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少爷杜雨晟

  房间中,赵玉松闭着眼睛吞吐了一阵烟。
  某一刻,赵玉松突然掐灭手里的烟屁股,想了一下说道:“派人去把那边盯着,有什么风声了,传回来,我们好见机行事。”
  “是!大哥,我这就去安排。”李义府接过话,对着松哥和宋良田点头示意一下,然后离开了烟雾缭绕的房间。
  “松哥,那小子的事,你看怎么办?!”等到李义府离开,宋良田小声的询问着赵玉松。
  “怎么办?走一步是一步,人家的后台硬,我们惹不起,只能装孙子!”
  赵玉松咬牙切齿的说道,眼底布满阴冷。
  “大哥……”
  宋良田看着赵玉松说了一句话,然后也默默无言起来。
  杜雨晟!
  有机会,老子一定废了你!
  赵玉松的心中满是压抑着的疯狂的复仇念头。
  我草!
  刀疤狼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
  李子木顺着别人的议论的指点,找到了刀疤狼,顿时恶心的几乎想把早饭吐出来。
  尼玛!
  还真没发现原来你是个重口味!
  李子木看着正在潲水桶边吃的不亦乐乎的刀疤狼,心中恶心,但也放下心来。
  昨天晚上,刀疤狼的威胁,让李子木心中的戾气爆发出来,于是便动用雷电源的异能,把刀疤狼搞成了一个白痴。
  一大早,买回早餐的董水雅便在餐桌上,说着买早点时听见的小道消息,刀疤狼疯了!
  李子木听后没有作声,董水清倒是惊了一下,然后马上一副平静的样子。
  此时看着一周对刀疤狼指指点点的围观人群,李子木突然没了兴趣,退了出来,然后随意的溜达起来。
  “散开散开!”
  刚走不远,李子木便听见有人在呼喊。
  “哇,快走,精查来啦!”有人在人群中呼喊一声。
  顿时,刚才还拥挤的人群瞬间消失不见,只有路过的人,看着刀疤狼狼狈的样子,指点着笑两声,然后快步离去。
  “精查?”李子木一听,嘀咕一声,然后也快步走开,这事是他做的,看到精查,李子木心中虽然知道不会查到自己头上,但是到底心中还是有些不自在。
  “呵呵,杜少,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赵玉松看着眼前睡眼朦胧,一副还没有清醒的样子,出言温和的问道。
  “嘿嘿,还不错,老赵啊,你这事办的地道,昨晚上那少妇,可真他妈的够味!”杜雨晟一脸调笑的看着赵玉松,眼底隐隐有一丝得意与不屑。
  “呵呵,你喜欢就好,还怕乡下人不懂礼数,惹到大少呢,你要喜欢,可以带回去好好玩玩儿。”赵玉松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然后很快的掩饰过去,一脸笑意的对着杜雨晟说道。
  “哦?老赵你舍得割爱?!”杜雨晟一脸的浑不在意,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心中很是张狂,想着那少妇的风情,沉睡的小肉虫马上又要苏醒,“嘿嘿,赵叔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带回去了我可要好好玩玩儿,嚯嚯……”
  杜雨晟听着赵玉松的话,连称呼都改了,嘴上应道,脸上确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
  “杜少,你们这次来,还有别的打算吗,如果没有,我就带杜少在这镇子上转转,虽说没有梁梦市那么繁华,但是这乡野风光也自有一番风味。”
  赵玉松讨巧的说道,语言中试探着杜雨晟此次前来,是否还有别的目的。
  “哦?老赵,听说你们镇子上出美女,不知道哪里的美女多啊?”杜雨晟笑嘻嘻的问道。
  “呵呵,是啊,咱们这镇子可是出美女的好地方,特别是镇东那一片,小河村地界那里,出的美人可是娇滴滴,水灵灵的。”赵玉松还在把话题往镇东引,想要套出点话来。
  “哦?!那我们就去镇东瞧瞧。”杜雨晟来了兴致,对于美女的追求,是他最大的喜好。
  “那可不行啊,镇东那片属于胡万三的管辖,他可是把那里的美女都给占着呢。”赵玉松接着套话,同时也在给杜雨晟上眼药。
  “他胡万三算什么东西,小爷来了,他就得靠边站!”杜雨晟丝毫不屑道,一脸唯我独尊的样子。
  “那是,杜少要是去了,他还不得乖乖靠边站着。”赵玉松拍着马屁,心中却在细细琢磨杜雨晟说出来的话。
  看来杜雨晟他们并没有在镇东那边有什么动作,那到底是谁呢?镇南的马长脸,还是眼前这小子在跟自己打马虎眼?!如果是这样子,那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是太可怕了!
