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秦雯的收藏癖

  “啊呀……”
  黄香香轻声娇嗔着:“你呀!哪天要能变得正经些,嫂子就要烧高香啦。”
  果断晕倒!
  老子要是正经些,恐怕就泡不到嫂子你喽!
  所以还是不正经些的好!
  李子木得意洋洋的想着,继续紧紧搂着黄香香,手上则在她光溜溜的身上游走着。黄香香全身上下的肌肤,光滑的像丝绸一般,摸起来手感超级棒。
  这番挑逗顿时让黄香香的身体,像是火一般烧了起来。
  “香香嫂子,真的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李子木打心眼儿里感谢她,感激这个让他神魂颠倒的美妇人,就像当初感激王梅对他的情意一样。
  “大魂淡,算你还有点良心!”黄香香红着脸,任由他的手在身上游走,终于说出真心话,“我吃完早饭就在等你,整个上午都心绪不宁的,做什么都没意思。你不知道,你没来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着急。”
  “好啦,香香嫂子,你仔细瞧瞧,我这不就站在你面前嘛。”李子木的手掌轻轻探向她的风水宝地,“我就知道,在香香嫂子你的心里,对我很在乎!香香嫂子,来嘛,这一次,我会再次带你飞上云端的……”
  李子木在她耳边低语着,带着一股蛊惑的味道。
  没一会儿工夫,身体就临阵待发。
  “别!就这样啦,刚才还没让你满足么,这样其实也挺好的。”黄香香紧紧抱着他,“小木,别这么迷恋女人的身子,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泡在女人上,很容易将身子累垮的。”
  神马状况!
  香香嫂子和王梅嘴里说出的话简直一模一样。
  李子木暗暗想着,不过眼看黄香香没有同意,李子木也就没有坚持。反正就那么回事儿,干都干过好多次,打不打开腿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将心结打开,两人以后就有的是机会。
  “香香嫂子,咱们洗澡吧!”
  李子木推着她慢慢来到水龙头前,接了满满一盆水。
  “嗯,小木,别以为嫂子是个随便的女人,你是我除了秦刚以外,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黄香香幽幽叹着气,伸出玉手将毛巾在水盆里打湿,温柔的为李子木擦着身子,“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和你就是有着说不出的投缘,当初你把我从水里救出来,我就认定你是上天派给我的拯救者,那天在竹林边,你出手救下我,我就想着要将身子交给你,心甘情愿的交给你!”
  我操!
  原来那天香香嫂子是去投河,难怪那天她的举止会那么古怪!
  幸好老子把她救了起来,不然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真就是便宜了阎王那老头子啦!
  李子木怔怔的想着,顿觉万分幸运。
  “香香嫂子……”
  听着黄香香这段深情的告白,这货不知道说些什么,只知道脑子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原来不知不觉间,黄香香对他爱得这么深。
  深到可以两个人一起洗澡!
  这货心里顿时涌出一股自豪感,能够征服这样一位大美女,傻子才会觉得不幸福。
  “可是小木,我们的关系,一定别让雯丫头知道!”
  “秦雯,她…她和你讲过什么啦?”李子木很是好奇。
  黄香香幽幽的横了他一眼:“还不是说你怎么欺负她,说她怎么离不开你,讲你们两个小时候的事情……反正昨天晚上回来后,小雯那丫头就一直待在我房里,和我说到凌晨才回去睡得觉。要不是今天她要去市里,恐怕就要和我讲到天亮啦……”
  “秦雯…这丫头,什么都和你说啦!”李子木很是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觉得一脸的尴尬。
  在一个刚刚干完的,现在又在一起洗澡的女人面前,谈论另外一个对他深情款款的女孩儿,就算李子木这家伙的脸皮再厚,也是有些吃不消。
  “哼!真不知道,你这大魂淡,身上到底哪点儿好,能让小雯那丫头,那么的迷恋你!”黄香香玉手在他后背上狠狠捏了一下,嘴里飘出来的话满是酸酸的味道。
  李子木咧嘴一笑,拍着身上的宝贝:“嘿嘿,还不是咱的玩意儿大!”
  “去去去!哪里大啦!”
  “难道刚才在沙发上,不是你亲口说的么?”
  “人家…人家什么时候讲过这种…这种羞死人的话嘛!”黄香香俏脸羞得通红,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喂!别老让它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魂淡,你可真是不害臊!”
  谁知道顿时给她拍大了一圈。
  “喂喂喂!它…它它,怎么…又变大啦!……”
  “香香嫂子…我…我想要……”
  “不行!”
  “香香嫂子……”
  李子木站起来,将她轻轻压下。
  呜呜呜……
  黄香香发不出声音来,卫生间只剩下这种**的呻吟……
  啊哦哦!——
  过了好长时间,李子木终于爽翻天,小伙伴缴械投降。
  “咳咳咳……”
  黄香香干呕着,用手死死揪着这货的大腿。
  “你要死啦,差点儿把嫂子憋死,你知不知道!”黄香香美目流转,脸上涨得通红,怒气冲冲的样子别有一番滋味,“去去去,洗完赶紧出去!哼,嫂子…嫂子以后再也不和你一起洗啦!”
