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警花唐千千

  这里面大有文章!
  唐芊芊想起来,临走家里说,这个小子就是他们帮中争权夺利的牺牲品。 抛开她和杜雨晟的关系,敏锐的嗅觉和现在手上的资料告诉她,霸王镇上面方方面面的势力都参与其中,这件事情绝不可能这个简单。
  尽管现如今,证实杜宇峰真得参与了其中,可是她依旧不相信,这是什么争权的结果。
  尽管心中千头万绪,眼前的错中复杂,但是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抽丝剥茧,把这件事情做得漂漂亮亮的!
  同事老赵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看见她一会儿眉头紧蹙,一会儿又露出笑容,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忍不住问道:“芊芊,有什么问题?”
  唐芊芊面皮一红:“啊,没事,没事儿!”
  老赵不再问了,这次来他不仅仅是唐芊芊的助手,而且更是作为保镖的存在,这位唐家的千金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他老赵可是担待不起责任的。
  “唉,真是个小姑娘啊,异想天开呢!”
  老赵想着眼前棘手的案子,在心里面暗暗对唐芊芊叹了一口气。
  夜渐渐深了,有人安然进入了梦乡,有人还在愁眉苦脸。
  霸王镇上面,经过李子木等幕后推手的一系列的运作,现在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
  赵玉松是杀死杜雨晟的凶手!
  前天的马长脸的挑衅时机,掌握的刚刚好,选择了一个赵玉松不在的时候,这样一来在外人的眼中,就是他赵玉松心虚不敢露面了,进一步坐实了他身上的嫌疑。经过口耳相传,现在霸王镇的人,似乎都知道了,赵玉松是最大的嫌疑人。
  书房里,赵玉松和宋良田两个人,面向而坐,脸色阴沉如水。
  “他妈的,马长脸也太阴险了,居然用这种方式,老大,咱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宋良田脸色潮红,问着赵玉松。
  赵玉松点着一根烟,静静的坐着,没有吱声。
  “这杜雨晟十有**是他杜宇峰和马长脸做的,现在倒好,让我们成了替死鬼,大哥你倒是再想想办法,咱们可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呀!”眼看着赵玉松不说话,宋良田心里越发显得急躁。
  “我他娘的,能有什么办法!啊,你说说看,我能有什么办法?”赵玉松吼着,像是回答宋良田,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停顿了一下,赵玉松觉得他说话的语气过重,他叹了一口气,有些颓废的说道:“如今看来,咱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宋良田听到之后,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抬起头,有些神经质的说道:“大哥,你说,什么办法,这次弟弟什么都听你的!”
  “置之死地而后生!”
  赵玉松咬住了牙齿,盯着宋良田的眼睛,对他慢慢的说了出来前的想法。
  可是一阵恨意,却慢慢的浮上了他的心头。
  宋良田啊,宋良田,枉老子赵玉松这么多年把你当兄弟,直到现在,你都不肯给我说实话?这样的话,你就不要怪当哥哥的心狠手辣!
  赵玉松的心里面,认定了宋良田有事情瞒着他。自从他开始怀疑杜雨晟是他杀的以后,这种怀疑就像是无人问津的疯草一样,在赵玉松的心里疯狂的滋长。现在看见宋良田的反应以后,他越发确定这是宋良田做的。
  想通了这些,赵玉松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这一会儿,慢慢的坚硬如铁!
  听完赵玉松说完,宋良田一动不动,依旧把手肘支在大腿上,保持着双手埋在发中的姿势,没有说话。
  知道眼前的宋良田还在犹豫,赵玉松接着说道:“良田,哥哥也是没有办法,才会出此下策。如果你依我说的做了,我们就会有一线生机。”
  看着宋良田依旧无动于衷的模样,赵玉松心中虽然急躁,但是却很是无可奈何。这货点起一支烟,狠狠的抽了起来,不一会儿,房间里的烟雾变得更浓了。
  过了好大一阵,房间里这才响起宋良田的声音:“大哥,小玉她…真的愿意跟我走?”
  “当然!”
  赵玉松见宋良田有些松动,连忙说道:“晚饭的时候,我跟小玉说过,说人是你杀的,她当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啊?大哥,你这不是刚才跟我说的事,怎么吃晚饭的时候,就跟小玉这样说了?”宋良田一听,顿时惊讶的问道,难道他赵玉松,早就想好了让我做替罪羊?
  如此一想,宋良田的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宋良田有些戒备的神色,赵玉松尽收眼底,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赵玉松有些唏嘘的道:“良田,我这样说,只是逼不得已罢了,我知道你喜欢小玉,我如果这样说,你觉得按照小玉的性子,她会不会爱上你?”
  他会不会爱上我?
  净说些废话!
  你可不知道她在床上的疯劲!