  “杜少,早餐准备好了,您去用餐吧。”宋良田走进屋里,对着杜雨晟客气小意的说道。
  “那走吧!”杜雨晟抬步走出烟雾迷蒙的房间,跟在他身后的两个贴身壮汉,也连忙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少爷,那赵玉松在套你的话呢。”一位黑衣壮汉低声说道。
  “知道!”杜雨晟眼色一冷,缓缓说道。
  真当我是傻瓜?!哼!赵玉松,老子敢玩你的女人,你屁都不敢放一个,算个什么东西!
  “昨天晚上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吓得胡万三都不敢还手?!”杜雨晟冷着脸问道,心中却有些挫败感。
  让他不禁想,如果是自己,那胡万三会不会是这个样子,答案是不会,恭敬也许有,就跟刚才的赵玉松一样,但是绝对不会是那种毫不反抗的地步。
  这种挫败感让杜雨晟心中十分不舒服,对那名年轻人涌起无限的战斗**。
  小子,你等着,小爷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
  昨天晚上,杜雨晟一行人摆脱赵玉松的耳目,想来镇东探一探底,没想到却在ktv里看到胡万三被李子木扇耳光的画面。
  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个道理杜雨晟自然懂,没摸清这个镇子上水的深浅,杜雨晟自不会乱来。
  “少爷,昨天晚上,兄弟们打听了,那ktv的老板的儿子跟他是同学,那小子叫李子木,家里没什么背景,好像还在咱梁梦市的二中上学。”那黑衣汉子又连忙把探听到的说出来。
  “哦?!”杜雨晟低低想了一下,轻笑道:“呵呵,有意思!”
  “哦,对了,我亲爱的弟弟现在在镇南是什么情况啊?!”杜雨晟说着话,眼底很是毫不掩饰的轻视与调侃。
  “二少爷他还在镇南跟马长脸谈合作呢。”黑衣汉子恭敬说道,对于眼前大少不屑一顾的弟弟,仍然尊称二少爷,因为他知道,有些人,在大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但却不容你去轻亵,这是大少才有的专利!
  “呵呵,杜宇峰这小子,心太软!”杜雨晟对自己的弟弟点评道,“他不明白,在这条道上,心不狠,是走不下去的,父亲一辈子果决,这次却在这样的事情上优柔寡断起来,看来终究是老了,帮里有人想作乱,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大少爷说的是理!”那黑衣壮汉闻言附和道。
  “呵呵。”杜雨晟闻言轻笑一声,交浅不言深,这个道理他懂,但有时候,人心的收买是需要这种伎俩的。
  “走吧,去吃饭。”杜雨晟说完话,信不向前走去,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身后的两名黑衣汉子见状,眼神隐隐一对,然后跟了上去。
  就在杜雨晟在门外说着话,房间里也响起宋良田的询问声:“大哥,怎么样,有没有套出点什么?”
  赵玉松吐出一口烟,心中考虑了一下,说道:“模棱两可,看不清这小子。”
  “大哥,你为什么要把二嫂……”宋良田眼底闪过一丝愤懑,问道。
  赵玉松看着宋良田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你以为你们俩的事做的天衣无缝,我就不知道?
  女人,赵玉松从来都不缺,对于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赵玉松更是不屑一顾,他气愤的是兄弟的背叛,还有杜雨晟的仗势压人。
  “大哥……”宋良田被赵玉松盯得有点心中发虚。
  “没事。”赵玉松说了句话,然后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们现在年纪也大了,有家有室的,怎么还能狠得起来?梁梦市的龙虎帮你惹得起?!我们一个人,烂命一条罢了,但是妻儿子女怎么办?!”
  哎!两个人心中幽幽叹气,他们曾经是两头狼,但是现在,这两头狼却老了。
  “杜雨晟这小子最好知道万事留下余地。”赵玉松突然说话,然后眼神阴狠的说道:“如果他敢不给咱们活路,那我们就给他来个鱼死网破!”
  “是,大哥……”宋良田想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杜雨晟蹂躏,心中也冒出狠气。
  他妈的!
  看来还是不能干亏心事,要不然见到精查就心中发慌啊!
  李子木赶了几步远离刀疤狼后,想着自己心中淡淡的慌乱,顿时有些无语的吐槽起来。
  他妈的!
  才不是亏心事!
  刀疤狼你个王八蛋!
  你这是咎由自取,敢尼玛抢老子的女人!
  李子木马上又开始纠正自己的观点,心中想着,然后狠狠的啐了一口,谁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老子就弄死谁!
  杀意!
  昨天晚上,李子木真的在心中泛起了对刀疤狼的杀意,但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不是霸王山上猎取到的野鸡野兔,李子木也不敢贸然杀人,最后折衷的把刀疤狼给弄成的一个傻子疯子以绝后患。
  我该怎么办,才能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让她们在以后不再受坏人的威胁?
  这个念头突然在李子木的心中冒出来,然后迅速的蔓延开来,爬满李子木的心房,到这一刻,李子木才发现,自己的异能并不是万能的。
  组建自己的势力!
  这个念头猛然从李子木的心头冒了出来。

上一篇:第255章 霸王镇的震动 下一篇:第257章 燕子荡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