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美人如玉

  客厅沙发上,两人抵死缠绵着。
  某一刻,黄香香的双手突然抱紧他,身上飞快的旋转着,两条美腿紧紧纠缠着。
  黄香香嘴里的叫个不停。
  哎呦我去!
  这可让人如何是好!
  李子木被她撩拨的更为性奋,战斗力一时间超强。
  黄香香张开嘴咬上他的嘴唇,贪婪的吮吸着他的舌头,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状态……
  在这样的疯狂进攻下,没过多久,便随着一阵极致的叫喊,黄香香的身子慢慢瘫软成了一摊烂泥。
  两人的生命,终于合二为一。
  这一刻,李子木心中一动——
  黄香香的巅峰逼近啦!
  李子木再也拿捏不住,在阵地上来回冲撞了一阵,接着就再也无法忍受,强忍着快感想要撤退后缴枪投降。
  这个女人是秦雯哥哥的妻子。
  老子不能让她怀孕!
  李子木鼻子穿着粗气:“香香嫂子,你放心!我…我会在外面的!”
  就在李子木作势要将撤退的时候,黄香香却将两条**死死缠住他的腰部,玉手伸到他的背后,拼命的压住他的臀部,同时她的美臀也在使劲的上挺着,箍紧着李子木。
  黄香香大声呻吟着:“别,不用出来的,小木,嫂子有避孕的!”
  遵命!
  美人有命,莫敢不从!
  有了这句话,李子木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
  李子木舒服的全身上下,几乎三百万个毛孔全部张开!
  感觉简直超爽!
  这货这次彻底爽翻到底!
  所有昨夜在柳淑芳身上,没能够得到的满足,李子木今天统统都在黄香香的身上得以实现。
  黄香香眼神显得越发迷醉。
  这让美少妇忍不住张嘴大声叫唤着,全身极力的抽搐不停,一**的快感持续不断,让她整个人几乎都快瘫痪,只知道闭着眼睛,陶醉在两人紧密的幸欲交流中……
  渐渐的,两人终于相拥着安静下来……
  半晌午的太阳很毒辣,客厅外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夏蝉在不断高歌。
  “香香嫂子,我想去洗个澡!”李子木从沙发上站起,摸了摸肚皮上的汗水,“要不,咱俩儿一起洗?”
  “哼!才不呢,你得让我先洗!”
  “为神马!”
  “你是个大男人,不知道女士优先的规矩么?”
  “可是,这主意是我先提出来的!”
  “不行,嫂子身上粘死啦!”黄香香美目乜了他一下,“魂淡,还不都是你害得!本来人家在客厅,看电视看得好好的,谁让你没事儿跑来招惹人家的。”
  “我是来找秦雯的!”李子木撇撇嘴,“要知道她不在家,我肯定不来!”
  “哼!臭小木,你找死么!”
  黄香香气呼呼地娇喘着,伸出玉手在李子木耳朵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李子木不为所动,腆着脸凑上来,等她拧完后才嘻嘻一笑:“香香嫂子,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就一起洗呗!”
  “你要死啦!”黄香香白了他一眼,“自个去厨房里接盆水,到院子里洗去!”
  李子木大失所望:“香香嫂子……”
  黄香香没理她,袅袅娜娜的推开客厅的门,穿过院子去了卫生间。
  真是让人晕死!
  老子都和她做了好几次,怎么还这么害羞?
  不过老子就喜欢这种女人!
  李子木美滋滋的盯着黄香香的身子,如果不是身上黏糊糊的,迫切的需要洗个澡,这货肯定要冲上去,再来个三百回合。
  依照黄香香的吩咐,李子木打了水来到院子里,闷闷不乐地洗起来。谁知道眼珠子环视院子四周,这货发现原本紧闭着的卫生间的门,竟然缓缓开了个缝隙。
  哎呦我去!
  老子是不是眼花啦!
  难道这是黄香香故意留的?
  可她不是说不让老子和她一起洗嘛!
  李子木正想着,卫生间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黄香香身上脱得一丝不挂,强烈冲击着他的眼球。
  看着白花花的娇躯,李子木顿时无语,感觉像是在梦里。
  看来黄香香同意了两人一起洗!
  李子木心头涌出一阵狂喜,刚才所有的不爽和郁闷,这时全都化为了一股青烟,随着太阳的暴晒,在院子的上空烟消云散的一干二净。
  “香香嫂子……”
  李子木轻轻唤了一声,全然没有想起身上一丝不挂的情形。
  黄香香连忙冲他摇摇手,示意这货不要出声。她指了指大门外,意思是害怕外面有人听见,见李子木点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黄香香红着脸冲着呆呆站在院子的李子木招招手,指了指卫生间的里面,然后转过身走了进去。
  这货现在就算是只猴子,恐怕也能明白女人的意思!
