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老子的最爱

  蒋芳菲的办公室里,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
  李子木察觉到怀里的女人,没有丝毫拒绝的动作,于是将蒋芳菲整个抱在怀里,好让她的**缠在腰间,身上快要喷出火来,死死的顶在两人即将战斗的地方。
  “臭小子,你可真是个大混蛋!”
  蒋芳菲觉得那团火热,将她的浴火都勾了起来,现在在她的脑海里,除了想要那玩意儿,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想想都感到脸红。
  女人娇媚的呻吟,加快了李子木的动作,让他的手变得更为粗暴,渐渐将她的外衣拉开,右手直接伸到她的后背,那个地方的滑腻简直让人爱不释手。女人感觉到李子木的右手,慢慢的不再满足于她的后背,那双不断作乱的手,使劲儿往女人身体里挤进去,想要来触摸女人最好的地带。
  女人眉眼中雾气弥漫,显然就要动情。
  谁知道这时候,蒋芳菲一把推开李子木,站在他身边大口喘气。
  李子木满脸疑惑的看着她,眼睛里除了浴火,剩下的便是疑问。
  看着男孩儿眼中询问的眼神,蒋芳菲心里一荡:“小弟弟,在这里不方便,咱们回家去!”
  女人说完,没等李子木表态,拿起包包拉着李子木就往楼下走。
  经过楼下的时候,两人再次碰见张德率。
  不过两人直接无视掉了他的存在。
  这个长得和名字严重不相符的男人,在角落里扫视着匆匆走过的两人,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他妈的!
  看来干弟弟又要跟干姐姐搞在一起了!
  不行!今天老子一定要请假,去对面看小电影——《孙悟空大战苍井空》。
  张德率抽了一口烟,朝地上狠狠吐口唾沫,心里面闷闷的想着……
  两人火烧屁股般冲向蒋芳菲的两层小楼,那儿距离镇府大楼并不远,没几分钟两人便进了屋子。
  蒋芳菲看着火急火燎的李子木,咯咯媚笑道:“臭小子,姐姐先去洗澡,你在这里乖乖等着!”
  说完便朝着楼上跑去。
  看着蒋芳菲扭动着屁股跑上楼,李子木低头一看,身上的帐篷差点儿没上天,这货低头看着,低声邪笑着:“嘿嘿,今天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一定要放心!不过你也得拿出点儿本事来,否则可就丢人啦。不过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让我丢人的!那么咱们就一起战斗咯!”
  蒋芳菲跑上楼,一进入到卧室,就一把将门关上,后背贴在门上,轻轻揉着脸,暗暗冲着内心问道:“蒋芳菲啊蒋芳菲,这次你又要和那小子干那事儿么?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很无耻,是个风骚的坏女人么?每次干这事儿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老公?”
  不过在同一时间,女人却在脑海里,想到了丈夫那种软蛋样子,还有镇长那色眯眯的眼神,想起了当初在丈夫眼皮底下,镇长将她弄得死去活来的事情,这让蒋芳菲很是伤心,也彻底堕入进**的深渊。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就当做我对你的最后一次惩罚!”
  蒋芳菲每次遇到这事儿,都要用这句话来说服一下,好将她的内心彻底麻醉起来。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那么风骚的。
  深吸一口气,蒋芳菲不再有所顾忌,拿着换洗的衣服,走到二楼的卫生间里开始洗澡。
  李子木站在楼下客厅里,同样深深吸上一口气,走过去将大门锁死,按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没人会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即使是多此一举的事情,在李子木看来也是很有必要的。当年被董水清发现他和董水雅的那一幕,将他的性格变得更加谨慎。
  尤其是在做这种事儿的时候。
  顺着蒋芳菲留在走廊里的香味儿,这货很快就来到二楼的卫生间,正要动用雷电眼,一探门后面的场景,却发现蒋芳菲特意将门留好,这货心里一阵窃喜,看来今天又要和这个女人好好的玩上一把,至于以后两人会发生什么事情,那是以后的事儿,谁他妈的能说明白。
  李子木才不管那些个!
  推开卫生间的门,来到一道塑料帘子前,透过帘子间的缝隙,李子木向里面望过去,刚好看到蒋芳菲的那双玉手,从玉峰上那点跳动不停的红樱桃上离开。
  凭借超强的视力,李子木自然清楚的看到,那点点嫣红,明显有了上挺的迹象。
  “这女人实在是个极品,没想到这才多大会儿功夫,玉峰周围的红晕就显现了出来。”盯着挺翘的雪峰上的粉红樱桃,李子木眼珠子看得一转不转,心里面暗自感叹道。
  天啦!
  粉红色的!
  这是老子的最爱呀!
  盯着玉峰上闪烁着的红晕,李子木的口水流得老长。
  蒋芳菲俏脸上闪现出丝丝的红晕,李子木暗暗觉得,蒋芳菲肯定也和王梅一样,是个极为害羞的女人,至于每次都表现的如此丰骚,在她身上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不过这些事情管他鸟事儿,这货现在只想着喂饱小鸟,至于其他的,让它们统统见鬼去!
