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手指甲上的汗毛

  “怎么?这就是你的表现?!”李子木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这,呃……”
  胡万三一脸苦逼,很是无语。
  “嘿嘿,很好很好!你的表现还算不错,不过……”李子木笑得很开心,可下一刻,就又甩了一个耳光过去。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李子木眯着眼冷笑道:“不过我不是很满意呢!”说着又笑着看了看胡万三,发现这货现在扁着嘴,都快哭出来了,“怎么,我出手打你,你却是这个表情,不服气么?来来来,给大爷我笑一个!”
  “李大爷,我…我服气,真的服气!”
  胡万三连忙应挤出一丝笑容来,显得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不过下一刻,这货还是换来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草!你笑得这么难看,不是存心惹老子不高心么!来来来,再给大爷我笑一个!”
  “……”
  胡万三的内心里无限委屈,感觉好像被十个大汉轮了一样。
  “怎么不说话,难道笑一个就这么难?”李子木依旧笑着,可这笑容落在众人眼中,却都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就在李子木这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一个耳光又抽了上去,准确无误的打在了胡三万的脸上,“既然你不喜欢笑,那么好啊,老子就满足你,你给老子哭吧!”
  依旧抽在同一个位置。
  “呜呜呜……”胡万三这次真的哭了,哭得很伤心。
  “草!你哭什么哭,是不是不服气!”
  “呜呜,李大爷,不带你这么玩人的啊,我怎么做都要挨抽,真是没天理啊……”胡万三这一刻委屈的像个孩子,这货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妈妈,有人在欺负我,呜呜呜……
  “呵呵,你来给老子讲天理!刚才你欺负这些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这两个字!胡万三,老子几次三番留你一条狗命,可不是留你来祸害人的,这一次不给你个深刻的教训,你就不知道混黑社会的人,究竟该是个什么样子!”李子木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来,那叫笑得一个邪气无匹,不由分说地叫道,“喂,就是你,过去给老子把灯打开,把这狗日的镭射灯给关了!特么的,晃得老子想打耳光,都看不到这货的脸!”
  “……”
  众人一听,脸上顿时直冒黑线。
  看不到都能打那么准,你丫存心在整人叭。
  胡万三这会儿彻底凌乱了。
  “你丫的,怎么不说话,能再嚣张点嘛!”
  李子木心中气愤难平,一看见胡万三这张猪腰子脸就来气,连睡个觉都不让老子安生!而且这次就连老子看上的妹纸,你都敢来打主意,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啪嗒一声,包间的灯被人打开,里面顿时亮堂起来。
  李子木刚想再给胡万三来一巴掌,然后就被一个人扑了个满怀。闻着身边传来的这股香风,李子木愣了一愣,瞬间就明白了来的是谁。
  “呜呜,李子木,刚才我都快吓死啦!”苏晓青梨花带雨的,抱着李子木嘤嘤哭着。
  我勒个去!
  真他娘的软绵绵,感觉棒极啦!
  感觉到胸前两团肉脂粉腻的挤压,李子木安慰似的搂了搂苏晓青,将那丰满压得越发紧。只是房间里这么多人,现在的李子木可绝对是万众瞩目的存在,所以他只是轻轻抱了一阵,就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这个大胸妹纸。
  苏晓青好像也明白这样不好,在李子木身上抱了一下后,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
  女人瞅了两眼倒在地上的李牛,泪眼汪汪的又掉了下来。
  李子木皱着眉头瞅了瞅,李牛这货还真是个爷们儿,其中就数他受的伤最重,倒在地上的快成了个血人。
  房间里顿时亮堂起来,每个人的表情都显露无疑。
  胡万三和他的一群小弟,脸上都布满了惊恐,一脸惧怕的看着李子木。
  同样一脸难以置信的,还有他的那些个同学们。
  刚才李子木的横空出现,再加上一系列的霸气侧露,将他的那群初中同学,一个个都给搞成了木头人,大张的嘴巴几乎能够塞下一个鸡蛋去。这些人直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稍后赶来的周韵婷,则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站在门口。捂住了嘴巴不至于叫出声来。
  这个妹纸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无意间的举动,竟然会让事情的发展完全逆转。
  李子木的霸气,更是敲得她心头荡漾,眼中异彩连连。
  “我草!你俩呆在那里干什么?”李子木皱着眉头,扫了一眼郑军爷俩儿,冷声冷气地叫道,“你大爷的,赶快把李牛他们受伤的人,送到医院去看看啊!给了你们这么长时间,作为这里的主人,难道就不知道要表现一下么?只知道傻站在那儿,要不要老子来给你搭把手,教教你们怎么扶起这些人来?”
