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我不是贼

  有了秦雯的帮忙,火堆没一会儿就架了起来。
  李子木远远的将黑子叼来的野兔开膛破肚,将那些肠子内脏一类的东西,全都用树枝串了起来架在火上烤了一阵,这才将这些东西丢给黑子吃。
  赶山犬的饲养比寻常狗要来的讲究,不能将带有血腥的内脏这类东西,直接喂给赶山犬,这些天生的猎犬带着浓重的狼性,一旦将嘴巴吃刁,就会在猎杀野物的时候下嘴,这样得到的猎物毛皮不好,甚至有时候整个猎物都进了它们的肚子。
  这样的例子,在小河村的猎人手下,屡见不鲜,李子木一直都很留意。
  弄这些东西的时候,两个女孩儿远远的跑开了去。等到李子木将一切办妥,架起火来烤兔子的时候,两个女孩儿才跑了过来。
  从小跟着老猎人,在山里漫山遍野的跑,李子木对于这上面的道道,绝对是驾轻就熟。诸如如何架火串烧,才不至于将串架烧断;几分熟的时候上香料;几分熟的时候用松木熏烤,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实践得来的经验,半分来不得假,秦雯和林新月根本就帮不上忙,只是站在一旁流口水。
  很快一只外焦里嫩的兔子肉就烤熟了。
  两个女孩儿闻着香味儿,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李子木,可以吃了吗?”
  “呵呵,林新月,来,你来试试看!”
  看着馋得够呛的林新月,李子木眼中笑意盎然,果然是城里来的女孩儿,这点香味儿都承受不了。他没好意思再吊着林新月,拿着锋利的短刀,在野兔的大腿上割下薄薄的一片来,用刀尖扎着递到了林新月嘴边上:“来,尝尝看!”
  刀锋在火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林新月吹弹可破的小脸儿,也被这火光映照的宛如红霞,越发显得娇媚可爱,看得李子木直发愣。
  终究是挡不住美食的诱惑,林新月呆了一下,慢慢张开了红唇,将那小片肉咬在了嘴里,开始咀嚼起来。
  好迷人的小嘴啊!
  要是能让她咬上一下,不知道有多爽呢!
  看着女孩儿娇滴滴的红唇,李子木的身上猛地蹿出一股热气来,脑子里竟是些肮脏龌蹉的思想。
  林新月尝了一下,果然很美味,和她以前吃过的那些全然不同。兔肉让李子木烧烤的焦而不嫩,肥而不腻,吃起来满嘴留香,带着种独特的松木香味儿,停留在口齿间,让人很是回味无穷。
  女孩儿吃得美目发亮,不由得问道:“李子木,你可真厉害,这味道真香呢!”
  “呵呵,好吃等下你就多吃点儿!”听到林新月的夸赞,李子木倒也没觉得有多大的成就感,山里的野孩子烤这些东西,个顶个都是高手,也就是林新月从城里来,没吃过才觉得李子木手段高明。
  “好啦,秦雯,新月,外面烤焦的,就先给你们吃!”
  李子木说着低下头去,拿着刀子将那外面烤好的肉,一片片割下来,一一递给了秦雯和林新月。
  等到第一轮儿的肥兔肉片割完,两个女孩儿也都吃了个饱。山里的兔子肥而壮,黑子咬来的这只,少说也有二十来斤,这些油腻的食物本来就很容易填饱肚子,再加上女孩儿夜里不敢多吃怕长胖,所以剩下来的兔肉,就全便宜了李子木。
  “臭木头,我和新月吃饱啦,现在要去洗澡。”秦雯拉着林新月站了起来,心满意足得拍了拍小肚皮,看着李子木听得眼睛直泛光,女孩儿咯咯笑道:“臭魂淡,你可别打什么鬼主意,要是让我和新月,发现你有什么不好的举动,哼,我们觉饶不了你!”说着就拉着林新月,在道观的水井里打了点水,端进了卧房里。
  “哗啦啦……”
  “咯咯咯,新月,你那里好大呀!”
  “嘘,秦雯,你声音小点儿呀!臭木头那个大色狼要是听见,等下跑进来就完蛋啦!”
  “哎呀,不会啦,我们两个人在里面,他怎么敢嘛!”
  “嗯,也是哦,嘻嘻……”
  没一会儿,卧房里便传来了两个女孩儿的笑声,其中夹杂着哗啦啦的水声。
  这一通撩拨的李子木,可真是浑身燥热难耐。
  我勒个去!
  刚才秦雯话里面的意思,是在暗示我去偷窥么?
