性格却变得相当乖戾暴虐,每天总是疑心柳淑芳,背着他在外偷男人。
  不过也难怪他瞎想,男人没了那玩意儿,换了谁谁能受得了。
  何况柳淑芳出落的鲜花一般,和他结婚后眼波荡漾,体态更为丰盈,浑身上下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当初陆万财还很男人的时候,村里就有不少人打她主意,现在陆万财那玩意不行,那些汉字们一个个像是饿狼般,盯着柳淑芳这块肥肉流口水。
  所谓三人成虎,这风言风语一听多,瘫痪的陆万财自然受不住。
  事情发展到后期,陆万财几乎入了魔,一到晚上就把她看的死死的,还拿各种不堪入耳的话来羞辱她,问她是不是忍不住,想要和那些野男人睡觉,白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是不是和男人干过……
  只要稍稍答不好,轻则唾骂,重则一顿殴打。
  那时的陆万财,简直就是个变态!
  柳淑芳像是生活在地狱里,水深火热暗无天日,整天整夜以泪洗面,甚至听说有几次想要自杀,只是被人发现的早,都给救活了回来。
  好在没两年光景,陆万财终于将自己给折磨到了鬼门关。
  说起来陆万财一死,柳淑芳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了头。
  不过老天爷似乎没打算放过这个命苦的女人,自打陆万财死后,陆小樱也不知是听了村里哪个婆娘的蛊惑,竟然认为是她克死了她老爹陆万财。
  两人的关系原本就紧张,这下真成了陌路人。
  李子木从没听过陆小樱喊她叫过妈,甚至还听过小丫头骂她是扫把星。
  两人一年到头,说过的话手指头都能数清。
  因为王梅的缘故,李子木经常能够接触到她,事实上每一次,柳淑芳给他的印象都很深,心里觉得这个女人很是与众不同。
  或许是经历过太多的苦难,她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平和宁静,每次见到李子木,从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冲过来像母狗发情般挑逗他,她只是点点头,冲他淡淡一笑,就像是三月里的春风,使得人心绪祥和,倍感愉悦。
  走在路上,这货呆呆望着前方,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她的形象来:
  乌黑发亮的秀发精心盘在脑后,她的体态轻盈丰满,长着一对媚而不淫的桃花眼,两腮总是红红的,像是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贝齿微露,眯成两弯月牙的眼睛里像是荡漾着柔和的清风。
  简直就是绝世俏佳人!
  李子木也不知道为何,每次想到她,眼前总会浮现出电视里的那些豪门大户的少奶奶们。倘若不是生在山沟沟里,没准儿她能成为大明星也说不定。
  这货觉得柳淑芳身上的那股气质,就算好似很多大明星都没法和她相比。
  这是个气质与美貌俱佳的女人。
  要是能弄到手,那可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这货流着哈达子,却也知道这不是件简单的事。至少到现在为止,李子木还从没发现柳淑芳,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她对所有人都能恪守礼数,流言蜚语在她的举止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可老子不是苍蝇,老子是专让蛋裂缝的锤子!
  李子木眼中闪过一丝火热,拥有雷电源以后,这货的**越来越强烈,简直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小河村背靠霸王山,村南头的小山相较而言,就像是一个小土包,不过却也有些高度。
  柳淑芳的家,就安在小山的山腰上。
  李子木健步如飞,手上的鸡蛋篮子稳稳的,没有丝毫的颤动。
  雷电源在体内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这货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适。对于雷电源这样逆天的存在,这些日子没事儿的时候,李子木也经常会在脑海中思索,它的存在原理究竟是什么,不过思索的结果是一无所获。
  唯一能够明确的就是,只要和女人干那事儿,雷电源的能量就能够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
  倘若雷电源是人为发明的,那发明者肯定就是个大变态!
  不过显而易见,雷电源根本不属于现实中的发明。
  所以李子木绝对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奖者!
  毫不夸张的说,拥有了雷电源,李子木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什么担忧。所以这货再也不用为以后的前途发愁,他的出生并不算太好,可是有了这种超级变态的雷电源在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事情能够让他感到害怕。
  这也是这些天,他能够放开胆子,和喜欢女人不断缠绵的缘故!
