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借着酒劲耍赖皮

  谁知道一大碗黄酒下肚,李子木竟然觉得问题不大。
  第一次没有出现一喝下去就晕菜的情况。
  “嘿,老子喝酒变厉害啦?”
  李子木愣了愣,暗自在心里嘀咕着,感到很是性奋。
  不过这货不知道,他喝的是黄酒。
  这种由大米酿制而成的酒,入口柔和清爽,带着一股子沁人的香甜,没喝过的人觉得很是好喝,可是这种酒的后劲儿大的吓人,有可能你坐在酒桌上,三杯十杯下肚,脑子还跟正常人似的,可只要出门走两步,被那微风一吹,立马就能晕菜。
  所以黄酒有时也叫“见风倒”。
  李子木这货对酒了解的不多,小时候老爹和哥哥喝酒的时候,这货能有多远都躲多远,后来家里两个男人都翘了辫子,剩下王梅滴酒不沾,倒也很合李子木的脾气。
  “好酒,淑芳婶,这酒真好喝!”李子木一擦嘴边的酒渍,很是豪迈地笑道,“武松打虎喝了十八碗,今天我倒要看看,我李子木能喝多少碗!”
  柳淑芳听他大放豪言,以为这货真能喝,于是又给他添了一大碗:“好喝那就多喝几杯,家里酿了一大缸,在婶子这里,保准儿管够!”
  咕嘟咕嘟嘟~~
  李子木端起碗又给喝干。
  “哈哈,老子成千杯不醉啦!”李子木喝完头脑依旧清醒,身上也没发现有什么不适,还以为雷电源起了作用,心中狂喜不已。
  柳淑芳伸手过来又添一碗,自己也笑着喝了一口,没一会儿,脸上就飞上醉人的红云。
  随着三大碗下肚,李子木脑子清醒,小伙伴却憋着难受。
  “淑芳婶,小樱,你们先吃着,我出去方便一下!”
  “小木哥,要我帮你么?”
  “不用不用!”李子木摆摆手,“这事儿需要我亲自来,别人帮不上忙的!”
  这货还以为陆小樱要替他方便呢。
  “扑哧!”陆小樱咯咯一笑,瞅着他娇嗔道,“傻样儿……”
  踉踉跄跄走出客厅,李子木三两步冲进院子的茅房里。解决完小伙伴的问题后,这货洋洋的又原路回来。
  只是被外面的山风这么一吹,他就开始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脑袋呼喇喇的刺痛,手脚也开始不听他的指挥,尤其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的要死。
  我操!
  老子还是不能喝酒啊!
  好难受!
  李子木闷闷的想着,勉强将身子挪回客厅,装作没事儿似的坐下,冲着两个女人一笑。
  陆小樱这会儿已经吃完了,坐在椅子上很是无聊的等着他回来,见他回来后一脸通红,小丫头转着乌黑的大眼睛,一脸天真的问道:“小木哥,你的脸,好红呀!人都说酒很辣的,看你喝的那么起劲儿,有那么好喝么?”
  李子木大着舌头笑道:“要不,你…你也试试看?”
  “才不要呢!”
  陆小樱很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李子木见她这样,虽然身上难受的要死,可还是哈哈的笑了一下。
  坚持住!
  千万要给老子坚持住,别再这两个娘们面前跌面子!
  这货心里不断的叫嚣着,感觉浑身上下没了一丝气力,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吐出来。
  不过李子木依旧在极力的压制着,这货向来不愿在人前丢人,更不愿丢在柳淑芳和陆小樱面前。
  柳淑芳从厨房端了一碗饭出来,刚看了他一眼,禁不住骇了一跳。
  李子木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
  女人很是担心的问道:“小木,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喝醉啦?”
  “没…没呢,我怎么会喝醉!”李子木压下胃里翻腾着想要出来的东西,觉得身上像是烧着了一样,火辣辣的冒着热气,不过这货却还在逞强,“刚才婶子你不还说,酒这玩意儿,对身体有好处呢。你看我这么壮,就是喝酒喝出来的,我…我从来都是千杯不醉!”
  这货大着舌头,口齿都不清了。
  只感觉脑袋里,像是钻进了成千上万只苍蝇,嗡嗡嗡吵个不停,昏昏沉沉的只想睡觉。对这整个世界的感观,都变得很是迟钝,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过觉似的。
  这货只知道拿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柳淑芳,觉得此刻的柳淑芳简直迷死人。
  那张娇艳妩媚的脸蛋,像是天边的云彩,在他眼前逐渐飘渺起来;那一抹娇俏的红唇,好似天上的晚霞,让人心驰神往;那双含烟带露的勾魂眼,仿佛夏夜美丽的星辰,像是能将他吸进去。
  李子木感觉自己像是在做着梦,真想伸出手去狠狠地摸她一下。
  对面的柳淑芳,就是他梦中的仙女!
  这货色眯眯的盯着柳淑芳雪颈下的丰满,眼中赤红一片,心里欲火大炽,嘴里喃喃说道:“淑芳…婶儿,你真…真好看呀!”
  陆小樱没怎么听清:“小木哥,你在说啥呢?”
