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三个字哄人开心

  晕倒!
  小丫头这是啥意思嘛!
  李子木郁闷地摸着脑袋,老子声音那么大,小丫头没理由听不到的。
  “小樱,你怎么啦嘛!刚才不还好好的,是谁惹你啦?”李子木苦笑了一下,跟着她进了客厅。
  陆小樱正在凳子上发着呆,一张小脸蛋儿,此刻涨得通红,似乎隐隐还生着气,看到李子木走进来,小丫头抬头看了他一下,眼神里充满着憎恶和怨念,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恨意。
  咯噔——
  李子木心里打了个突兀,脊背上顿时变得凉嗖嗖的。
  这货顿时想到一个十分恐怖的问题——昨晚他和柳淑芳两人疯狂的时候,小丫头会不会是在装睡,所有的一切她都听见!
  哎呦我草!
  这他娘的也太狗血啦!
  不带这么安排剧情的啊,明月光导演!
  李子木想到这些,脸上顿时热了起来。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要不然,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啦,小木哥!”陆小樱听着鼓鼓的胸脯,显得很是气愤。
  从小丫头满是恨意和情意的小脸上,李子木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仔细想想,猜想极有可能是对的!
  卧室里那张老式的席梦思,根本就不耐干,动作稍稍大些,就“咯吱咯吱”响个不停,更何况昨夜柳淑芳高朝的时候,嘴里哼哼唧唧地乱叫个不停,就算陆小樱是木头人,恐怕也会给叫醒的。
  可恶!
  李子木昨天只顾着爽快,竟然连这样的事情都没分析到。
  实在是郁闷!
  不过这货在尴尬过后,心里面立马就平静了下来。
  陆小樱看到就看到,难道她还要向别人到处宣扬,这样一来不就是毁了老子,小丫头心地这么善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要是她敢说出去——
  哼哼!
  老子就把她干翻在床上!
  李子木在心里叫嚣着,可真要让他办了陆小樱,这货还真么那个胆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在良心上过不去,在她面前干了人家的后妈,就已经很不地道,倘若连小樱也不放过,这货做人是不是太无耻了些?
  虽然这货现在就很无耻下流不要脸!
  “好啦,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喽!小樱,要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不留下来吃饭啦,我想先回家喽!”李子木懒得和她纠缠,毕竟昨夜的事情,让他很是不好意思。
  面对着陆小樱,简直就是种折磨!
  事实上是他现在,对陆小樱没了性趣,毕竟昨夜接触过柳淑芳,这个肥美多汁的女人,将他的欲火消减了许多。这货害怕和陆小樱接触太久,一旦**暴涨,要了陆小樱,那后果就有些严重了。
  毕竟李子木干过的女人,都是真正的女人,一旦将陆小樱这种处女干翻,李子木心里面总会有愧疚。
  所以对陆小樱这样的女孩儿,他选择了敬而远之。
  “小木哥!”
  陆小樱在后面叫住他。
  “嗯?怎么啦,小樱?!”李子木转过身来问道。
  眼见着李子木停下来,陆小樱却闭着小嘴不说话,只是欲言又止的盯着他,那神情扭捏的像个小媳妇似的,看上去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要说。
  “怎么啦,小樱,有话你就说呀!”李子木此时来到摩托车前,转过头很有些不耐烦。
  “小木哥,我想…嗯,你觉得…觉得我做……”小丫头的胸脯挺得更厉害,一张小脸儿红晕飞渡,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晕!小樱,等你想好,再和我说啦!”
  李子木撇撇嘴,抬腿骑上摩托车,“轰隆隆”启动了发动机,一溜烟儿飞远……
  眼看他骑着摩托真走了,陆小樱气得直跺脚,嘴里大声嗔道:“魂淡,臭魂淡!你敢这么对我,哼,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不过任凭陆小樱怎么在身后叫唤,李子木这货都听不见了,骑着摩托车的他,早已经溜得没了影子……
  “小丫头就是麻烦!不过成熟的女人,事情也不少啊……”李子木一路上暗自感慨着,手上呼呼的加着油门。
  这辆摩托车配置超高,马力十足,李子木是越骑越顺手,一路上的景物如过眼云烟的转换着,没多大功夫,这货就很是风骚的骑着摩托,带着陆小樱摘来的两篮子水果,飞驰到了家门口。
  黑子依旧在门口趴着,夜里他没有回家,黑子就在门口守了一夜,现在身上湿漉漉的,看得李子木直心疼。
  想必昨夜黑子肯定饿了一夜!
  李子木很是愧疚,下车来摸着它的脑袋:“走,黑子,进屋去!”
  这货把门打开,将摩托车推了进去,赶紧去厨房热了些饭菜,自己吃了一些,剩下的一股脑给了黑子。看着黑子在院子里吃得很欢,他则拿出来抹布,仔仔细细将那辆摩托擦得干干净净。
  “好啦,终于擦好喽!”