  李子木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女人的娇躯。
  大木盆中水流清澈,丝丝的热气不断的溢出,却无法挡住李子木的视线,这货几乎都能够水中的美人儿,坐着而使得圆润的臀部紧绷着,场面显得相当惊艳。
  透过水中模糊的小腹,李子木滴溜溜转动着眼珠子,有好几次盯在蒋芳菲的神秘,只是蒋芳菲的动作,却一点儿也没将那引人入胜的风景给暴露出来,李子木只好盯着美人儿露在水面上的风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口水。
  只是当李子木看到,蒋芳菲纤细的玉手,消失在雪白的双腿间的时候,这货的眼睛瞬间瞪圆。
  这他妈的也可以!
  李子木恨不能立即化作女人的玉手,来到那令人激动的地方,一睹那前所未有的风景。
  即使他知道这不可能。
  这货将眼睛瞪得浑圆,隐约看到那双玉手放在身上的时候,周围有些芳草在水中摇摆个不停,飞快的形成了一团黑影。李子木就这样盯着,脑海中立刻想象出前些日子,蒋芳菲在这栋楼的卧室自摸的画面来,眼前的刺激和当时相比,绝对是有过之无不及。
  没有立刻喷出鼻血来,已经很是了不起。
  李子木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火热,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几乎都能将鱼给淹死。
  也就是在此时,蒋芳菲的玉手,突然从身上撤下来,然后女人猛然抬起头看向他。李子木躲闪不及,刚好给女人抓个正着,羞得李子木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不过蒋芳菲没有立即冲上来,找他大战一番,反而在大木盆里继续洗浴起来。
  李子木一看此情此景,自然乐得继续偷窥。
  这个说法不准确!
  不能再说偷窥,应该说是明瞧。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所以偷窥这玩意儿,一直以来都是李子木这货最喜欢的。这是一项极具挑战性和趣味性的高难度运动项目,不过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运气,看得到这样的场面来。
  如果李子木知道,就是刚才他发出的那声沉重的呼吸,这才没能让蒋芳菲继续下去,这货心里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受。
  蒋芳菲就在李子木的注视下洗澡,此时心里面好似小鹿乱跳,一股股的刺激不断的涌向全身,当她将一双**搭上木盆的边沿,然后用白嫩的玉手,缓缓在腿上清洗的时候,蒋芳菲很清晰的听到李子木咽口水的响声。
  上帝啊,原谅老子!
  这个女人,太特么诱惑人啦!
  所以,老子决定爱她,一定狠狠地爱她!
  女人根本不知道,她的这个动作是多么的诱人,可是李子木却亲眼目睹着美人这一举动的魅力。那双**自然不用说,看上去简直像是用极品美玉雕琢而成的;事实上最让人向往的,则是在蒋芳菲翘起大腿的那一瞬间,依然留在水中的,在大腿根部的那团黑影,恰好被李子木看在眼中。
  尽管只是一闪而过,可李子木毕竟很清晰地看到。
  在李子木的眼中,呈现出无穷的诱惑,所以他又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对于蒋芳菲来讲,或许她根本就不清楚,此时她任何的夸张的举动,都会给李子木带来巨大的诱惑。
  抬腿、摸胸以至于洗肩膀,每一个动作,都让李子木心跳加快一分。
  蒋芳菲渐渐的察觉到,男孩儿凝视在她娇躯上的眼神里,烁人的火热感越发的浓烈。对于女人来讲,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这样面对异性的凝视,作为一个娇柔女子,出于本能的会感到害羞,不过今天她决定要放纵最后一把,所以才能够无视掉李子木看她的眼神。
  甚至可以这么讲,女人在纵容李子木。
  李子木所以能让她下定决心这样做,除了对软蛋丈夫的失望和愤怒,衍生出来的变态心理以外,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李子木本身具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吸引女人的气质。
  这种气质能够让女人很容易就迷失。
  尤其是在和他干过几次以后,迷失的就会尤为彻底。
  就在蒋芳菲将另一条**,搭上木盆边缘的时候,女人的直觉感到,李子木停留在她娇躯上的眼神突然消失。
  这让蒋芳菲感到很疑惑。
  急忙抬头向李子木站着的地方看去,蒋芳菲顿时一愣,李子木竟然在那里消失了身影。
  难道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这家伙都不想再看嘛?
  蒋芳菲心里无比疑惑,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怨念,毕竟这是女人对他的一片心意。
  就在蒋芳菲脑子发蒙的时候,眼前突然站着一个人影,鼻子间喷出的热气,隔着老远蒋芳菲都能够感觉到,女人隐约的知道,眼前的男人,最终忍不住,要开始发起进攻。
  那么,快来!
  来好好疼爱我,李子木!
  蒋芳菲在心里大叫着,身体瘫软的不像样子。

上一篇:第116章 梨花带雨的诱惑 下一篇:第118章 美人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