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精心设计的游戏

  不过对付李子木,秦雯耍赖的招数永远都不少。
  秦雯气呼呼地将手中的纸牌一丢,闪身扑上李子木,抓着他的胳膊摇着:“人家不干嘛,你耍赖!这游戏你最会玩了,当然知道我就是贼咯,第一把不算!”
  李子木被她弄得哭笑不得,秦雯明明在脸上写了个贼字,换了谁谁毁看不出来。不过李子木也懒得和她扯皮,好男不跟女斗,何况真要扯起来,李子木没一次能说得过秦雯的。于是李子木举手投降:“好好好,那这次的不算,这总行了?”
  “咯咯,臭木头,这次让我来洗牌!”秦雯早料到李子木会这样,三张牌没一会儿就让她捏在了手里,开始了下一轮的兵捉贼。
  这样的游戏,对于拥有雷电眼的李子木来讲,绝对是稳赢不输的。
  林新月的运气还算不错,可秦雯却老输。
  一向好胜的秦雯自然是很不服气,正想着如何要搬回局面的时候,林新月委婉的说出这个游戏有些无聊,希望李子木能够换个再想个别的游戏出来。李子木暗自思忖了一下,也觉得这个游戏,不太适合这两个单纯的女孩儿玩,于是决定换个更好玩的。
  心里暗暗思忖了一阵,李子木笑道:“这样叭,我来说个零零七的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先由一个人出来喊零,然后单手指定下个人,选中的那个人立刻也要喊零,再任意单手指定下个人,被指定的这人喊七,同时双手比成手枪再指定一人,中枪者不能说话,身上僵硬不能动,没中枪的人则要双手举起表示投降,嘴里同时要发出一声‘啊’。在这一过程中,谁犯错就罚谁,都听明白了么?”
  事实上,这个游戏简单好学,上手很快,考验的则是人的反应力。
  一般情况下,大家犯错的概率都差不了多少,两个小美女对这游戏,自然没什么意见。于是游戏进展的很快,没十来分钟,就进行了几十轮,两个小美女的小鼻子上,也都各自给刮了好几下。
  后来还是秦雯先反应过来,拉过林新月冲着李子木叫道:“新月,你有没有发现,臭木头他一直没出错,一下鼻子也没被刮?”
  林新月冰雪聪慧,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本质:“哼,秦雯,咱们不玩这个啦!李子木这个臭魂淡,他肯定经常玩这个,早就练出来啦,专门用这游戏来欺负我们!”
  “对啊,新月,我怎么没想到!哼,臭木头,敢欺负我们,新月,快过来打他!”秦雯握着小拳头颇为不忿地叫着,拉过林新月一起扑了上来,在李子木的**上肆意的摧残着。不过两个女孩儿手上的力道,就跟在他身上按摩一样,李子木倒也乐得不去管,闭上眼睛任由她们瞎折腾。
  “咯咯,新月,真好玩!”
  “是啊是啊!哎呀,这里怎么硬邦邦的?”
  谁知道林新月在玩闹中,无意间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顿时小叫了一下。不过一瞬间女孩儿就反应了过来,好在秦雯这时候正在李子木身上折腾的不亦乐乎,也没听见她的话,不过却还是弄得林新月小脸彤红,一颗心儿扑通扑通乱跳。
  这一次比上一次李子木亲她的时候,还让林新月受不了。
  林新月从小在家族里长大,根本就没什么机会过多的接触男人,至于这一次,冷不丁的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一下子就让她的芳心大乱,一时间愣着都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
  李子木也感到小伙伴上被人碰了一下,不过他只以为是秦雯趁乱使坏,哪里想得到是林新月摸了一下。
  “呵呵,好好好,这个游戏不好,那咱们就再换个游戏呗!”闭着眼睛享受了一阵,李子木突然想到了一个很诱惑的游戏,嘴角闪现出惯有的狐狸般的笑来,这货立马心情激荡的挣扎起来,向两个女孩儿推出了第三个游戏。
  由于激动,就连林新月的小尴尬,也没怎么留意到。
  从刚才的那幅扑克中,李子木抽出一张纸牌来:“喏,你们看,咱们现在来玩“吸星**”的游戏!”