  看着光洁如新的摩托车,李子木咧着嘴笑得很是开心。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李子木咽了咽口水,觉得有些口渴,伸手就从摩托上的篮子里拿了一个桃子,“呼哧呼哧”的啃起来。
  “嗯,要不给秦雯送几个去?”
  李子木吃着吃着,突然想起了秦雯,昨天一天没见她,也不知道女孩儿怎么样,前天在树林子里说的话,李子木一想起来就很是兴奋,很想要去看看她。
  说到做到,李子木从屋里掂出两本书,然后拧上果篮子就走。
  这么多桃子反正也吃不完,何况王梅也没回来,李子木这会儿正无聊的要死,刚好暑假作业也没有做完,去找秦雯看看她做的,也是件不错的选择。
  此时正是半上午,刚下完雨,路上还很泥泞,李子木一路行来,并没有遇见太多人,在村中心的小卖部旁边,李子木停顿了一下,看见里面有人在打麻将,这货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子木还真怕邱飞燕将他留下来。
  虽说这个女人技术很到位,各种技巧动作都很娴熟,尤其是一口“咬”的绝活,绝对在众多女人中无出其右,可是李子木心里对她的感觉,总是有些怪怪的。
  或许男人都这种德性,主动送上门来的,总觉得没意思。
  不过一支烟的功夫,这货就摇头晃脑的来到了秦雯家。
  咚咚咚……
  李子木在大铁门上一顿猛敲。
  “来啦来啦!”
  没一会儿,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来,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李子木听声音就知道是黄香香。
  果不其然,不一会铁门从里面被人打开,黄香香的漂亮脸蛋儿从里面露出来,美目里一阵流光转动,在看到是李子木后,顿时闪过了一丝惊喜。
  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哦,原来是小木啊!”黄香香淡淡的说道,连门都没有大开,“怎么啦,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情么?”
  看样子这女人是不打算先让他进去再说了。
  “我来找秦雯,香香嫂子,秦雯她在家么?”李子木扬了扬手上的篮子,“这里有一篮桃子,我想拿过来让你们尝尝。秦雯要是在的话,我还打算在这里找她做一下昨夜呢。”
  这货说着,将手上的书扬了扬。
  黄香香盯了他一下,眉目里满是怨念:“小雯和我公公婆婆,昨天去了市里,秦雯他二叔家里。”
  秦雯的这个二叔很有能耐,李子木老早就听别人提到过,秦雯有时候也会偶尔提起,似乎是市里分管旅游招商的副局长。
  反正就是个有权有势的人物。
  不过这会儿听到黄香香如此一说,李子木的眼睛顿时就亮起来。
  我操!
  这是个好机会!
  家里只有黄香香一个人,那他们两人今天,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李子木笑得很邪恶。
  “香香嫂子,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喔,至少要到下午!”黄香香倚在门前回答着,美目里目光闪烁,让人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李子木眉头皱了皱,苦笑道:“香香嫂子,你打算一直这样倚着门和我说话,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这个…呃,屋里没人,是不是…不方便……”黄香香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咦?
  香香嫂子这是怎么啦?
  以前见了老子就双眼放光,现在怎么突然对老子这么冷淡?
  他妈的,这不科学啊!
  “香香嫂子!”李子木谄笑了一下,“是不是我什么地方惹到你啦?我这人嘴巴笨脑子转得也慢,如果是的话,你要不明说出来,我肯定是想不出来的。”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黄香香柳眉一竖,冷哼道,“前脚上完后脚就把我给忘啦,这么些天都不来找我。哼,现在倒可好,好不容易见到你,可你却直嚷嚷着要见秦雯!小雯那丫头真要是那么好,你去和她干那事儿呀,最好离我远远地,永远别来招惹我!”
  美少妇说着说着,眼圈竟然变得红红的。
  我操!
  原来是为这事儿!
  这女人是在吃秦雯的醋呢!
  李子木顿时松了一口气,要只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好办极了。和女人交流,最害怕的就是她对你不言不语,那可就真是他妈的无懈可击。
  “香香嫂子,以后我再也不敢啦!”李子木主动承认错误,“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起来,不再对我这样呢?”
  “我要你哄我开心!”
  李子木尴尬一笑:“那你要我怎么做嘛!”
  “嗯,那就这样吧!”黄香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你用三个字形容我很美,不能用普通的常见的,只要把我哄高兴了,嫂子这次就勉强放过你!”
  “你确定?”
  “废话!赶快说,要不就赶快滚!”
  “我硬啦!”
  李子木指了指身上,冲着她直眨眼睛。

上一篇:第92章 古怪的小丫头 下一篇:第94章 多嘴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