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望穿秋水

  事实上在下午雨还未下的时候,柳淑芳就想把他叫醒的,只是看他睡得很死,也就没忍心来喊。可是现在天已经黑了,外面还下着雨,柳淑芳觉得是时候叫醒他,让他下床吃些饭,好赶紧赶回家。
  再晚一些,她肯定就会不放心。
  那样一来,李子木就要留下来,这让柳淑芳感到一阵莫名的慌张。
  这个女人潜意识里觉得,一旦让这个家伙留下来,在接下来的这十来个小时里,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肯定会要发生一些非比寻常的事情。
  这些事情就算不明着说,从当初李子木看她的眼神里,柳淑芳就能够想得出来。
  “嗯哼哼——”
  陆小樱醒了过来,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
  “喂,醒醒呀,小木!”柳淑芳似乎铁了心要叫醒他。
  李子木原本打算假装睡觉好蒙混过关,可是看样子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在柳淑芳一连呼唤和推弄下,这货最终暗叹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淑芳婶——”
  “嗯,小木,你醒啦?”柳淑芳柔声笑道,“快起床吃饭,等下好早点儿回家!”
  “外面在下雨?”
  “下午四点左右下的,都下了有两三个小时。”
  “婶子,是停电了么,怎么点着蜡烛?”
  “恩,是的,雨没下多久就停了!”柳淑芳引燃另一根蜡烛,拿着往卧室外走,“好啦,婶子不和你说啦,你抓紧些起床,趁着现在还有点儿亮,吃完饭赶紧回去。婶子去下面收拾桌子,小樱,你也别坐着啦,赶快和你小木哥下来。”
  “哦~~”
  李子木闷闷的应了一声。
  果然!
  柳淑芳果然还是下了逐客令!
  小河村的人都知道,柳淑芳是个相当正经的女人,和王梅一样,守寡三四年,从没和什么人传出过闲话。李子木微微皱了皱眉,知道倘若他提出留在这里过夜,毕竟外面下着雨,柳淑芳不一定不会同意,不过肯定会就此看轻他。
  孤儿寡母的,天还下着雨,一个男人留下过夜,实在不成体统。
  “我操!一定得想个法子!”
  李子木的像发脑瓜子飞快的转动着。
  陆小樱这时已将衣服穿戴好,冲着正在发呆的李子木晃晃手:“小木哥,快起来啦,咱们下去吃饭呀!”
  “嗯~~”
  李子木懒洋洋从床上坐起,心里郁闷的要死。
  “哎呦!”
  就在他打算下床的时候,这货脑子里突然灵机一闪,捂着脑袋叫起来。
  “小木哥,你怎么啦?”陆小樱顿时很焦急地问道。
  李子木十分难受地说:“小樱,我…我头疼!”
  “呀!怎么会头疼?是不是,是不是睡觉受凉啦!”陆小樱慌忙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咦!不烫呀!小木哥,你觉得怎么样啦?”
  “小樱,我很有可能是…酒精过敏啦!现在头疼得要死,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力气。”这货当然不是着凉,所以赶紧解释,嘴里说着还装模作样的要坐下来,可刚直起腰就弱不禁风的瘫倒在床,“哎呦呦!不行呀,小樱,我…我身子软的厉害,根本动不了啦!”
  “小木哥,你等等,我去找柳淑芳来!”
  陆小樱吓得不轻,赶紧跑下楼去找柳淑芳。
  咚咚咚……
  没多久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小樱带着柳淑芳火急火燎的跑了上来。
  “小木!现在觉得怎么样啦?”柳淑芳俯下身子,用手在他额头上轻轻挨了一下。
  一阵成熟女人的香气,顿时在鼻端弥漫。
  李子木摇摇头:“没事儿的,就是头痛得厉害。淑芳婶,你让我好好睡上一觉,应该就会好的!”
  “唉,早知道,婶子就不该让你喝酒的。”柳淑芳嘴上自责着。
  “淑芳婶,这不怪你的,都怪我瞎逞能!”
  李子木心里暗笑着,继续在床上装病。
  这货盯着柳淑芳丰满诱人的身子,想要留下来睡觉的念头越来越足。这种事情向来都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想要成功干女人,不光要有强烈的色心,还要有强大的色胆。
  村里的闲汉,没事儿总喜欢在她身上过嘴瘾。
  都说她是个白虎,**旺盛,陆万财就是被她的身子榨干,这才丢了命。还说陆万财走后,她在晚上也有受不了的时候,会常常用手来解决。这些东西无非是捕风捉影,可是一个个说起来的时候,像是亲眼见过一样。
  吃不到葡萄酸葡萄!
  每次听到汉子们这么讲的时候,李子木心里总在鄙夷的看着他们。
  不过这货也觉得柳淑芳会自卫!
  其实李子木心里认为这很正常,二三十来岁结了婚的女人,尝到爱爱的滋味儿,**正燃烧的旺盛,柳淑芳不是圣人,深夜孤枕难眠的时候,不可能会不想这些事儿!
  黄香香、蒋芳菲甚至是王梅,都曾躲在房间里自卫过。
  老子就不信,柳淑芳她会不寂寞!
