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飞溅的小火星

  林新月心里现在很羞涩。
  就连女孩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举动来。
  她一向都是那种高贵典雅的女孩儿,可是现在当着李子木的面,竟然做出了这样想想都脸红的事情。
  可是这种滋味儿,实在是美妙的让女孩儿难以自持,现在林新月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秦雯在这几天晚上,都会忍不住要和李子木这样,原来在这人世间,竟然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情。
  舒服的就像是让她飘到了白云端。
  倘若上一次,让李子木帮这种忙是事出无奈,那么这一次,就是女孩儿刻意而为,她想要再来体验一下李子木的温柔,那种渴望强烈的让她难以入睡,只要一想起来,全身所以的细胞似乎都在欢呼雀跃。
  现在女孩儿终于得偿所愿,就越发的离不开李子木。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抱着,站在潺潺的小溪中,站在茂密的丛林里,在这生机盎然的山野里,李子木脚下的流水,是这世上惟一能照见,李子木的身下让林新月给抓着,不想撒开手的明亮镜子。
  两人的周围顿时显得静悄悄的,唯有溪水在潺潺流动。
  溪边的草丛里,鸣叫的小虫不知春秋,从来都不午休。林新月整天躺着休息,刚洗完澡怎么可能睡得着,李子木原本很是疲惫,想要快点儿回草屋休息,只是看着眼前的佳人,心情激荡的像大海里的波浪,现在再想着早点儿回去休息,那就是脑子在抽筋。
  李子木心情激荡,将林新月轻轻搂了起来。
  女孩儿握着的小手,依旧不肯撒开,的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媚眼中一阵迷离。李子木原打算腾出身来,自个儿也来在溪水里泡上一泡,好消消火气。只是现在让女孩儿这么紧握着,就是不肯松开,李子木根本就没办法站直身体,身体里的燥热越发的不可收拾。
  就在这清风小溪中,林新月那对好似秋水的眸子,含情脉脉的盯着李子木。
  李子木也在盯着女孩儿,可就是想不明白,林新月这会儿,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事实上,就连女孩儿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就这么僵持了一阵,林新月竟然鬼使神差的,将一只雪白的胳膊,高高的伸起来,向李子木身上挨过去,看起来像是要急着接近,要让他抱住的模样。李子木愣了愣,心想着终于是到了要回去的节奏,却不曾想林新月突然将他的脖子勾住,拉着就朝她的娇躯上而来。
  李子木这么顺势一带,就在女孩儿醉人的冰肌玉骨下,彻底做了俘虏。
  精壮的胸膛,在她娇嫩的雪峰上重压着,就像是在波涛澎湃的大海中,闭着眼睛舒舒服服的漂浮一般。
  女孩儿抬起雪颈,突然封住了李子木的大嘴。
  送上门来的东西,李子木如何能拒绝。他的香舌顿时席卷过去,疯狂的吮吸着女孩儿的香液。林新月除了让他小亲过两次,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女孩儿那足以刺激的男人发狂的媚态和娇哼,在鼻尖和小嘴缝隙间,若有似无地冲出来,飘入他的耳朵,蹿进他的心头。
  李子木此时真可谓是血脉膨胀。
  林新月雪莲般的粉臂,紧紧箍在他的腰上,想要在李子木身上,享受到像秦雯一样的快乐。女孩儿什么都不懂,可是最为原始本能,却让她做出了最为准确的动作。
  嘶——
  突然在李子木的后背上,传出一阵激烈的刺痛。
  林新月的手指,碰上一道较深的伤口,让李子木疼得浑身都在抽搐。女孩儿赶紧松开心爱的大黄鳝,玉手将李子木的脸捧着,一双迷人的眸子里满是关心和不安,紧张的盯上李子木的眼睛,声音有些发着颤:“李子木,人家弄疼你了么?”
  一想到李子木为何受伤,女孩儿的眼中顿时就变得红彤彤的。
  “呵呵,林新月,我没事儿的,你别担心!”
  随着这阵刺痛消失,李子木龇牙咧嘴的表情,也慢慢的消失了。
  “李子木,把你的身体转过来,人家想要看看,你受了多严重的伤。”在林新月的要求下,李子木只好转身,顿时在这丛林的小溪中,女孩儿看到了李子木累累伤疤的后背:“李子木,你…这些都是你这些天,弄得是不是?”女孩儿哽咽着,猛然扑向了李子木,小手勾着他的脖子,将小脸贴在了肩头。
  女孩儿眼中的热泪,顺着李子木的后背滚落着。
  虽然李子木看不到,却能明显的感受得到,女孩儿对他的刻骨柔情,那眼泪顺着他的背脊,一直流到了他的心中。
  林新月就这么无声的哭着,哭的是那么的伤心。
  自从遇见林新月以来,李子木第一次见她哭。一时间,李子木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人都说美人恩重,林新月的表现,李子木多少也能想得出来,这个女孩儿心中肯定很纠结,就这么夹杂在秦雯面前的爱情,也不知是对是错。不过李子木能够知道,女孩儿肯定是爱上了他,不然也不会对他有这么出格的举动来。
  或许在林新月的眼泪中,有心痛李子木的成分,也有为她两难境地伤心的成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现在搂在一起,都在倾听着对方的心声,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体验着那种不言而喻的美妙感觉。
  空气中飘荡着阵阵的青草香,满满的都是爱情的味道。
  李子木的胯下,大黄鳝早就溜走。
  林新月也渐渐止住伤心。
  “林新月,我们回去叭!”
