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红色的女水鬼

  “嘻嘻,小木,你这是在看哪里呀?!”
  女人瞅着发愣的李子木,掩着小嘴儿娇笑着,媚态流转。
  哎呦我去!
  你这是在引诱老子么!
  要不是有这么多人,老子立马办了你!
  饶是李子木脸皮厚如城墙,这会儿也有些是受不了。
  “哈哈哈……”
  “小秀才咋还脸红啦!”
  一群女人顿时咯咯哄笑起来。
  “小木,你到底要去干啥啊?”
  一个刚才一直在俯身洗衣服的女人出言问道。
  这声音好熟悉!
  李子木一看,原来是黄香香。
  只见黄香香今天下身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裤,上身则是一件淡黄色的短袖,丰满的雪白挺得高高的,不安分的好像想挣脱束缚,在短袖上勾画出诱人的弧度,好像又变大了似的,丰臀长腿。李子木看在眼里,顿时心底给撩拨的火辣辣的。
  想着香香嫂子这是在岔开话题,帮他解围呢,这货不由心底一暖。
  天可怜见!
  香香嫂子真体贴人。
  “唔,天太热啦,我想来洗个澡。”
  李子木也没有多想,可话刚出口,顿时便感觉到有些不妥。
  果然!
  那群妇女一听,顿时又来了兴致,一个个哄笑道:
  “来来来,小木,来婶子们这边,你看这水那么清凉,可不是洗澡的好地方,还有树荫呢。”
  “对呀对呀,来嫂子这里,嫂子这里水也清着呢!”
  “嘻嘻,是啊是啊,小木别傻站着啦,快过来婶子这里,婶子有好东西给你看哦!”
  “婶子这里不但有好东西,还有好事情等着你哟!”
  哎呦我擦!
  老子记住你们了!
  嘿嘿,天一黑,老子就爬到你们床上去!
  到时候你们就瞅好了!
  不过这群女人,可真是要迷死人不偿命啊!
  李子木现在可真是狼入羊群也发呆,被一群婶子们调戏着,却又不敢还嘴,看了一眼黄香香诱人的身子,便打定主意闪人。
  “哎哎,小木,别走啊。”
  “是啊是啊,小木,来,婶子疼你呀,来这儿洗洗嘛。”
  “是呀,快来啊!你刚才是想看什么,来了你小玉婶子给你看个够!”一个妇人说着话,然后手在旁边一个女人丰满的胸脯上抹了一下,然后便是一阵媚笑。
  “呸!你个浪蹄子,想人家小木就自己来,别把我也扯上!”那个女人也是咯咯一阵媚笑,冲着李子木直抛媚眼,“小木呀,你小的时候,可是吃过你李婶的奶呢,嘿嘿,现在还想不想吃啊?!”
  受不了啦!
  再这样下去,老子把你们全都扔到床上去!
  等到那时候,老子看你们还有什么力气,来这么来调笑老子!
  李子木恨恨的想着,将求助的眼神望向了黄香香。
  这下黄香香可帮不了李子木。
  黄香香作为一个晚辈,自然不敢插话去调戏李子木。本来两人就心里有鬼,自然更是不敢去接嘴,站在一边听着婶子们的调笑,想着李子木在她身上疯狂作弄的画面,黄香香顿时小脸儿红扑扑的,洗着衣服的小手也在微微颤抖着,浑身越发显得躁动起来。
  眼看着李子木沉默不语,这些女人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你们等着!
  老子还会回来的!
  到时候老子要在你们身上,一一找回场子来!
  李子木见了这阵仗,哪里还呆得住,一溜烟的跑了,就连黄香香的娇躯,都没顾得上再看一眼……
  “嘿嘿,香香嫂子,可真是越来越诱人啦。”
  李子木边走着,心里还想着找个时间再去偷偷香。
  “哎,别跑啊,小木!”
  “小木啊,你可一定要洗干净啊,你小玉婶儿,等下会在家里等着你!记得赶紧洗完,好来找你小玉婶呀!”
  “呸呸呸!骚蹄子,人家小木还是个孩子呢!……”
  “小玉婶你的意思,人家小木要不是孩子,你就准备吃了他?”
  “他婶子,你就是个大嘴巴!懒得理你,就知道在这里瞎胡扯!有本事你追上去啊……”
  “哎呦,小玉婶儿,咋还脸红啦……”
  身后还有声响传来,间或传出妇人们的哄笑来。
  李子木头都没敢回,脚下变得更快,简直跑成了一股风,啪啦啪啦啪啦的……
  李子木沿着小河边一路向下狂奔,好不容易找到的僻静些的地方,看见四周没有什么人,赶紧将身上脱了个精光,“噗通”一声跳进水里。
  “唔,真爽快!”