  李子木很无语的苦笑了一阵,不过最终还是按捺下了前去窥探的**。权衡一下利弊,李子木觉得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在女孩儿面前破坏他的形象。也是只好低下头,狠狠咬着手里的兔子,来缓解小伙伴不断给他施加的压力……
  夜色越发的深沉,星空也越发的清晰。
  等到李子木吃完,在院子里打水冲了个澡以后,时间也快到了**点的样子。
  秦雯和林新月洗完澡后,拿着李子木的洛基亚,给沈碧华打了个电话回去。沈碧华早就料到他们夜里不会回来,听说是在玄妙观住下的,稍稍安下了心,叮嘱了一阵后就挂了。李子木进去的时候,两个女孩儿端坐在卧房的床铺上,正在用细草棍儿挑着油灯里的灯芯,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郑半仙的卧房相当宽敞,里面的床位,是张三米来长两米见宽的土炕。
  李子木进到房间,讪讪的冲着两个女孩儿笑了笑,便躺倒在床上懒得再动弹。两个女孩儿瞅了他一眼,又相互看了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都不在说话了,脸上微微露出几分娇羞来,在油灯那柔和的灯光的映衬下,活像两个古时候给大老爷侍寝的小丫鬟。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躺在土炕上的李子木,一开始倒没觉得有什么。事实上打心眼里来讲,他不太喜欢这样的睡觉方式,屋子里有两个女孩儿,想要撩拨哪一个都不成,根本就没有办法来亲热,不过今天他累得够呛,倒也没什么心思来打两个女孩儿主意。
  静静的躺了一阵儿,李子木这才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儿。
  抬头瞅了女孩们两眼,看着她们一脸娇羞的样子,李子木这才反应过来,毕竟她们还是两个青涩的小女孩儿,何况也到了动情的年岁,就这么和一个大小伙子睡在一个炕上,心里面要是没有点害羞,那还真是不正常了。
  李子木眼珠子转了转,想出个缓解尴尬气氛的好主意。
  “来来来,秦雯、新月,咱们来玩个游戏!输了的人就捏她鼻子,怎么样?”李子木从床上坐了起来,拍着手笑道。
  “好啊,好啊!”秦雯一下来了精神。
  关键时刻,还是秦雯给面子,最先表示了赞同。
  林新月笑着看了两人一下,虽然没有吱声,但眼中也满是好奇的样子。
  “说吧,臭木头,咱们玩什么游戏?”
  “咱们来玩‘兵抓贼’的游戏!”
  “兵抓贼?”
  两个女孩儿一听,都来了兴趣。
  看着两个女孩儿的神情,李子木就知道她们不懂。
  李子木也没觉得有什么,这游戏原本就很好学,两个女孩儿都是冰雪聪明,李子木相信她们肯定能明白的。他从包里拿来一副扑克,在里面找到大小鬼和红桃k,然后指着这三张牌给她们讲规矩。
  “大鬼代表兵,小鬼代表贼,抽到红桃k的人,负责来抓贼!她可以通过其他两个人身上的细节,或者是面部表情,来猜测两个人到底谁才是贼,猜对了贼就输,猜错了捉就输,而抽到兵的人就来执行惩罚!”李子木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嗯,现在你们听明白了没?”
  “哎呀,这个游戏,听起来蛮有意思的嘛!”
  “是啊,臭木头,咱们开始叭!”
  “嗯,嘿嘿,那开始喽。为了游戏公平,等下你们先抽,我最后一个抽……”
  李子木将这三张牌藏在身后,胡乱洗了一阵,然后拿出来让两个女孩儿抽。等到两个女孩儿都抽完了,李子木将手里剩下的牌翻开,发现拿着的正好是红桃k,便细心留意起两个女孩儿的表情来。
  秦雯瞅了一眼她的牌,小嘴张了一下,眼角胡乱瞟动着,试图要看他们手里的牌。林新月看完牌以后,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两个女孩儿果然没玩过,根本没什么经验,这一下李子木就算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秦雯就是贼了。
  “我抽到的是红桃k!”李子木先给两个女孩儿看了一下手中的牌,然后笑道:“嘿嘿,我要开始抓贼了!”
  此时两个女孩儿的表情又有了变化,林新月微微低着头,眼中满是笑意,秦雯则是慌了神,偷偷瞅了李子木一眼,赶紧就低下了头去,看得李子木只想发笑,这种游戏在心机深的人里面,玩一下还是很能考验人的,可是这两个女孩儿明显嫩的要命,根本就沉不住气,什么表情都流露出来了。
  李子木盯着两个女孩儿,笑嘻嘻的瞅了一阵。
  然后他的目光锁定了秦雯,刚要指出来秦雯就是贼,谁想到秦雯竟然自作聪明的叫道:“臭木头,我不是贼!你可要想清楚哦,不然你输了,可别怪我哦!”
  听到这话,李子木差点儿笑出来,林新月则是直接就笑了出来。
  小妮子这下,可真有些掩耳盗铃了。
  事实上,刚喊出来,秦雯就有些明白了。这就像一个悖论,先不说面部表情什么的,只要这句话喊出来,就等于是直接承认了她就是贼,因为你仔细想想,要是抽到兵的人,绝没有可能会这么叫出来,无论谁输谁赢,抽到兵的人依旧是最逍遥的人。
  秦雯冰雪聪明,可情急下却有些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上一篇:第265章 郑半仙的留言 下一篇:第267章 精心设计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