  李子木嘻嘻一笑,对黄香香的话不以为意。
  女人这时候说出来的话,谁要是相信或者是较真,那家伙绝对是个煞笔。
  不过看黄香香的样子,留下来有些不太可能。
  “香香嫂子,让我待在里面嘛。”李子木嚷嚷着,“我保证绝不再动手动脚!”
  不过黄香香回应他的,是一个大大的白眼,加一顿揪大腿。
  李子木唯有苦笑着摇摇头,捡起盆子里的毛巾,三下五除二的将身子搽干净,然后被黄香香用哀怨愤懑的眼神给赶了出去。
  “嘭!”
  卫生间的门立马从里面给关死。
  唉!
  没必要这样吧!
  不就是没掌握好时间嘛,半个钟头没缴子弹而已,上次王梅可是坚持了快一个钟头呢。
  李子木在门外闷闷的想着,不过事情既然都这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估计黄香香缓一阵,就会没事儿,毕竟这都不叫个事儿嘛。
  难道**旺盛也有错?
  那可就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啦!
  在院子里穿好衣服,李子木等了一会儿,发现黄香香依旧没有出来的迹象,动用“雷电眼”从里面看进去,发现黄香香正在卫生间拿着毛巾发着呆,看样子这个女人依旧有些心事想不开,不过想必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将一切都想明白。
  从刚才黄香香说出的话来看,李子木已经十拿九稳的将她吃定。
  这货于是不再理她。
  要知道在这屋里,还有另一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那就是秦雯。
  “嘿嘿,何不乘现在没人,去秦雯的卧室里看看?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这次一定要好好看看,这小丫头的房间里,有没有什么能够利用的资源!万一以后和她闹翻啦,也能够凭借这些情报,制定详细的计划,好哄她开心呀!”李子木脑子里顿时冒出这个念头。
  这货为了泡妞,这样的馊点子都能想出来。
  真是个难得的淫才!
  轻手轻脚的将门推开,李子木第一次一个人,走进秦雯的闺房。
  秦雯的房间他不是第一次来,对于里面的布局也都熟悉。房间里面的物件虽然不多,可是摆放的错落有致,井井有条,书桌上的书摆得也是整整齐齐的,和李子木书桌上放的乱七八糟的比起来,实在是干净整洁到了天上去。
  李子木向来不太爱真理琐碎的事物。
  要不是王梅天天来他房间整理,恐怕他的小窝,就真成了名符其实的狗窝。
  秦雯的床上也是干干净净的,绯红色的枕头,水果图案的床单,还有一顶漂亮的粉色蚊帐,顶上挂着风铃一类的小玩意儿,处处都显示出一个女孩子,应有的精致和情趣。
  “也不知道秦雯,她在市里玩得怎么样!”不过只一天没见到她,李子木对秦雯就有些牵肠挂肚,“还有嫂子,也不知道她要去多久,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李子木心里想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秦雯的书桌,眼睛盯上了一个上锁的抽屉。
  事实上很早以前,这货就在秦雯的房间里,注意到了这个抽屉,不过无论他如何的软磨硬泡,秦雯都不给他机会,让他知道里面到底放着什么东西。这也引起了李子木的极大的好奇心,一心想要知道里面放着的,到底是什么宝贝。
  在李子木这货看来,这里面一定是藏着少女的秘密。
  现在拥有雷电眼,这些都不再有问题!
  视野中的“雷电源”一亮,李子木的瞳孔顿时一缩,然后穿过桌子上的木板,看清楚里面放着的事物——两本前天买来的“好书”,三本颜色不一的日记,再有就是一些小玩意儿,诸如什么玻璃珠、刮刮牌、瓶盖什么的,甚至还有一辆泥巴做的小轿车。
  李子木显得很是吃惊!
  抽屉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竟然都是他在小时候,随手送给秦雯的东西。
  比如那颗玻璃珠,是八岁那年夏天给她的。
  还有那个砸得扁扁的啤酒瓶盖,则是在九岁冬天那年给她的。
  年代最早的则是那辆泥巴轿车,那是两人在最开始上学的时候,老师指导他们做的手工作业,没想到女孩儿竟然一直留到了现在。
  这些东西带给李子木的震撼,绝对是无以伦比的。
  愣了一愣,李子木苦笑着摇摇头。这货实在是没想到,秦雯这丫头竟然会有这样的嗜好。那么看来以后,需要多送些礼物给她,不过这样的一个小小的抽屉,也不知道到时候她放不放得下。
  想这些做什么呢!
  这些都不应该是老子需要操心的问题。
  还是办正事儿要紧!

上一篇:第96章 美人如玉 下一篇:第98章 校花林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