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极品刁蛮女孩

  回家的路上,李子木歌声嘹亮。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禽鸽,吵起村头交配的白鸽。我想我很适合,养几只大白鹅,顺便再养只八哥。你知道就算大雨让整个鸡窝坍塌,我有二吨饲料,受不了别人家鸡鹅的乱叫,被迫来咱家鸡窝乱搞……”
  美滋滋的从邱飞燕那里出来,李子木嘴里胡乱哼着自创的《小禽鸽》,欢欢乐乐回到家。
  他奶奶的!
  太阳这么大,衣服脱下来拧干,汗水恐怕都够洗澡的。
  李子木难受的扯了扯黏在后背上的大背心。
  这货虽说在秦雯家洗过澡,可是一来没洗爽;二来秦雯她们回来的时候,虽然是有惊无险,可还是给吓出一身的冷汗来;三来在邱飞燕身上打了一枪,床上运动出汗量也大;四来经过大中午一路上的暴晒,回到家更是大汗淋漓。
  浑身汗味儿实在难受的厉害,李子木只想好好洗个澡。
  厨房里香气四溢,不用想也知道是王梅在里面。
  “嫂子,你回来啦!”
  李子木笑嘻嘻的冲进去。
  刚要和她说两句话,谁知道王梅冲他直挥手:“去去去!离嫂子远点儿!小坏蛋,上午你又跑哪儿玩去啦,身上的汗味儿真是要熏死人,赶快去洗洗!”
  “好咧!”
  李子木知道王梅一向有洁癖,何况身上实在难受的厉害,自然乐得赶快洗洗。
  当初在村东头盖这座房子的时候,李子木的哥哥规划的相当好,和陆小樱家一样,楼上用来睡觉,楼下则当做日常活动的地方,不同的是陆小樱家的楼上只有一间卧室,剩下的都做了储藏室,院子里还有一个大地窖,毕竟她们家是开果园的,自然需要地方来放水果。
  在二层楼梯道的中间,辟出来一个小型卫生间,空间虽不是很大,但是洗起澡来却很方便。
  李子木急忙忙跑去小窝,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
  这货的身高快接近一米八,和山沟沟里的庄稼汉子相比,这种身高算是很高,从小到大在山野间厮混,再加上雷电源的锤炼,这货全身的肌肉,线条越来越明显,看上去虽不是电视上那种肌肉男的样子,可是他的肌肉却更有爆发力和冲击力,让人感觉更加有诱惑力,充满着男子汉的味道。
  不知不觉,李子木身材竟如此健壮。
  小伙伴在这些日子的战斗下,也越发显得壮硕,即使耷拉着脑袋,看上去也像根小黄瓜。
  村里的女人如此迷恋他,被干一次就爱上他,想来也是有原因的。
  在小窝里掏出条毛巾,拿出一条干净的短裤,这货摇头晃脑的哼着歌,低着头向卫生间走去。
  吱呀——
  这货刚到门口,卫生间的门突然推开。
  ——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围着一条乳白色的浴巾,样子和王梅有着几分的神似,不过是年纪有些小,十五六岁的样子,和陆小樱的年纪相仿。
  李子木顿时当场愣住。
  女孩儿似乎也没想到,屋外竟然站的有人,而且还是个一丝不挂的臭男人。
  “呀!”
  “流氓呀!”
  李子木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女孩儿惊雷般的叫声炸醒,紧接着便感到头上挨了一记闷棍,顿时整个脑袋变得晕乎乎的。
  我操!
  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李子木痛的直咧嘴,心里直在庆幸着,还好雷电源将他的身体淬炼的非比寻常,否则刚才这一棍子下来,老子还不要直接死翘翘。
  “馨怡,鬼叫什么呢!”
  楼下传来王梅的声音,接着咚咚咚传来上楼的脚步声。
  事实上就在王梅喊出“馨怡”这两个字的时候,李子木就知道眼前的女孩儿是谁,刚才乍地一看,这货还真没看出来,女孩儿就是王梅的妹妹——王馨怡。
  草泥马!
  老子的克星怎么又来啦!
  李子木在心里叫苦不已,眼睛直勾勾的瞪着眼前的女孩儿。
  王馨怡听到王梅楼下的叫喊,将手里的撑衣服用的木棍丢掉,张着嘴就要向王梅控诉李子木这头色狼的丑恶行径,可是她刚一抬头,却发现李子木却站在那里,用寻常色狼惯有的色眯眯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含苞待放的娇羞裸替。
  “看什么看!臭流氓!”
  王馨怡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小手紧紧捏着浴巾,深怕身上哪个地方走光,被李子木这头色狼给瞧了去。
  不过还别说,王馨怡倒还真有几分姿色。
  女孩儿的皮肤没有王梅的犀利光滑有弹性,可是粗糙中带着中耀眼的野性。身材更是让人没话说,虽然不过十五六岁,可是个子出落的很是高挑,陆小樱的个头显得很高,可是她比陆小樱还要高出半个头,也只比李子木矮上一个脑袋而已,应该快有一米七。
  女孩儿胸前的丰满,一点儿也不逊色陆小樱,虽说比不上王梅那般傲然,可是胜在青春有活力。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发质并不是很好,可是很粗很黑,看起来属于那种倔强有个性的女孩。
  李子木盯着她看得时候,那双**虽然被浴巾遮盖着,可是在刚才女孩儿的咋呼下,浴巾的一角给掀开,露出里面优美的侧面曲线,让人看着热血澎湃,心动难耐。
  刁蛮和诱惑,在这个女孩儿身上,得到完美的融合。
  简直是极品小蛮女!
