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郑半仙的留言

  对于这个问题,李子木只是淡淡一笑。
  “黑子!”只见他冲着黑子小叫了一下,暮色里黑子顿时像是道黑色的闪电,“嗖”的一下就冲到了李子木的面前:“去,黑子,出门去找点儿吃的来,最好弄只野兔来,我带了烧野兔的香料!”
  李子木冲着黑子指示了一阵,便将它放了出去。
  从小跟着李子木,黑子做这件事情,就像是吃家常便饭一样。
  得到了李子木的指示,黑子便“蹭蹭蹭”得穿过了道观的大门,消失在了林海中。
  不过林新月却有些怀疑它的能力:“李子木,你这样行嘛?黑子……”
  “哎呀,新月,你就不用操心啦,跟我去看看今天睡觉的地方叭!”没等李子木开口,秦雯就把话头接了过去,黑子的本事秦雯自然知道,所以一点儿都不担心,拉着林新月就进了卧房,还不忘交代李子木:“臭木头,等下剥下来的兔子皮,你得扔远些,千万别吓着新月!”
  “嗯嗯,我明白……”李子木点点头,笑道:“去吧去吧,把床铺的软和些,这样咱们睡着才舒服!”
  “切!什么咱们,臭不要脸的,谁要和你一起睡,哼!”秦雯被他都得羞红了脸,不敢再留下来,转过头就进了卧房。
  “害什么羞嘛,真是的!”
  李子木呵呵笑了一下,逗了逗秦雯,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郑半仙既然不在,李子木倒也想得很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原本和他的关系都不太大,对他来讲,弄明白也不过就是要满足一下好奇心,现在既然没了线索,也就只好暂时搁置一旁,以后碰上了再说。
  对于李子木来讲,提升雷电源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雷电源的提升,并不由他控制,那么现在剩下来的,对于李子木来讲,最重要事情,就是将两个小美女陪好。
  站在院子里,看着秦雯消失的脸,李子木出了一会儿神,便闪身进了道观里的大殿里。此时的天色越发昏暗,大殿里显得朦朦胧胧的,李子木大着胆子进去点燃了油灯,整个大殿便被那淡淡的火光笼罩住,显得神圣又有些神秘。
  寻思着等下要在院子里吃晚饭,李子木打算在大殿里找些能坐的东西。四下里扫视了一下,李子木发现,殿前的几个打坐用的蒲团,倒是挺不错的选择。
  等下他弯下腰去,将那几个蒲团捡了三个起来,刚抬起头要走的时候,拿着蒲团的手,却猛地停在了半空。
  就着油灯的昏暗光线,李子木抬起的眼睛,发现了眼前供奉的老君像的道袍上,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因为李子木现在半弯着腰的姿势,视角刚好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道袍内部的边缘下面。李子木在抬头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像是福如心至似的,瞧见道袍边缘那个地方,有一道模模糊糊的刻痕。这刻痕影影约约的,组成了一个太极的形状,不仔细看很难看到,就算想要仔细看,没有李子木现在这样的角度,也根本就看不出来。
  有这样的刻痕倒也不算稀奇,可偏偏这些痕迹,组成了太极一般的图案。
  这样一来,李子木到有点儿上心了。
  左右闲着没事儿,李子木丢下蒲团凑了上去,仰着头凑近了那道痕迹,仔细瞧了两眼,就这灯光却发现痕迹很旧很深,与其说是从外面刻上去的,倒不如说是在这泥巴做的道袍里有道暗格。
  李子木伸出手去摸了摸,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那圆圆的一块有着微微的晃动。
  这让他在惊讶之余,心里多了点好奇。
  “这里面该不会藏着什么东西叭?”
  李子木思忖了一阵,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从背后将带来的短刀拿了出来,仰着脖子将刀尖沿着刻痕的边缘,慢慢的来回撬动。没多大会儿功夫,那块巴掌般大小的太极图案,便让他敲开了一角。李子木慢慢的将这块图案拿下里,顿时从道袍里掉下来一个黑黝黝的金属盒子,在地上“哐当啷”响了一下。
  我勒个去!
  到底什么东西?!