  约莫走了大半柱香的时间,李子木来到柳淑芳的屋子门前。
  这座建在半山腰上的建筑,相比较村子的那些房子而言,绝对算得上是别墅级别的存在。陆万财生前发财的时候,虽然不是腰缠万贯,却也是资本雄厚,所以这房子里里外外看上去,都带着一种富贵气。
  后来陆万财出了车祸,多年的积蓄耗在医药费上,所幸这座房子还保留了下来。
  柳淑芳不过是个弱质女子,陆小樱还要上学,陆万财走后,她就守着这座果山,日夜劳作下,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没有穷到要当房子的地步。
  “淑芳婶,你在家不?”
  李子木站在房前的荆棘丛前,远远的伸着脖子喊着。
  没过多久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个二十七八的标致美人。
  “哦,是小木呀!大清早的,没在家睡觉,怎么来婶子这儿啦?来来,快进来!”柳淑芳走过来将院门打开,笑容里满是阳光的味道。
  只见她乌黑的秀发细致的盘在脑后,身上罩着件洗白的无袖短衫。
  山沟沟的女人,结婚后显得很是开放,从她单薄的短袖里,能够隐隐窥见两座高高耸起的雪白玉峰。玉峰上没戴罩罩,随着女人的走动,不甘束缚地在衬衫里来回跳动着,隐约能看到前面两颗鲜红的小樱桃。
  李子木的眼珠子顿时发直。
  咽了咽口水,这货失魂落魄地道:“噢,嫂子让我来的。”
  他将装着鸡蛋的篮子拿出来:“这些鸡蛋是嫂子交代我拿来的,嫂子说昨天小樱吵着要吃,嘿嘿,今天就让她吃个够。”
  “小木,真是麻烦你啦,原本婶子就要过去拿的。”柳淑芳笑意盈盈的接过来,也没和怎么他客气。
  他们两家的关系向来不错。
  李子木跟着柳淑芳进了楼下的客厅,眼睛却在一路打量着。
  貌似自从上高中,他就很少来过这里。
  这屋子里和他记忆中的没多大差别,和他家一样也是两层楼,楼上的房间住人,楼下则是客厅厨卫,只是空荡荡的屋子里,家具却不算太多,很多还是十几年前过时的,不过柳淑芳很勤快,那些家具虽然旧,可是却被擦得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的灰尘。
  让人看着感觉很舒服。
  一个寡妇带着个女孩子,还能够将家操持到这份儿上,真得是很不容易。
  李子木都忍不住暗中为她竖起大拇指。
  陆小樱这时候“噌噌噌”从楼上跑下来,一脸兴奋地叫道:“呀!小木哥,你来了呀!走啦,快和我上楼去,去我房间聊!”
  小丫头说着拉着李子木的袖子。
  陆小樱雪肌凝玉,细条条的个头,虽然不到十六岁,却出落得娇俏甜美,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她的身体看上去单薄,可是胸前却是鼓胀胀的,小脸也出落的相当俏丽,眉毛浓密入鬓,下面一双幽亮的眼子灵气逼人,声音甜甜的能腻死人。
  李子木瞅着柳淑芳无奈的摊摊手。
  “呵呵,小木,和小樱上去聊会天,婶子要把这些鸡蛋给收起来!”柳淑芳眼睛眯成一条缝,冲着他点点头走出客厅。
  陆小樱领着他上楼,脸上快笑出了花来:“小木哥,你是来给我送鸡蛋吃的?”
  “是啊是啊,你这个小馋猫!”
  李子木怜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两人一起来到陆小樱的房间里。
  刚一进门李子木就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和秦雯的略有些不同,这股香甜中带着中淡淡的奶香,闻起来很像是小丫头嘴里的奶香味。
  房间布置的很简单,一张床,两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书,中间摊着一个本子,看样子小丫头刚才正在上面写东西,钢笔还摆在边上,笔帽都还没来得及盖上。
  在本子上瞧了一眼,李子木笑道:“呵呵,小丫头,在写些啥呢?”
  “呀!小木哥,你不许看!”
  陆小樱像小猫抢食般扑过来,一把将那本子抢了去。
  这货顿时惊呆。
  不过他的眼睛还是很好使的,隐约看见上面写着“李子木”、“喜欢”等等字眼儿。略略想了想,李子木心里笑了笑,大致知道了小丫头为什么会紧张,却也不出言点破。
  谁在青春期没发过春呢!
  谁又能没个小秘密?
  至于陆小樱能够喜欢到他头上,这货除了感到自豪和骄傲,厚脸皮的他都不知道“脸红”俩字儿该咋写。

上一篇:第78章 苦命女人柳淑芳 下一篇:第80章 青春无敌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