  卫生间里的动人娇躯,这货想想都激动!
  “嘭”!
  李子木急忙丢下洗澡盆,火急火燎的跑进卫生间。
  阳光从高高的窗口斜射进来,照在黄香香美丽的身上,在上面渐渐罩上一层亮光来。在这炫目的光线里,李子木闻到了女人身上那股独特的体香,像是夏天竹林子里馨香的晚风,让人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引诱的人想要躺在床上,好好的睡它个三千场。
  古人所说的美人如玉,果然不假!
  黄香香真是个如玉般的美人,温婉可人,带着无限的娇媚。
  “香香嫂子……”
  看着背对他的黄香香,李子木在她身后,颇为深情地叫了一下。
  李子木不是傻子,黄香香对他的情意,光从这一点儿来看,就能够窥见一丝端倪。
  “小木,什么都不要说,我知道你只是喜欢嫂子的身子。”黄香香将雪白的身子转了过来,幽幽地叹了叹气,“可是…可是嫂子却放不下你,刚才见你不高兴,嫂子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两个人洗就两个人洗吧,你…你记得…要对我轻柔些,嫂子有些…有些受不住你的大家伙……”
  黄香香的脸上,此时红得能滴出血来。
  李子木赶紧冲上前,一把搂过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香香嫂子,你…你对我实在太好啦,我不值得…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喜欢你,香香嫂子,想喜欢秦雯一样的喜欢你,不单单是你的**吸引我,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
  “小木,能听你说出这些,嫂子…嫂子真的很开心!”黄香香眼眶里水汪汪的,泪水在里面直打转儿,“嫂子原本想和婆婆他们一起去城里的,秦刚他在市里面,嫂子和他好几个月没见,有些事儿总该要和他问个明白的。”
  “那嫂子…你怎么……”
  “还不都怪你!”黄香香幽幽的滴着眼泪,“我一想到你今天应该会来,一大早我就在屋里等你,哪儿都没去。我在想,屋里没有人的时候,和你好好的将我俩儿的事情说清楚。可是…可是直到见到你,被你搂在怀里,我才知道,这辈子,我…我都离不开你啦……”
  “香香嫂子…我……”
  李子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小木,来,快来,亲嫂子……”
  黄香香在他怀里喃喃低语着,从接触到现在,这还是黄香香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主动要求李子木亲她。美妇人仰着头凝视着李子木,即使卫生间的光线很是强烈,可光亮中她那像钻石一般晶莹璀璨的眼睛,还是将李子木看得沉浸在其中,久久无法离开她的眼睛。
  咽了咽口水,李子木轻轻吻了上去。
  “呜呜——”
  李子木虽然被迷得有些神魂颠倒,可出于身体的本能,依旧准确无误的亲在了她的娇唇上。
  天雷顿时勾动地火!
  两人在卫生间里,紧紧的搂抱在一起,拼命的热吻着,刚刚消停下来的**,此刻正像火山爆发般喷薄而出。
  “啊呼呼……”
  黄香香稍稍将她推开一些:“慢点来,急什么嘛!嫂子快被你亲得透不过气啦。”
  “香香嫂子,刚才我刚一敲门,没一会你就跑了出来。”李子木紧搂着黄香香,在她耳边轻笑道,“你是不是一个上午,都在等我来呀!今天我要是不来,那你不是要急死啦!”
  “哼!谁会稀罕你呀!我当时正在客厅看电视,听到院子门在响,还以为有贼进来偷东西,肯定要出去看看喽!”黄香香瘪瘪嘴,对他似乎不是不屑。
  李子木心里明白得跟镜子似的——
  明明一直在等着老子来,现在却装做什么都不是。
  不过话说回来,香香嫂子这种欲说还羞的性格,还正是老子喜欢的,不然老子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来招惹。
  采花虽简单,护花却艰难!
  毕竟每多出一个女人,对于李子木来讲,就多出一份责任,多了一份危险。
  “嘿嘿,当然是贼进来啦!”这货说笑着,手伸进黄香香的腰间,在她光溜溜的大白腚上狠狠摸了一下,嘴上笑嘻嘻的道,“你还没看到吗,进来的可是这江湖上出名的采花大盗,专门来采香香嫂子你这朵娇嫩的鲜花……”

上一篇:第95章 临阵撤退? 下一篇:第97章 秦雯的收藏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