  这一番冷嘲热讽,终于将郑军爷俩儿唤醒。
  事实上,房间里最震惊的就是郑军。
  这伙哪里能想到,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李子木,被他一直都看不起来的李子木,竟会有这么霸气的手段。
  就连霸王镇的胡万三,这种级别的爷爷,在李子木面前,都顺服的跟个孙子似的,这么说来,李子木不就是爷爷的爷爷。一想到李子木这么牛掰的手段,刚才还那么对待他,郑军就忍不住后脊梁一阵发凉。还好李子木还念同学情分,没有对他出手,要不然现在,估计早就弄得他只叫爷爷了。
  李子木的整人手段,就连他看了都慎得慌。
  “哦哦,快啊,快来人啊。”
  郑军的父亲郑爽,此时率先反应了过来。
  随着这声叫唤,终于有人跑了过来,于是郑军带着前来的服务人员,急忙将躺在地上的几人抬走,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向医院。
  眼看着没了伤病员,李子木又将目光放回到胡万三的身上,一脸真诚的向他询问道:“嘿嘿,胡老大,你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次记得一定要好好说,要是说的你大爷我不满意,嘿嘿,这后果嘛,你可是知道的……”
  “别别别,大爷,李大爷!你是大爷,我怎么敢随便发表意见,只要你说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就算办不到,创造条件也给您办到。”胡万三都快让他给折磨怕了,现在他是一听见李子木笑,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李子木的这种寻常人听起来,甚至可以说是蛮好听的笑声,落在胡万三耳中,就像是落入了惊雷。
  胡万三是怕极了李子木。
  他真的有些害怕,李子木这次又要来羞辱他,不过这货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在李子木面前,他感觉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李子木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撼动的大树。
  没想到这一次,李子木却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一脸温和的笑道:“呵呵,算你这家伙识趣儿,真是孺子可教啊!这样叭,咱们先考虑一下赔偿的问题。你看看,刚才我出手教训你的时候,一不小心将我小母手指甲上的一根寒毛给弄断了。我出手教训你,那是在给你上课,谁知道竟然出了这样的惨剧,你说说,应该怎么赔偿我!”
  我草你大爷的!
  小拇手指甲上,也会有寒毛!?
  你丫的,这是诚心在勒索啊,你咋不去抢呢。
  胡万三暗自狂叫着,可是这话怎么敢说出来,那纯粹就是在给自个儿找不自在。
  只是这么想了一想,胡万三嘴上却是忙不迭是地应声道:“我赔,我赔,你大爷,您的意思,我该赔多少?”李子木的这种温和,落在胡万三的眼里,那简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他这会儿不哭就很不错了,哪里敢有半点儿反抗。
  “你知道的,这跟寒毛跟随我多年,我素来对它是疼爱有加,所以这价格嘛……”李子木顿了一顿,将五根手指晃了晃,“依照咱俩的关系,我就让你赔就这个数就好了!”
  “五百?”
  胡万三很煞笔的问了一句。
  旋即他看到李子木的眼神变了变,嘴角又浮现了那丝邪笑。
  这货赶紧叫道:“五千,五千!我现在看清了,李大爷,五千,我赔五千!”
  “嗯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李子木笑得很开心,顿了一顿继续笑道,“那,胡老大,我的朋友,现在一个个被你打成了重伤,现在躺在这医院,至于这住院的费用,你看是不是也值这个数呢?”李子木说着又将五根手指伸出来晃了晃,来回翻了一下,不过脸色却变得阴冷起来,看得胡万三眼皮直跳。
  “值值值,医药费我出,五千,五千!”胡万三的心头在滴血,真觉得命苦加蛋疼,这才刚弄了些钱回来,没想到碰见这个煞星,又一股脑儿倒了出去,“都怪我一不小心出手打伤了他们,赔偿医药费,那是应该的。”
  “哦?听你这意思,等下我要将你打伤了,然后再出些钱,给你医好就行了?!”李子木一脸深意的望着胡万三,然后幽幽的说道,“你是不是还得有点儿什么表示呢,比如他们这几个月躺在病床上,康复期间没法儿赚钱,那又该算在睡的头上?”

上一篇:第244章 我就是破喉咙 下一篇:第246章 英雄出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