  李子木精神一震,急忙收好短刀,将油灯拿着蹲在地上找寻,三两步的地方便看到了一个魔方般大小的小盒子。再仔细一看,这个黑黝黝的金属小盒子上面并没有上锁。
  “咦,这么用心藏起来的小盒子,想来肯定极为重要,怎么连个锁都没有?”李子木心中稍稍有点儿疑惑。不过想是这么想,既然无意间找到这么个玩意儿,李子木那是一定要看个究竟的,没有上锁倒也免了很多麻烦。
  李子木赶紧放下油灯,蹲在地方将盒子拿起来打开,发现里面就装着一张折起来的宣纸,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草!这不会是郑半仙那老头,写给谁的情书叭,嘿嘿,老子可得好好看看,学习学习也是好的。
  李子木愣了一愣,还以为里面放着什么宝贝呢,没想到只是一张纸。不过在失望之余,李子木打算来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想也没想就把这张宣纸打开来,就这油灯的光亮,想要看看这里面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只一眼,就让李子木看得愣住了。
  整张宣纸有四分之三的地方,被一幅毛笔画占据着。
  这画画得是个剑眉飞扬的男孩儿,正单膝跪地,双手摁在地方,看着一张画纸,旁边则画着一盏油灯,昏暗的光线将男孩一般脸映得通红,另外的一半的有些暗淡。那盏油灯和李子木面前的这盏十分相似,而画里男孩的脸和眉眼,和李子木的极为神似,最巧的则是李子木现在双手撑地,单膝跪地在看着这张纸,这姿态和画上的那人的姿势一模一样。
  这这这——
  这他娘的可真是神了!
  看着这张画,李子木的心咚咚直跳。
  根本就用不着怀疑,这幅画上面的男孩就是他自己。可是谁有这么高明的手段,能够将现在发生的事情,提前预知出来?这世上难道真有书上所说的预言术?很显然,画这幅画的人,早就知道这画会落到他手里,而这黑盒子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所以并没有上锁。
  不过新的问题,却又在李子木心中产生——到底是谁画了这幅画?
  李子木一想到这里,就有些按捺不住,赶紧低下头来在画上找寻,眼睛不由自主落在了画旁边的字迹上:
  这世界,究竟在谁的指尖上旋转?
  到底是谁,画下每个人的死于生?
  李子木,你的人生,现在才刚开始,而你心中的疑惑,我则皆以知晓。做人切勿心急,一切顺其自然发展,一年以后,你可来东海寻我,待到那时,我当尽数奉告。记住,送你的那枚玉佩,务必随时携带!
  最后的落款——郑半仙。
  竟然是郑半仙?!
  看着那龙飞凤舞的行楷,李子木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
  李子木自打记事起,就知道霸王山上有郑半仙这么个人物,方圆百里的人都说他料事如神,半仙之名名不虚传,可自从那年他哥哥听信郑半仙,进山猎杀白毛狼王死在山里,李子木就再也不相信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可是现在,随着这张画的出现,李子木突然发现,郑半仙真可谓是个半仙级的人物。
  这种心灵上的震撼,一点儿都不亚于当初,李子木发现二愣子画出来的符,会真的对他起作用时候的那种震惊。
  盯着这张画,李子木呆呆的看了半天,直到将上面的一字一句都刻进了心里,这才拿出煤油灯来,一把火给烧了个一干二净,随后又将那只小盒子重新放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才若有所思的拿起油灯来到了院子里。
  细细揣摩了一阵郑半仙的留言,李子木略略放下心来。
  凭借着郑半仙随手露出的预言术,李子木就明白这个老头所言非虚,既然他说要一年以后去东海找他,李子木肯定就会去,到时候自然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现在倒也没有什么需要着急的。
  一切顺其自然发展。
  这原本就是李子木的处世之道。
  “唉!但愿这些事儿,就此告一段落叭!”
  瞅了瞅头顶的天空,李子木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天以来心中的不快,全从这口气中吐出来,心里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喂,臭木头,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秦雯和林新月过了一会儿,从卧房里出来了。
  李子木嘿嘿一笑:“哦,我在看星星呢。秦雯,你要不要过来一起看?”
  “哼,我不要!”秦雯一口回绝。
  李子木有点儿不死心,冲着林新月笑道:“那,林新月,你呢,要不过来陪我看看呗?”
  “不要!山上风大,我怕下巴会着凉!”林新月瞅了他两眼,很认真的拒绝了。
  哎呦我去!
  这是什么理由,下巴也会着凉?
  李子木听得是一脑门的黑线,很是郁闷了一阵儿。
  “好啦,你们别傻站着啦,快去四下里找点儿干柴来,等下黑子一回来,咱们就能点火烤肉吃了!嘿嘿,林新月,你肯定没吃过正宗的烤野兔肉,等下我来弄给你尝尝。啧啧,那滋味儿,简直美极啦……”
  李子木正说着,黑子就叼进一只野兔来。
  林新月看得美目一亮,惊叫道:“哎哎,秦雯,黑子……黑子真得能捉到野兔啊?”
  秦雯这会儿已经在捡干柴了,听见林新月的话,顿时风轻云淡的答道:“那可不,臭木头的这只赶山犬,在咱们小河村方圆百里,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猎犬。捉回来一两只野兔,那是很正常的嘛。好啦,不说啦,快来帮我捡干柴架火堆,新月,咱们今晚有口福喽!”

上一篇:第264章 观日台观日 下一篇:第266章 我不是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