  抱着这样的念头,李子木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这货觉得就算他将柳淑芳睡了,那也是在做一件好事儿,尤其是当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善良却命苦,本分却得不到满足,便很想用他的小兄弟来好好的安慰她,好让她尝尝那种到达云端的难忘感觉。
  只需要一次!
  一次老子就会让你忘不了!
  王梅如此,黄香香如此,蒋芳菲如此,邱飞燕如此,没道理她柳淑芳不如此!
  “小木哥,要不,要不我们去镇上医院看看?”陆小樱看着他痛苦的表情,脸上吓得不轻,紧张的询问着意见。
  “嗯,小樱说得对!”
  “别别别!我就是这样,一喝酒就头疼,睡一觉就好啦!”这货赶紧摆摆手,看看外面装作很担心的样子,“再说外面下着雨,现在天又黑,出门很不方便的。算啦,小樱,淑芳婶,你们真的不用担心,让我安安稳稳睡上一夜,明天起来我保证会没事儿的。”
  “呃,这个!你要睡床上……”
  柳淑芳明显有些为难。
  当初建造房子的时候,受限于山腰上的地形,陆万财只建造了一个卧室。倘若李子木留下来,那么今晚这间卧室,恐怕就要睡上三个人。
  倘若他们沾亲带故,或者李子木再小上一些,或许柳淑芳就不会这么推三阻四,可是李子木毕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这个家里没了其他男人,孤儿寡母将他留下来,明天这要是传出去,指不定会有什么风言风语。
  人言可畏!
  柳淑芳早就吃过这上面的苦头。
  当初白虎的身份被暴露,村里人整天对她说三道四的,父母因此郁郁而终,所以这辈子她决心再也不让人找到污蔑她的把柄。
  “小木,你还是起……”
  呼噜噜~~
  柳淑芳正要劝他回去,可李子木扯过被单搭上头,死皮赖脸的睡在床上,接下来任她怎么叫都叫不醒,还重重的发出了呼噜声。
  女人顿时没了脾气。
  “柳淑芳,现在怎么办?”陆小樱问道。
  “算啦算啦,让他留下看看再说!”柳淑芳叹着气道,“走,小樱,和妈下去吃饭。”
  “可是……”陆小樱有些不放心。
  “你就别担心啦,你小木哥身体好着呢。你不记得啦,小时候有次你爸喝醉,不也这样躺着睡了一整天。”
  “嗯,好吧……”
  两人说着下楼走下楼去……
  柳淑芳是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来,李子木脑子里打的鬼主意。
  只要她坚持赶他走,李子木绝对就留不下来。只是如今天黑不说,还下着雨,男孩儿又装得很像那么回事儿,眼看陆小樱担心他担心的要死,这要真赶走了他,小丫头指不定要怎么和她闹腾。
  柳淑芳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两个女人简单的吃了晚饭,陆小樱有些不太放心,早早就跑回了卧室,躺在了李子木身边。
  闻着陆小樱身上醉人的处女香,李子木的小伙伴不由得蠢蠢欲动,可是这会儿他正在装睡中,只能拼命的忍住。
  柳淑芳可能是洗完澡才进来,李子木的鼻子顿时闻到一股香甜的水汽,即使不睁开眼睛,也知道这个女人搬来一只小凳子,在两人睡着的窗前迎着烛火绣着十字绣。
  我操!
  怎么不上床?
  这货心里那个着急啊,恨不能一把抱过她,将她扔在床上狠狠蹂躏。
  不过这事儿急不来!
  李子木可不想把事情搞砸,事实上对付柳淑芳,他知道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过或者没把握好尺度,以后再想要接近她,将会像接近惊弓之鸟一般困难。
  时间在烛火的跳跃下,渐渐流逝着。
  陆小樱这会儿早就睡了过去。
  啊呵呵~~
  柳淑芳接连打了几个呵欠,听上去相当得困倦。
  李子木下午睡过一觉,现在倍儿精神,躺在床上一直都在留意着女人的动态,听见柳淑芳的呵欠声,估摸着柳淑芳撑不了多久就要过来睡觉,这货和他的小伙伴顿时性奋起来。
  不怕色狼有文化,就怕色狼毅力大。
  李子木绝对是个毅力很大的色狼。
  望穿秋水,苦等半宿。
  只为佳人在侧,好一亲芳泽!
  根据这货的估算,恐怕要不了多久,柳淑芳就要扛不住。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柳淑芳果然坐不住,轻轻来到床前。
  “小木~小木~~”
  女人轻轻唤了两下。
  李子木不是个傻子,这会儿自然忍着没应声。
  呼噜噜~~
  李子木哼唧了一下,向陆小樱那边翻了个身,给她腾出个位置来,呼噜声打得震天动地。
  这无异于人瞌睡了给她送枕头。
  柳淑芳实在是有些心动,毕竟上午在菜园里劳作一天,女人实在有些累了。站起来借着屋里的烛火,女人美目流转着看了李子木好一会儿,某一刻终于微微叹了叹气,转过身将床边桌子上的蜡烛吹灭,然后哈欠连天的走过来。

上一篇:第88章 装睡真难受 下一篇:第90章 难得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