  小丫头没听清楚,柳淑芳却听得明明白白。
  “没啥,你小木哥喝多啦,说胡话呢!”柳淑芳俏脸一热,就算她是过来人,可听到李子木火辣辣的赞美,也还是有些吃不消。
  何况李子木还是她的晚辈。
  “嘿嘿,既然酒是好东西,人家也要喝!”酒桌上的气氛很浓烈,将陆小樱的胆子勾了起来,跃跃欲试的也想尝尝看。
  “呃,那…你先小口尝一点儿!”
  躲开李子木赤落落的视线,柳淑芳有点儿神情恍惚,颤悠悠将碗给她递了去。
  这要放在以前,柳淑芳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
  女人的芳心已经被李子木这货给搅乱。
  陆小樱一只眼睛半闭着,伸出舌头在碗里舔了一口,然后砸吧砸吧小嘴儿,开心的笑道:“呀!真好喝呀!难怪小木哥会喜欢,比汽水都要香甜呢!”
  咕嘟嘟~~
  女孩儿一口将那小半碗酒喝下肚。
  只是李子木的眼睛,这会儿依旧一眨不眨,盯着柳淑芳猛看。
  柳淑芳觉得她快不行了,李子木的两只眼睛像是两团火,烁得她一颗芳心扑通扑通乱跳。柳淑芳做为过来人,怎会不知道李子木眼中的含义,只是被他这么个晚辈如此放肆的盯着看,女人觉得十分尴尬和娇羞,还有种莫名的刺激。
  说来倒也奇怪得很。
  特别是看到李子木一身发达健硕的肌肉,柳淑芳觉得身体深处,像是有东西在疯狂的涌动,瘙痒难耐的厉害。
  “小木哥,你流汗啦!”小丫头呼扇着小脸,她喝了点儿酒,脸上也汗流不止,“要是热的话,衣服就脱下来啦!”
  这座小屋的通风性不太好,虽然客厅里有风扇,可喝了那么多酒,再加上又是三伏天,李子木这时候已经热得浑身是汗。陆小樱年纪小,根本没往别处想,看李子木满头大汗,就把话说了出来。只是这话听在柳淑芳耳里,心中却猛地荡漾起来。
  女人想要阻止,嘴巴张了张,却鬼使神差地忍住了。
  这时候的李子木,脑袋瓜子晕成了浆糊,听陆小樱这么一提醒,很痛快的脱了上面的大背心,身上只留着一个大裤衩儿,那一身黝黑健硕的肌肉,顿时就在两个女人面前展露无疑。
  看着他几乎赤落的身体,陆小樱顿时有些慌乱,紧张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女孩儿也见过村里男人们光着的上身,说也奇怪,以前都没啥感觉的,可一看到李子木健壮的胸膛,她的心就咚咚跳个不停,浑身上下只发软,好想依偎在他怀里。
  柳淑芳倒显得很镇定。
  只是当她在李子木胯下突起的地方,目光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的时候,那里顶起的高帐篷,却看得她骨子里像是钻进了虫子,酥痒的厉害。
  陆万财出车祸以后,柳淑芳就再没被男人爱抚过。
  每当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女人在床上也会翻来覆去,回味那种欲仙欲死的快乐,现在给李子木这货一刺激,身子里隐藏的**,顿时像满溢的火山深处的岩浆,“轰”的一声喷发出来。
  李子木大着舌头:“淑芳婶,我…我好困,想在这里睡一觉!”
  “嗯,睡…你要睡在这里呀?”
  柳淑芳嘴上犹豫着,可内心深处,却特别像答应。
  或许是女人也喝了不少酒,思维要比平时活跃,**也愈发的不可压制,倘若在脑子清醒的前提下,她要还让李子木留下来,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
  毕竟李子木这货,表现出来的火热眼神,极大的侵犯了女人的身份。
  柳淑芳是他的婶子,也是陆小樱的后妈。
  两人决不能有什么。
  陆小樱很是舍不得李子木,见他提出要求,巴不得答应:“就让小木哥休息一下嘛,天还早着呢!”
  “那…好吧!”
  柳淑芳扭头朝外面看了看。
  这顿饭吃了两三个钟头,太阳高挂在半山腰,距离天黑尚有一段光景。原本想着身为寡妇,将男人留在家里不太合适,可现在一是天没黑,二是李子木不过是个后生小子,还在上学,就算别人让知道,也不太好说闲话。
  柳淑芳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答应。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女人内心深处想要李子木留下。
  “那我再去撒个尿!”
  李子木也不等二人回应,步履蹒跚地走出房间。
  柳淑芳强打起精神,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只是她无意中往院子里看了一眼,眼神顿时痴了起来……
  只见李子木跑到院子里,晕晕乎乎在院子里瞅了颗梅子树,便开始胯下大裤头,掏出来便欲解决。
  那个角度正好让女人看得一清二楚。
  “都说小木那玩意儿不小,看来谣言有时候也不假,陆万财的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火柴棍儿。”柳淑芳红着脸想着,身体也隐隐有了渴望的迹象。
  这种在陆小樱面前的偷窥,给了柳淑芳极大的刺激。
  所以生理上的反应尤为激烈。

上一篇:第86章 男子汉大丈夫 下一篇:第88章 装睡真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