  宋良田一听这里,不经回想起跟李小玉在一起偷情时的疯狂。
  宋良田心里一番回味,顿时有些放松起来,但是依旧纳闷,如果是这样,难道不能等我答应了你,你再跟小玉说杜雨晟是我杀的?!
  赵玉松好像知道宋良田在想什么似的,接着说道:“我来找你,跟你说这个事,其实并不是一定要让你答应,良田,我们兄弟一二十年,现在遇到这种麻烦,我想着你喜欢小玉,就想着现在把小玉让给你,如果真的要死,至少她能在我们死之前陪陪你,这样你才不会在我们一起变成了鬼,走在阴间的时候怨我这个大哥!”
  说道这里,赵玉松神情激动的停了下来,把身前桌子上的酒杯拿了起来,对着宋良田道:“来,咱哥俩喝了这杯酒,就算到了阴曹地府,咱们依旧是兄弟!”
  “大哥!”
  宋良田一听,顿时眼圈红了起来。
  这货对和李小玉偷情的事,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羞愧,顿时将手中酒杯的酒一口饮尽。
  “好了,不说了!良田,夜也深了,我先回家,你也好好休息吧!”赵玉松说着话,站了起来,就准备往门外走,一副不再劝宋良田的模样。
  “大哥,我送送你!”宋良田连忙起身送客。
  “不用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赵玉松回身说道,然后又多提了一句道:“良田,刚才哥哥说的事情,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要是不愿意,咱们哥俩就在这儿等着,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了不得的,到时候说出去,怎么也得是个响当当的汉子!”
  说完话,赵玉松一步步向着门外走去。
  赵玉松在心中等待着,等着宋良田再次说话喊停,他知道,宋良田一定会喊的。
  看着赵玉松的背影,在夜色中慢慢的远去,宋良田忽然觉得有点儿悲壮。赵玉松也算对他有知遇之恩,这些年也确实拿他当兄弟来看待,想想他做的这些事情,他忽然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赵玉松,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激动来。
  “大哥!等…等一下!”身后传来了宋良田的声音。
  闻言,赵玉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慢慢转过身来,假装着问道:“良田,怎么,你还有什么事么?”
  “大哥,这件事我来做!”宋良田好像下了决心一样,“他妈的,反正都是个死,等龙虎帮来找我们麻烦,咱们不如去赌一赌。大哥,你说的对,我装作畏罪潜逃,你们才会有一线生机,这样我也会有一线生机!”
  “良田,你真是我的兄弟啊!”
  赵玉松听到这里,心中顿时放松了下来。
  装作神情激动的模样,赵玉松几步跑回来,给宋良田来了一个熊抱,然后他的声音哽咽了:“良田,这件事,做哥哥的我对不起你,我、我……”
  “大哥,别这样说,你有家有室的,我不一样,我只有个老母亲,想来龙虎帮不会太为难一个老人,只是我走了以后,还望大哥能替我照顾一下。”宋良田理解的道。
  “你放心,我一定当亲生母亲一样待!”赵玉松承诺道。
  “大哥,这些年,也是有你照顾,我宋良田才有今天。今天大哥有难,我不能不管,我宋良田这辈子,也算是值了!”宋良田激动的说道。
  赵玉松听到这里,心里一阵冷笑。
  呵呵,还是忍不住了?
  说的好听,为了老子?哼!不过就是为了你自己!
  此时看到宋良田的表现,赵玉松心里的最后一丝愧疚,也慢慢的烟消云散了。
  宋良田并不知道赵玉松心里怎么想的,仍然是一脸的激动:“时间不早了,大哥,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
  赵玉松闻言,双手搭在宋良田的肩上,哽咽道:“良田,不要说了,我都懂的!”
  这个夜晚,像无数的黑道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一个心怀叵测,一个为兄弟两肋插刀,就这样所有的声音被浓浓的墨色掩盖了!
  就在这时候,唐芊芊也还没有睡觉。
  刚刚洗完了澡,冲走了暑气,这一会儿,她正穿着睡衣在看着资料。
  台灯的柔和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那长长的睫毛一翕一合,充满了灵动的美。精致的五官上面,被这光线照着,有着一种难以言语的美。胸口的小白兔,仿佛两团温润如玉的软脂,在黑色的蕾丝的内衣的包裹下,调皮的像要跳出来一样。
  唐芊芊的坐姿并不雅观,她敲着二郎腿,一时间春光外泄,两条修长的美腿,微微摆动着,那令人向往的私密地带也是若隐若现,有着一种不经意的诱惑。
  “哎呀,都是什么呀,乱七八糟的,到底会是谁呢!?”唐芊芊眉头紧蹙,嘟着嘴说了一句。
  越是这样,唐芊芊越不服输,她又静静的看了起来,两弯柳叶眉拧的更紧了……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自古祸水出红颜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出无间道