  这套游戏对于相熟的男男女女,尤其是让相互有意思的男女们来玩,有着说不出的好处。游戏的规则是:参加游戏的人围成一圈,其中一人用嘴吸住纸牌,然后将纸牌按照指定的时针顺序传给下一人,就这样传递下去,牌在谁嘴上掉落,谁就算输。
  一般在玩过几个游戏后,经过前面游戏的铺垫,女孩子们也都放开了,再来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
  当然咯,李子木自然就想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事实上,这种游戏最大的趣味,并不在于游戏的输赢,而是在于男女两人嘴巴即将碰上,倘若在这个时候,牌突然掉落,两人的嘴唇自然会依照惯性,继续依照轨迹,进行未完成的必然接触。
  很自然的,也不排除像李子木这种人,为了一亲方泽,故意让牌掉落。
  李子木现在是环拥美女,秦雯和林新月这两个女孩儿,李子木都亲过,要说他现在最想亲谁,倒不是他玩这个游戏的主要目的,而是刚才让秦雯撩拨了一下,李子木很想来点儿这样刺激的举动。
  有林新月在这里,他和秦雯不敢太过放肆。
  不过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一向都是李子木的拿手好戏。
  而且他也很想看看,在林新月面前亲了秦雯,或者是在秦雯面前亲了林新月,这两个女孩儿都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想想都觉得鸡动啊。
  李子木在说游戏规则的时候,林新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雯则是很兴奋的答应了,并没意识到这个游戏,和刚才的那些有什么区别,似乎是忽略了游戏中将会潜在的暧昧举动,又或者是秦雯心里明白,而她也很想和李子木亲热,所以才会满嘴答应下来。
  反正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美女同意了。
  李子木在心里笑了笑,开始进行第一轮的游戏。
  用嘴吸起纸牌后,李子木眼中笑意盈盈,两边瞅了瞅,油灯下的两个小美女,小脸都是红红的,说不出的娇俏美丽。思考了三分之一秒,李子木决定将牌交给秦雯,反正只要轮下去,早晚林新月会将这牌转给他,那时候有的是机会。
  这个时候,秦雯似乎反应了过来,意识到了李子木的阴谋。
  不过秦雯却按耐不住想和他亲热一下,所以红着脸接过了牌。她原本想要故意落牌的,不过也不想色的那么明显,只好转过身将纸牌交给了林新月。
  秦雯不愧是给李子木咬过的,嘴上的功夫相当的厉害,这也让李子木对后面的事情,有了些期待。
  林新月刚才摸到了李子木的小伙伴,稀里糊涂的就点头答应了玩这个游戏。可到了现在也早就回过了神,聪明的她早就一眼看穿了李子木的小把戏,所以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一下秦雯和李子木,然后抿着嘴很狡黠的笑了。
  这下糟了!
  林新月该不会使乱子叭!
  李子木心里一沉,没来由得想到了这个可能。
  果然,牌传给了林新月,她不负众望的将纸牌掉落了。两个人惩罚她了一下后,林新月将纸牌拿起来,很努力的放在嘴上吸了半天,也没能将这纸牌吸起来。
  李子木的一颗心,慢慢沉到了水底。
  瞎子也能看出来,林新月这是故意的!
  “咯咯,我可真笨啊,怎么也吸不起来,看来这个游戏玩不下去咯……”林新月故意娇笑了一下,眨着眼睛嬉笑道:“秦雯,李子木,我看咱们还是来点儿简单的,嗯,就来玩斗地主咯!”
  这这这——
  你可一点儿都不笨啊!
  李子木暗自腹议着,根本没防备到,林新月竟然会弄出这一手来。他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眼看着阴谋即将得逞,林新月竟然用这招来回应他,真是让李子木有些郁闷难当,可是却拿她没有一点儿办法。
  看着秦雯有点儿意犹未尽的表情,李子木只能够无奈的耸耸肩。
  只是经过了这一番的玩闹,两个小美女面对他的时候,再没有显得像刚才那么拘束,这也达到了李子木的预期目的。
  “那好叭,那就玩斗地主!”没能亲到两个小美女,李子木心里稍稍有些遗憾。只是这样的事儿,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还是让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好。
  “四个a!”
  “呃……不要!”
  “不要!”
  “呵呵,都不要啊,四个二带俩王!哈哈,我赢啦!”
  “额,秦雯,你可真是个威武霸气的女汉纸!”
  “那当然!再来再来……”
  三个人关系越来越融洽,玩了会儿斗地主,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要睡了。
  郑半仙的卧房很简单,刚才李子木进来的时候也看过,郑半仙似乎没走几天,而且这床铺上面铺盖的都很齐全,再加上是大夏天的,一张床单盖着肚子就解决了。床铺很大,三个人足以睡下,在宣布要睡觉的时候,林新月自然不愿意睡在李子木和秦雯中间,早早的抢在两人前面,睡在了里面靠墙的位置。
  秦雯脸上红了一阵,可是也只能将就一下,睡在了中间。

上一篇:第266章 我不是贼 下一篇:第268章 半夜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