  一阵清爽传来,李子木顿时舒服的哼了一声。
  此处河段儿,离村子经常洗衣服的河段,尚有一段距离。
  大热天的,自然不会有人过来,如果有人想洗澡的话,也不会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
  看着这块宝地,李子木心下又活泛起来,找个时间把黄香香,或是王梅叫过来一起洗澡,那该有多爽快啊。这货心里幻想着,觉得很有可行度,心中顿时激动起来。藏在水里的小伙伴,随之也举了起来,好像是在举手投票赞成。
  这段河滩有个拐弯,所以水流在这里冲出了一块深水区。
  这里曾经有人淹死过,平时这里很少有人敢来这儿,不过李子木艺高人胆大,一个人在这荒野偏僻的地方,欢快的游起泳来。
  “咦,水面上什么东西!”
  游着游着,突然一件红色的东西,从远处飘了过来。
  李子木眼神一瞥,顿时心里一炸。
  自从他身怀异能,对那些所谓鬼鬼神神的东西,渐渐的有些相信了。上午在那只石头王八身上,都能遇到一些稀奇事儿,让雷电源再次得以晋级,这会儿从河里再冒出来两个神神鬼鬼的东西,恐怕也不算什么。
  哎呦我操!
  难道是女水鬼?!
  李子木心里想着,连忙扒拉着,水花呼呼的,向着岸边游去。
  “唔,你别游走了呀!”
  一个女人的声音,顿时从身后传来。
  “我草!”李子木一听身后传来了声响,顿时心里一炸,“难道真是女水鬼来找老子?这不能够啊,老子招她惹她啦?老子不能死啊,还有那么多的女人等着老子,老子还没有玩够呢。”李子木心里一想到这些,视野中的闪电源飞快的作用起来,像是道利剑穿越水面,在水里游得飞快。
  “哎!小木,别走呀!”
  “我的个妈呀,连老子的名字都能知道,这水鬼该有多牛逼!”
  呼哧呼哧……
  李子木游得更快了!
  “小木,你别游走啊,帮婶子把那衣服捡回来。”
  “嗯?婶子?!”
  李子木听到这里,顿时一个回身。
  仔细一瞧,便看见身后的河岸上,站着一个女人,看得再仔细些,竟然是刚才在河边,戏弄他几个女人中的一个,也就是别人嘴里称她为小玉婶的女人。
  “喂,小木,快帮婶子把那衣服捡回来啊。”
  那女人眼看着衣服随着水流又要流远,顿时急忙对着李子木叫道。
  这下丢死人啦!
  原来不是什么女鬼!
  竟然是小玉婶从上游飘下来的衣服!
  李子木被这个女人搞了个大乌龙,心中都有点气岔了,想着刚才慌乱的样子,不由感到脸上一阵发烫。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老子可是身怀异能的高手啊,怎么就这点出息!
  李子木在心里想着,摆动着双腿,浮在水面上,开始做起自我检讨,对于小玉婶的话,一时间都给自动忽略了。
  小玉婶全名叫钱小玉。
  钱小玉十八岁嫁人,丈夫姓李,谁知道命苦,男人和她结婚没几年就死了,只留下她和一个女儿,连个根都没有留下来。钱小玉一个人带着女人,如今一晃,二十年都过去,年纪也很是不小,就常被人称作小玉婶儿。
  刚才她和一群女人在河边洗衣服,一看见李子木,一群女人便欺负起李子木来,把这个小辈调戏的落荒而逃,一群女人都心底畅快。
  农家乐趣少,随便找个乐子,都可以让人乐上半天。
  所以在李子木走后,一群人仍然接着李子木的话题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有人说李子木长得蛮俊俏,有人又说李子木学习好,以后一定讨女孩子们喜欢。
  钱小玉平日里哪有机会这样说话,老公死的早,寡妇门前多是非,所以钱小玉一直比较低调,为人又老实,虽然颇有姿色,但是这十几年里,竟没有什么关于她的闲言碎语。此时听着她们这样说话,心底不由想到自个儿刚才说话有些孟浪,搞不好还会被别人说。
  心里面这样想着,就有人拿李子木开起她的玩笑来。
  “小玉啊,你看人家小木,长得帅不帅?”
  “帅啊!”
  钱小玉有点不好答话,支吾着随便回应了一下。
  “要我看啦,要不你就去教教人家,尝尝做男人的滋味儿。这些年你一个人,嘿嘿,是不是过得很苦啊,大家都是女人,这些事儿心里都明白的。”
  “呸!你个墙头花,要去你去!”
  “哟呵,你当我不愿意?只是我家里可是有男人的,才不稀罕这半生的瓜蛋子呢。”
  钱小玉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失落起来。
  那人一见,愣了一愣,这才察觉到刚才说错了话。
  “呸呸呸,你看我这张臭嘴!”这个女人说着话,伸手拍了拍嘴,“小玉啊,你可别生气,你知道我说话向来这样没遮拦,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呀!”
  “嗯,我知道的。”
  钱小玉心底寥落,说话也渐渐低落。

上一篇:第170章 神奇的辨语术 下一篇:第172章 一方水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