  “馨怡,到底怎么啦!”
  李子木头晕晕的尚未反应过来,王梅就已经上楼来了。
  “喂!臭流氓,快把眼睛闭上,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王馨怡前一秒还在恶狠狠地瞪着李子木,冲着李子木恶言恶语的,不过看到王梅上来,下一刻就立马变得可怜兮兮的,冲过去抱着王梅撒着娇,“二姐,你看啦,臭木头他欺负我!你也不管管他!”
  我操!
  这个家伙的脸,变得也忒他妈的快。
  老子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好不好,怎么现在搞得像是老子成了强奸犯一样!
  李子木心里的郁闷,几乎都能挤出满满的一塘水来。
  “小木,你怎么在馨怡面前光着身子,这像什么样子!”王梅这才发现李子木光着屁股,愣了一下后出言训斥着,“是不是你又对馨怡做什么啦!臭小子,一回来就惹事儿,中午还想不想吃饭!”
  “对对,中午就不让你吃饭!”王馨怡在一旁唯恐不乱的叫嚷着。
  唉!
  算老子倒霉!
  谁让你们是姐妹俩个!
  李子木心里暗叹一下,赶紧将手里拿的干净裤子穿在身上。
  “咦,小木,你的额头上,怎么红成这样啦!”王梅瞅了瞅李子木的脑袋,又看了看王馨怡刚才站着的地方,丢着的撑衣服用的木棍,眉头皱了皱,脸上顿时变得不高兴起来,语气里满是不忿,“馨怡,刚才我没上来,你是不是敲了小木的脑袋?”
  王馨怡嘟着小嘴,在姐姐面前狡辩道:“哼!谁让他穿成这样的,臭流氓,就该狠狠教训他一下!”
  “就算是这样,馨怡你也不该下手这么重呀!”王梅语气里有些愠怒,“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进屋穿衣服,不怕着凉么!”
  “咩啦啦~~”
  眼见王梅一脸的不高兴,王馨怡调皮的冲他们吐吐舌头,立马屁颠屁颠儿的跑回王梅的房间。
  “小木,走,咱们去搽药!”
  王梅扶着李子木,回到他的小窝里,在要箱子里找出跌伤药酒,仔细为李子木擦拭着。
  事实上这点儿小伤,对李子木来讲,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的存在,可是看到王梅对他表现出来的关爱,甚至还冲着王馨怡发火,还是让李子木心里面小小的得意了一把。要知道王梅一直都很宠爱她妹妹的,当面对她发火,李子木还是第一次看到。
  嘿嘿嘿!
  王馨怡,现在你姐姐可是老子的人,看你还敢没事儿欺负老子!
  臭丫头,你的死期到啦!
  李子木在心里面笑得极度猥琐。
  满山乱窜的野小子,受伤那是常有的事儿,所以李子木的小窝里,什么药酒药末一类的东西,准备都很齐全,王梅很容易就能找出好几样来。
  仔细给他的额头擦着药,王梅心疼的要命:“小木,你没事儿吧?”
  “哎呦!”
  看她一脸关心的样子,李子木立马装模作样的叫起来。
  此举果然引起王梅的心疼和不满:“馨怡这丫头,都快被我和大姐给惯坏啦,下手怎么就这么不知轻重。哼,这个死丫头,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她!”
  “嫂子你下手别太重就好!”李子木心里美滋滋的。
  哼哼哼!
  臭丫头,看你还敢惹老子!
  死丫头,你还不知道吧,你二姐早被老子在床上给征服,以后你要真把老子惹毛,老子就把你也就地正法算逑!
  李子木在心里银荡的笑着。
  “哼!你以为嫂子跟馨怡一样,还是个小女孩呀!”
  王梅一门心思全放在李子木身上,手上整理着他额头上的红包,嘴上随口敷衍着。
  汗!
  看来嫂子又是说说算啦!
  每次说话都不算数!
  李子木一见她的语气,就知道无法假借王梅之手,来惩治王馨怡,心里顿时有些低落。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
  谁让她们两人天生是姐妹!
  这货只好闷闷的问道:“嫂子,馨怡不是在市里上护士学院,怎么又跑回来啦?”
  “哼!还不是让家里人给惯坏啦!”王梅很是不忿,看着李子木头上的红包,气呼呼的解释着,“馨怡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我爸妈从小就惯着她,大姐和我也都不敢说她。这不才刚上了个把月,就说那学校这不好那不好,吵着要退学回家。都在家里呆了好几天,成天和村里那帮野孩子混在一块儿,都快成了孩子王啦!”
  “哼!二姐,你又再说我啦!”
  王梅的话音刚落,门外传来王馨怡很不高兴的声音。

上一篇:第99章 不要太想我 下一篇:第101章 糖醋鲤鱼只缺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