  “嗯,走叭……”
  空气中渐渐吹起风,林新月生着病,外面不是久待的地方。
  李子木将林新月的衣服穿好,然后将她抱回破草屋里。秦雯此时躺在角落里依旧未醒,李子木小心翼翼将林新月放下。山里的气候有些冷,再加上下了一场雨,几个人都没东西盖,为了让温度不那么低,好让大家都能睡得舒服,也不至于等下着凉。
  李子木往火堆里,添了不少的柴,想了一想,再次亲自出门,弄回来一大抱的木柴。
  等到李子木回来的时候,林新月也躺着睡熟。
  秦雯则一直都在酣睡中,看来这两天也把她折腾得够呛。
  李子木坐着歇了一阵,将手头上的事情都忙完以后,来到秦雯旁边,慢慢躺下身去。一挨上柔软的蒿草,嗅着女孩儿的体香,李子木这才觉得全身疲倦难耐,轻轻吐了一口气,尽舒胸中烦闷,慢慢收起心神闭上眼睛,几个呼吸间就去见了周公。
  就在他睡着后不久,躺在他旁边的秦雯,微微睁开了秀目。
  女孩儿那对灵动的眸子,愣愣瞅着李子木瞅了好久,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是什么也没说,稍稍翻了翻身子,躺进了李子木的怀里,就再次闭上了眼睛。破草屋外清风微微吹动着,屋子里一片温馨宁静,间或有根木柴被火烧断,“噼啪”一声溅出一小堆的火星……
  秦雯是第一个醒来的。
  等到李子木在睡梦中,隐隐约约觉得有根毛茸茸的东西,弄得他的脸和鼻子直发痒,他猛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刚一睁开眼睛,李子木就看到了秦雯坐在他的身边,小手握着一根狗尾巴草,狡黠的眼睛眯缝着,冲着李子木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呵呵,你就知道玩儿!”
  李子木冲她笑笑,坐起来瞅了瞅门外的天色。
  现在虽然是阴天,可却约莫也能看出来,已经到了快吃晚饭的时间。
  “秦雯,你在这里看一下火堆,照顾着林新月,动作小点儿,别把她吵醒,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李子木看见林新月并没有醒来,冲着秦雯交代着。草屋里放着些木柴,可是在接下来漫漫长夜中,这些柴火根本就无法来支持一夜的燃烧量,李子木需要收集更多的进来放着,要不然根本就无法保证,火堆会长燃不熄。
  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儿,李子木肯定是指望不来。
  秦雯醒来这么久,手里还拿着狗尾巴草,肯定是出去过,可是看着草屋里原封未动,他就知道秦雯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所以就只好他来动手,确保三人丰衣足食了,谁让这里就他能耐大,就他是个男人,这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女人嘛,就应该待在床上才好。
  这一直都是李子木的信条,所以秦雯帮不上忙,李子木也不觉得有什么。
  只是秦雯一听李子木要出去,就有些担心起来,赶紧问道:“李子木,你想去哪儿?”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李子木早就是秦雯的大领导,只要是看不到他的身影,女孩儿心中就有些忐忑难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秦雯这些天受到了太多的惊吓,早成了惊弓之鸟。
  一有风吹草动,秦雯就有些想法。
  李子木笑着向她解释了一阵,就拿着短刀出了破草屋。他带来的砍刀在那天落进了河里,这把短刀是他们唯一的工具,李子木不敢用它过多的来劈砍树木,否则现在草屋里早就堆满了柴木。满地的松针根本就不经烧,好在这里是山林,木材倒是也不缺,就是需要花时间来搜集。
  在林子里转了一阵,李子木专挑那些枯枝捡起来。
  三两趟以后,草屋里就有了一大堆的枯树枝,李子木拍了拍手,终于够烧足一夜的,就不再去弄柴草。
  只是在外面折腾了半天,出了一身的汗,李子木坐下来歇了一阵,顿时就觉得又累又渴,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浑身上下没有半分的力道,看起来是到了要弄食物的时候。带来的蛇肉中午让他们吃了个大半,剩下来的只够他们吃个半饱,不过在这山野间,李子木自然是不肯饿肚子的。
  李子木自然有他的主意。

上一篇:第285章 蹿出一条大黄鳝 下一篇:第287章 丰盛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